搜索
查看: 500|回复: 1

[综合解构评析] “捆绑不成夫妻”——由桑恒昌先生的一首名诗谈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7 19: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鹏瞰海 于 2016-9-27 19:39 编辑

“捆绑不成夫妻”——由桑恒昌先生的一首名诗谈起
                                     文/大鹏瞰海


    拜桑恒昌先生粉丝所赐,使我注意到了他的又一首名诗。那便是——

       路遇急雨
     
    举起天大的状纸,
    拦住太阳喊冤。

    未开口,
    已泪满乾坤。

    读完之后,不觉纳罕。这不是生拉硬拽,乱配鸳鸯吗?俗话说得好,“捆绑不成夫妻”啊。
    咏物之作,贵在不即不离。而这一首,未免有点儿“地球安把儿——大离(梨)”了也。
    来看这首诗。
    《路遇急雨》,“天”自然是有的,可“状纸”在哪里呢?是指乌云而言吗?可乌云为什么就是“状纸”呢?其内在的逻辑是什么呢?“拦住太阳”,可以理解,乌云蔽日嘛,而“冤”又从何说起呢?折来扣去,也就剩下“泪满乾坤”一个意象了吧?
    作为一种特殊的文体,诗,也是要讲逻辑的。即使那些“远取譬”的作品,也不能例外。关于这一点,鲁迅先生《漫谈“漫画”》中的一段话,也许可供我们参考:
    “无缘无故的将所攻击或暴露的对象画作一头驴,恰如拍马家将所拍的对象做成一个神一样,是毫没有效果的,假如那对象其实并无驴气息或神气息。然而如果真有些驴气息,那就糟了,从此之后,越看想像,比读一本做得很厚的传记还明白。”
    有情怀,当然是好的,借物抒情也不错,只是这情怀,还得有个合适的宿主才好,霸王硬上弓就太煞风景了。
    应该承认,作者的出发点是好的,寄情于物,力避直言,让诗多了些曲折,也多了些意味。然而正如前贤所言:“诗笔固不宜直率,尤切忌刻意为曲折。”(况周颐《蕙风词话》)而此诗显然太“刻意”了......
    就我所见而言,像这种“刻意”之作,不止这一首,比如《中秋月》《流星》这类,都不免此病。
    这样的诗,乍一看,仿佛造语奇警,出人意表,然而却耐不得品味,禁不起端详!
    而这,也就造成了古人批评过的那种现象,即:“可以惊四筵而不可以适独坐,可以取口称而不可以得首肯。”(《金史·文艺传·周昂传》)
    于是,又想起庄子的教诲:“既雕既琢,复归于朴。”(《庄子·山木》)三复斯言,感慨系之矣。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3 21: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高度始能中肯.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8-15 06:59 , Processed in 0.074316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