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山城子

[诗学理论] 我对新诗的认识(系列谈)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15: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如何深厚写诗的功底
文/ 山城子

我在上篇说了功底的构成,这篇谈谈如何让我们的为诗功底深厚起来。

1、如何才能深厚语言功底呢?
我想首先要懂古典的与现代的汉语语法修辞知识。那是汉语言规律的系统总结。语法(是为消极修辞)管着我们按常规说话,管着我们把话说得正确、准确、精确;修辞(专指积极修辞)管着我们把话说得好听、动听、耐听,也就是如何说得生动、形象、活泼、艺术、幽默、细腻、绵密或大气磅礴,丝丝入扣或回肠荡气。
语法知识主要是要懂句子的结构,懂主语、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以及它们的搭配和变化。修辞知识要把握起码的常用的比喻、拟人、拟物、夸张、借代、排比、排偶、对偶、反复、复沓、回环、顶针、通感、移就、引用、用典、叠词、双关,以及词类的活用。
通晓了这些理论,把握了这些规律,语言就有了规范,有了模本,加之勤于实践,就会熟能生巧,就会化陈出新,就能渐渐地见出功底来。

2、如何才能增强文学功底呢?
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置身到浩瀚的文学海洋里去,泡一泡,游一游,闭上眼睛体验体验。我们是为汉诗的,应当读一读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现代文学史和中国当代文学史,自然也不排除世界文学史。只读史是不够的,还要读作品。不仅要读诗经、楚辞、汉乐府、古诗十九首、建安诗、正始诗、东晋田园诗、南北朝乐府民歌、唐诗、宋词、元曲、明清诗词及历代民歌,还要读先秦散文、汉赋、《史记》、唐宋散文八大家、四大文学名著,乃至鲁迅杂文等等。自然是时间不够用,不够用就选读,读有代表性的作品。中国人谈文学修养,不过就是这样多浏览,精彩处就研究研究何以精彩,于是潜移默化,量变到质变,就有了文学修养,就有了文学功底。

3、怎样积累社会知识的功底呢?
我觉得这是个很庞杂的问题。但至少得接触一下人类社会发展史、社会伦理学、社会心理学,浏览各地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和人文特色,了解各种宗教信仰等等。我们正处在人类社会经济的商品形态时期,人人都无法逃离,所以不懂商品经济就无法理解这个社会。与此同时,经济的集中表现,就构成政治,因此不懂国家、政党、民族、宗教和国际关系这些政治范畴,也就难以正确理解这个社会。无需说,我们面对这些社会常识还是不可或缺的。有了缺失,就欠了功底。

4、如何得到哲学功底呢?
有一条捷径。如果你在高中阶段没有认真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常识》,那就再自学一遍吧!马克思无疑是个世界级的伟人,他的聪明在于把前辈哲学家黑格尔、康德、费尔巴哈们的合理部分拿来重新组合起来,于是成为囊括自然界与人类社会万事万物最一般规律的科学。其实他们研究得很微观,如果单是从宏观研究,我们的老祖宗周公、李冉、庄周早在两千年前就给我们形象地概括出这最一般的规律来了,被现代哲学家们称之为朴素唯物论和朴素辩证法。说朴素,表明简练而原始。原始才是真的东西。不妨读读它们的原著,可以借助于注释嘛!如何才能检验自己是否获得了哲学常识呢?有个简便的方法:用任何一个事物为对象,可以从不同方向不同层次看出它所含有的所有哲学原理来;也可以用任何一个哲学原理为衡量,去从不同方向不同层次正确地解释万事万物。如斯,就是把哲学学到手了。学到手还愁什么功底呢?

5、关于艺术功底的吸纳。
我们平时总爱说诗情画意。诗艺与画艺,实质上是处处相通的。汉诗对应的是国画是书法,外诗对应是油画与雕塑。文学里说的速写、工笔、白描、泼墨、渲染、衬托等手法本来就是绘画的专利,却早就被前人借鉴过来了。相声、戏剧小品艺术,特殊点在于抖包袱。马也有几首诗的包袱抖的特耐读,比赵本山捧腹多了。艺术门类不少,戏剧、音乐、舞蹈、影视、绘画、书法、雕塑、建筑、工艺等等。各门类艺术技法也颇多,了解一些,熏染一些,借鉴一些,于诗的创作无疑是有好处的。

如上我仅从五个方面谈及,并非说只此五个方面。但不论多少方面,功底见出于诗,都是合力的体现。有了功底,诗出就不会浅薄、苍白、浮躁、拖沓、散乱、没重量了。
——2007-5-4于文化村小区
2017/4/26修订


二十六、不当诗匠,要做诗人
作者: 山城子(李德贵)

我是一个教师,但不是教书匠。教书匠是照本宣科,我从不照本宣科;教书匠照搬教学参考,我压根不看那东西;教书匠循规蹈矩,我是旁逸斜出;教书匠满堂灌,我引导学生自学互教;教书匠教的是教材上的知识,我教的是我消化了的知识。教学是一种艺术,诗歌也是一种艺术。大凡艺术的东西不可成匠。所谓匠者,大体是来料加工,来样制作,来件组装,是“三来”的熟练操作者。在加工界能成匠,是一种技能,一种荣誉,一种骄傲。但在诗界,成了诗匠,则是一种耻辱。

似乎没有人这样说过。我这里是想以“匠”来类比诗的“制作现象”。诗的制作现象是不可取的,是对诗的误会,对诗的亵渎,对诗的破坏。不必说电脑做诗的荒唐——不过是一种词语的组合游戏——可悲的是有些人脑也做这种游戏,尽管甚至已经被戴上了诗人的桂冠,但那实在无异于伪劣假冒,是经不起历史的考量的。

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初,大学校园风靡某个人的“诗作”,其实几乎都是一种语言的制作,外观也好看,就像塑料花,或如近年来出现的丝网花,有形有色,就是没味。诗应是真情实感的自然流淌,而制作的诗致命点就是没有主观情绪在里边,其渗透的是一种商品的嗅觉。他首先在他瞄准的市场上揣摩,什么样的分行排列是大学生们的卖点,便挖空心思地给以迎合。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大学生们都懂诗,真正的校园诗人只能对这样的制作以鼻嗤之。所以风靡,是因为风靡者们觉得它是个风雅的小制作,其喜欢的心理如同喜欢贺卡一样。特别是大一的新生,不过是刚刚挤过独木桥的高中生们。对于高中生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刚进了大学就到教师节,寄回来的各式各样的贺卡,我是积了一叠又一叠的,一款款都精致精美精巧。正是这种喜爱,最能转移到语言的小制作上来,如是而已。真是一场历史的误会,一个诗匠被誉为诗人了,且冠以“著名”,死了之后还被盲目推崇。

我最近着手制作(也是制作)一个“品情诗”的系列,这不排除有些“迎合”市场的意味,老都老了,一本书还没出过,是不是也得找些窍门呢?不过我不知道我在面向谁,有无市场也是个问题,但我产生了品味各种情诗的冲动,行动上就在有限的条件内寻觅。我曾连续八年为我妻订阅《知音》杂志,因为她喜欢看真人真事,对文学作品一字不看。我是相反,不看真人真事,只看文学。而《知音》上唯一的文学就是登在扉页上的情诗。记起这回事,我就把旧刊翻了出来,一期期地翻过,有些诗确实是精品,然而有几首出自“著名”者,就品不出个味来,认真地解析一回,制作的痕迹就显现出来了。

比如写约会吧,且是第一次约会,且是等了很久的终于到来的第一次约会。这样的约会,如果是自己亲历的,其诗的主体形象“我”将是一种怎样激动得不好描摹的心理状态呢?但我除了看到一些平静如无风的湖面一样的美丽的词句之外,一点真实的感觉也体味不到,如同一款美丽的时装,裹的却是个石膏模特,真让人受不了。诚然商品的交易原则有一条是“自主选择”,有人愿意买,就有人愿意制作,与别人并没关系,你管得着吗?

是的,我没有这个权力。但我作为一个诗爱者,觉得有义务辨清何谓诗,何谓制作,何谓诗人,何谓诗匠。如是罢了。并且主张:欲步入诗门的诗爱者,请准备好你的真情实感,并且自然地流淌出来。不当诗匠,要做诗人。

——2007-5-12下午于文化村小区
——2017/5/17重新修订



二十七、勤奋研究,不模仿、注重过程
作者: 山城子(李德贵)


    通过十多年的网上交流,诗友们给了我许多感动。让我看到了中国诗界的后继有人,看到了中国新诗继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中间代、70后、80后之后,90后,乃至00后不可阻遏地必然挺立于中国21世纪的诗坛,而妩媚多姿,而窈窕绽放,而惊艳于世。这样就给了一个迟暮的诗爱者以极大的欣慰与寄托。

    诗友们正在出发,像奔赴一个诱惑的游览区去徜徉花季人生,甚至没来得及悉心准备,就跟着导游上路了。但这也无妨,可以边走边准备更充分的底蕴和丰沛。
    前人的积累告诉我们,诗文的行世,除了“天才”之外,后天可得力于三:一是知识的广博积淀,二是生活的丰厚积累,三是勤奋。让过前两个不说,只说有了勤奋,就不怕不能广泛涉猎,不怕不能深察生活。所以“边走边准备”还是很可行的。
    勤奋不仅要多练笔,尤其要多练思,亦即多研究。不要听见“研究”就误以为是专家学者的法宝,这个实在是人人的法宝。人生在世,毕生的事情就是生存与发展。而为了生存的更好,发展得更顺,就要对日常的面临之事,事事研究,时时研究。这当然包括了诗爱者对诗的研究,就像母亲对孩子的研究一样天经地义。
    研究的方法也简单,用术语说就是“分析与综合”。我们都知道,分析就是把整体一件件地拆开来看,就像把汽车拆开来看发动机,看传动轴,看轮子,看车厢,看他们各部分之间的巧妙连接;而综合就是把拆开来的一件件再组合起来,看它的整体性能与功能。
    举个例子说,一首诗就是一个整体,分析就是一行行、一节节地解读,看他们是如何地起兴(启)、过度(承)、展开(转)、落笔(合),且在“启承转合”的过程中用了什么手法、哪些技巧;然后再综合,亦即整体地看它构成的意境(主题内容)和意蕴(思想感情)。
在这样的研究过程中,也就是分析又综合地欣赏中,能够有益我们提高诗艺的。手法与技巧,是诗作者为什么用这样的手法及这些个技巧来建构意境、隐藏意蕴的奥妙。这奥妙、这技巧、这手法一如电脑的软件,具有工具性,别人可以用,自己也可以用。别人用于他们的视野与诗思的个性之中,自己用于自己的视野与诗思个性之中,这就天然地避免了模仿。

    我想说千万不要模仿。模仿是个性风格形成的杀手。诚然,我不否认学习绘画艺术过程中的临摹的作用,但那作用依然是让学习者体会基本手法,进而获得基本手法的相当于工具性的运笔能力,而绝非照抄的。习画者获得了各种基本手法的运笔能力,而服务于个人的视野与神思,就会形成个人的画艺风格。
    我们应清醒地认识到新诗的根子在传统,不过在行文的过程中可以渗透些拓新修辞的功夫,使句子简约干净、含蓄活泼;大凡好的新诗,所反映的主题内容基本应是个人的所历、所见、所闻的社会现实生活,不过是要有意糅进些个人的思想情感或意趣。我的意思是说:千万千万不要局限哪个诗人。我们不妨从传统出发,写出一个自己来。但目标是要走出传统,来创造中国新诗的新传统

    目标高远,就不可急于求成。毕竟理想来自于现实,却又远远高于现实,必须的奋斗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本人非常看重过程。因为只有过程,才是时时刻刻陪伴我们的精神慰籍,才是可以潇洒人生的实实在在的雅伴儿。

2017/6/1于夏云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7 15: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造就诗文本流畅绰约的行走风韵
作者: 山城子(李德贵)

    北方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清晨到青纱帐挟持的乡间小路趟一脚的露水了。间或草丛中蹦出两只蚂蚱来,跟草叶一样的颜色,碧绿碧绿的。那时它们修长的翅膀粘了露水还不想飞,比身体还长的大腿儿,高高地拱成两个A字,弹跳起来很轻松。请不要捉它们,捉在手里把玩,就侵害了它们的虫身自由。关键是享受晨光凉润润的舒爽,使脚步亲吻着大地,流畅绰约地走出风景来。
  
“风景”就是一首诗呀!“脚步亲吻着大地”就是诗歌赖以产生并行走的现实社会生活。这是无需多说的了。
    今天想说“流畅绰约”行走的风韵,就是诗歌赖以表情达意的书面语言。或者简称为.“诗语”。谁要是叫成“诗雨”也通。那样,一首诗歌就是一场阵雨。小雨霏霏婉约迷蒙,大雨如注豪迈大气。不论大雨小雨,从灵感的天空落下来,都会流畅而明白。
    我喜欢“流畅明白”的诗歌语言,厌恶“艰涩难懂”。“明白”不是问题,只要不将句子写成没有谜格的谜语,且诚心让人一看就懂。需要注意的是“流畅”。
    翻着波浪的小河叮咚,那就是“流畅”的本义吧?如果谁把波浪切开个剖面,无疑就是起伏连绵如山的线条,那就是“流畅”的所在。

    语言流畅的传统,来自古典诗词格律。格律是一种保证语言流畅的硬性规定,用“平平仄仄”来制约着诗文本的行走。当代新诗,挣脱其羁绊形成自由体。但我认为体以“自由”本身就蕴含了“流畅”的。可以想呀,不流不畅之身,还自由什么呢?所以新诗尽管自由,也还是应当流畅起来才更为自由。
    格律的“平仄”,如果用现代汉语拼音来注释,其实就是“四声”:
一声阴平、二声阳平==(古代的)平;
三声上声、四声去声(还有入声)==(古代的)仄。
事实上遵循平仄也好,注意四声的协调变化也好,无非是收到一个“抑扬顿挫”的朗诵效果。而“抑扬顿挫”实际上也图解了四声。亦即:
{抑==阴平、扬==阳平}==平;
{顿==上声、挫==去声}==仄。
汉语拼音的四声我们很熟悉,抑扬顿挫我们也很熟悉,这样语言的流畅也就不成问题了。也就是只要在诗文本的行进中,始终保持平或仄两三个音节(至多四个)的连续,就要变换。这样不断交替的变换,就自然形成了抑扬顿挫,形成了节奏感,形成了音乐性。音乐性是诗歌的基本要素之一,古今中外的诗界一直推崇着。这是因为一首诗如果消失了音乐美,至少也弱了诗的整体审美功能。

    说完了“流畅”。那么,什么是诗歌语言的“绰约”呢?应当说这是诗歌的风韵所在。一如舞台上的模特表演,起伏的猫步行走是流畅,而眉宇间闪烁出的气质与情怀,肢体间流荡出的灵动和默契,就是风韵了。
    比喻只可神会,不可言传。一定要化成语言传达,那么也可以用个等式来说明:
绰约==语言的{简约而精彩+明丽而含蓄+朴实而灵动}
追求这样的绰约风韵,不在用口语还是书面语,抑或是半文半白,就像不论是操东北方言还是闽南话,抑或京腔,都一样地可以庄重可以诙谐一样,都可以实现“简约而精彩+明丽而含蓄+朴实而灵动 ”的。那么什么样的语言现象可以图解这绰约风韵呢?我们不妨举出几个例子来看看:

    例1、木头常常咆哮着推搡雨季滚滚而来(周承强《营区变得一条河流》)。
这个句子简约在把“雨季来临的时候,洪水暴涨”省敛为“雨季”,精彩灵动,在于把拟人了的动作“推搡”直接衔接在“雨季”上。这是一种创新了的修辞方法。
    例2、“幸好  它滴落在一首诗里/ 带着芳香/ 鲜明的鹅黄”(利子《果汁》)。
该句的简约在于把“它滴落在我刚刚写好的一首诗的纸页上”省略为“滴落在一首诗里”,精彩在以实接虚,明丽在“芳香”、“鹅黄”这样色彩鲜丽的词汇的运用,含蓄在“芳香”、“鹅黄”的寓意里(暗指倾注在诗里真挚的美丽的情感)。
    例3、“蘑菇撑着伞  寻找浪漫/ 一头撞进了小姑娘的竹篮”(穆桂荣《灰色的梦》)。
这个句子灵动在以拟人手法写来,以及“浪漫”一词的名词化效果;精彩在于不说小姑娘采蘑菇,却说蘑菇“一头撞进”,且“一头撞进了小姑娘的竹篮”、“ 蘑菇撑着伞”这样的口语入诗朴实又活泼。
    恕不多举,能够体会出诗歌语言绰约风韵的意味来,也就有所得了。

2017-6-8于观山湖


二十九、用意象说话
作者: 山城子(李德贵)

    究竟是哪一位专家学者最先提出“意象”这个概念,我尚不知。我接触到这个词,是上网之后的事情。开始有些模糊的认识,仿佛那就是朦胧在雾中影影绰绰的仙山楼阁吧?一角伸出来的飞檐,一枝横穿过来的古松,看不分明的一座六角亭等等,就都是。
    如果上网去查,可能查到不同的定义。但,就别查了,查出来也都学术得很,都是一派学问高深莫测的模样,生怕你立刻明白了,就抢了他们饭碗似的。既然意象在诗中,还是到诗中去体会为好。毛泽东在他的著作中引用了一句俗语,一直深刻我心,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好在诗歌不是虎穴,我们入进去抓些意象出来,掰开来看看不就知道咋回事了吗?

    我觉得进入别人的诗歌,不如进入自己的诗歌更能历历在目。所以把我2006年发表在《情诗》季刊秋之卷上的《花季旧事》输入进来说说:

我知道她擦了雪花膏
芬芳的想法躲在眉梢眼角
课堂上谁也不好吱声
只有肘与肘的对话悄悄

班里暗传我们俩的故事
说是座位排得恰好
她不说那话,我更不说
心里不好割舍比较

我被挤在墙头两面顾盼
一边是家乡的打碗碗花
一边是城里的红桃
无论如何断了一根肠子

伤疤,常在后来的雨天
疼痛……

14行分四节。
第一节4行由“芬芳的想法”与“肘与肘的对话”两个意象构成;
第二节4行由“暗传故事”与“不说那话”两个意象构成;
第三节由“挤在墙头”、“打碗碗花”、“红桃”与“断了一根肠子”四个意象构成;
第四节2行是个“伤疤”意象。
全诗共有9个意象综合完成题旨。

现在我们随意抽出两个意象来单独看看,它到底为什么可以叫成了“意象”呢?
“我知道她擦了雪花膏/ 芬芳的想法躲在眉梢眼角”
——这是第一个意象。第一句是叙述,第二句是虚实结合的描写。两句透出“她”欣喜于对同桌的吸引。这就是“意”,而这个“意”是含蓄在“擦雪花膏”和“躲在眉梢眼角”的“象”里的。那么,这个含了“意”的“象”,可不就是“意象”了吗?
“课堂上谁也不好吱声/ 只有肘与肘的对话悄悄”
——这是第二个意象。第一句是叙述,第二句是描写。两句含蓄了“我”与“她” 的亲密相爱之“意”,而这个“意”是含在了碰肘传情这个“象”里的呀!所以不就可以称之为“意象”了吗?

    我们阅读和欣赏诗歌作品,实际上就是透过象,去发现意。当意被发现,就是读懂了象,读懂了句子。一般说成功的发现过程,就是一个审美过程,如果读得一头雾水,不知所云,就没有美可言了。所以诗歌作者要表达的意,要含蓄得恰到好处,浅一寸可能失之直露,深一寸可能陷入艰涩,那都不能算作好诗。虽然,理论上可以这么说,而在实际上所谓的读懂读不懂,其不同素质的读者,差别太大了。这是个大可以不必争论,任其自然存在的问题。不过,我们懂得了意象,就有利于提高阅读层次和我们创作活动的自觉性——就是自觉地“用意象说话”,亦即把所要表达的意(情感或思想),尽可能都含蓄在、朦胧在、抑或模糊在事物的现象中、景象中、情境中,来构成意象,切忌直说,而是实现语言的艺术化呈现。

2017-6-9于观山湖


三十、建构意象的策略
作者: 山城子(李德贵)

“用意象说话”,毕竟具体怎样说呢?这个不解决,等于不会用意象说话。
就像我们一起参观了一个房间,获得了印象,但如何按着我们自己的意志来布置,来使用,乃至重新设计各种功能的发挥,得有个要领。
    今天黔中的天气很风凉,很高兴坐在电脑前敲键,与诗友们交流。就把交流的焦点集中在“建构意象的策略”上吧!或者叫成“含蓄策略”也行。因为含蓄是诗歌区别于其它文学体裁的第一位的本质特征。用含蓄的各种手段或方法,将诗人所要表达的情思(思想感情),含而蓄之到具体的景象、形影、情境当中去。这样,意之象,也就被建构出来了。

    那么,“含蓄的各种手段或方法”毕竟有哪些呢?这具体到诗歌创作中,怕是不能像手上只有五个指头那样固定,因为它会伴随着不同诗人的不同创新,而层出不穷的。我现在只能说说我常用的也见别人常用的几种手法。

    首先是喻法(或称隐喻)。
从修辞格上来说,主要就是暗喻与借喻格的运用。比如“芬芳的想法躲在眼角眉梢”(《花季旧事》),芬芳的气味是美的,很美的想法,不直接用“美”,而借用“芬芳”来喻。这就是喻法的语言形态了。

其次是拟法。
其实就是比拟修辞格的运用。比拟可分为拟人与拟物两种,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想法”属于人的意识,它是不会“躲”的。说它“躲在眼角眉梢”,就是人格化了。
所以用这个例子说明,是想顺便提及:喻、拟两法往往并用,或者交替使用。这种情形,我常常在评文中说成诗文本的“喻拟行走”。

再次是张法。
具体操作是利用夸张修辞格或选用有张力的词语来表达情思。例如“无论如何断了一根肠子”(同上)。这句虽然不新,不过是“断肠”或“肠断”的铺张,但肠子毕竟没断,说“断了”就是夸张,就是张法的运用。所谓张力,就是这个词语可以引起读者的深入联想,或者产生合情合理的多义效果。例如“说是座位排的恰好”(同上),“恰好”一词就具有深入联想的效果。因为具有暗示作用,可以让读者想及在本班同学看来,诗中的“我”与“她”,即或不排在一桌,也是天然的一对儿。“芬芳的想法躲在眼角眉梢”中的“躲”,则既有暗藏(悄悄地爱慕)的含义,也有(眼光相碰时含羞)而躲闪的含义。所以这“恰好”、这“躲”,都是张法的具体运用。

    第四是赋法。
就是“兴、比、赋”的“赋”,就是叙述,用到诗里可分为直叙与诗性叙述。这是谁都不能离开的常用方法。“我知道她擦了雪花膏”(同上),这是直叙;“课堂上谁也不好吱声”(同上),这也是直叙。“一边是家乡的打碗碗花/ 一边是城市里的红桃”(同上),这是与喻法及排偶格相结合的叙述,因为有了排偶与比喻,就比较诗性了,是为诗性的叙述。

    第五是描法。
就是描写。描写是文字直接作用人的感官,而产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效果的语言表达方式。这样的感官效果,显著地区别于叙述。说“芬芳的想法躲在眼角眉梢”(同上),这个句子不仅仅“喻拟行走”,同时也是描法的并行。因为“芬芳”具有嗅觉的效果,而“躲在眼角眉梢”如特写镜头一样地具有视觉效果。“只有肘与肘的对话悄悄”(同上)的视觉效果也很明显,是描法与拟法的结合。

     如果按着赋法与描法这样的表达方式分类类推,还可以有议论法、说明法、抒情法。“伤疤  常在后来的雨天/ 疼痛……”(同上),此句渗透了比较强烈的情感,应属于抒情法;“她不说那话  我更不说”(同上),此句是交待,自然应当归属说明法;“心里不好割舍比较”(同上)是表明观点的句子,当然属于议论法了。

如果按着喻、拟、张法这种以修辞为主要表达特点的分类类推,也还可以有代法(借代格)、典法(用典格)、排法(排比与排偶)、通感法、对偶法、顶针、复沓、回环、双关、移就、拈连、易彩法等等80多个修辞格近10种的词类活用的修辞手段,都可以把诗人的情思含蓄到叙述、描写、议论、说明和抒情的对象(写作素材)中去,从而完成系列意象的建构。

明白了以上这些道理与方法,剩下的就是诗友们的亲笔实践了。

2017-6-10
于观山湖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8-16 15:55 , Processed in 0.083713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