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3|回复: 0

-b-暗恋--b-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 13: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和琴是发小。那年,他7岁,她6岁。
他们是同学和邻居。他们每天背着包一起上学,牵着小手一起放学,下雨的时候同撑一把伞。琴长得很漂亮,男生们都喜欢和她在一起。可是他们表达喜欢的方式总是很奇怪,他们揪她的手背扯她的头发,琴疼得直哭。明就会忽然出现在琴身边,对所有男孩子说:琴是我妹妹,不要欺负她!
做勇士是要付出代价的,明因为琴而被一群男孩揍了一顿,却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他们从此不再欺负她。就这样,他们一路走来,到了中学。明已经是个高大英俊的大男生了,而琴却显得平凡了。美丽的女生们都希望把他旁边的白癜风可以治愈她换成自己,可是谁也取代不了。这么多年以来,每天早晨明都是骑着单车带着琴去上学。他们约定,将来考学也要报考同一所学校。
明很优秀,有很多爱慕者,琴常常被迫做着邮差的工作,那些女孩子总是要在给明写情书之后拜托琴递给他。明从来不看,总是扔在一旁,满不在乎!琴很小心地问明:你看那些信没有?看了!明漫不经心地回答。那你喜欢不喜欢那些女孩子之中的某一个?不喜欢?琴给信的次数多了,问的次数也多了,明对她大发雷霆:以后不要给我看这些信了!你别那么多事!琴委屈地对明说:你让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然后就怒气冲冲地跑了。
高三毕业了,琴没有和明考同一所学校,而是相隔于两个城市。那年,明19岁,琴18岁。偶尔暑假回来,在同一个院子里相逢,明会问:在学校还好吗?有没有人欺负你?琴淡淡地说:还好啊,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看着琴的背影,一种难言的伤痛像小老鼠一般慢慢啃噬着明的心。琴妈妈说,琴留在那座城市了,有个很疼很爱她的男朋友。明微笑着祝福琴,却满心落寞。
大学毕业那年,明回来时身边多了一个叫婷的女孩。那是他的女朋友,说不出有多可爱,只觉得女孩身上有种与琴相似的习性。可是那年,琴偏偏一个人回来了,当他们在大街相遇的时候,琴看着明身边拽着他手臂的女孩子笑着说:身边的位置终于有人了!明尴尬地对婷介绍说琴是他的妹妹。
明用哥哥的语气问:还有一个人呢?怎么没有陪你回来?他?琴冷笑一声,早分手了!他和你一样有太多女孩子喜欢,我一点也感觉不到安全感!琴捻了捻头发,对明身边的婷说:不过,我哥哥可是个很好的男人哦,他一旦爱上了谁,一定会一辈子用心去爱的!婷羞涩地笑着说:他就是有太多的追求者,以前我跟他是好朋友,很多女孩子见我们关系不错,就叫我帮她们送信给他,后来我自己也写了一封听到这里,琴的脸色突然惨白,黯然地对他们说: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回家休息一下!明看着琴失态地离开,突然感觉到了些什么。
回到家中,趁着婷陪妈妈做饭的间隙,明在书柜的角落找到那堆尘封多年的情书,他一封封地寻觅着,明总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琴写的。他终于在最后一叠里找到那张写着她秀美小楷的淡蓝信封,他懊恼得跌坐在地上。其实我一直希望自己不是你妹妹,虽然你一直都用爱妹妹的方式来爱我,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希望能一辈子坐在你的单车后座上,希望能永远听你说你要保护我,希望你对我的每一个承诺都能实现。我希望你能看到这封信,而你对我的态度,与我对你的态度,都会由这封信决定。你不喜欢我,我自然不会死死纠缠的,我会安静地躲开,要多远,就躲多远眼泪滑落在纸上,仍然无法赶走那种爱她却又伤她的痛。第二天,明想去找琴,拿着那封信。可是走到了琴的家门前,却又迟疑了。
明能辜负跟着他回到家乡的女朋友婷吗?婷从在学校开始,就直照顾着他,婷对明的爱,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了明,她会死!他不能辜负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婷。那几个晚上,面对婷,明没有任何兴致。他想了很多,第二天,明抱着婷说:对不起可是,当明再次去琴家的时候,琴的妈妈却告诉他,琴已经离开了,工作安排在了另外一个城币,离这里更远的地方。几个月后,明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去了琴所在的城市,当明出现在琴面前的时候,琴被吓呆了。
明笑着抱紧琴:我来带你回家!可是琴举起自己的右手,那上面戴着一只订婚戒指:我准备结婚了!明惊讶地看着琴,怎么会这么快?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她就要嫁人了!你知道吗?我一直最爱的女人是你,那封信也是我刚刚发现的别说了!琴长叹口气,你应该对婷负责,不能因为一封信就辜负别人就像我,也需要回报他一样,所以我选择嫁给他!琴说得那样决绝,明听得肝肠寸断。
那一年,明26岁,琴25岁。
琴结婚了,留在了她丈夫军所在的城市;不得已,明也结婚了,妻子婷是个简单贤惠的女人。明的父母生病没人照顾,婷对老人的照顾比他还要贴心。
琴再回来的时候,虽然军陪伴左右,可是仍然不敢直视明。于是,他们常常是,琴陪婷聊天,而明却和军十分投契。他们聊的话题,仍然是他们小时侯的糗闻趣事,只是那种心情却没有了太多的甜蜜与回忆,他们要顾及身边的那两个深爱着他们的人。他们唏嘘,各自身边的人也感动着。原来时间真的会让爱更刻骨。
那年,明32岁,琴31岁。
后来,每年琴都要和军回来过年,每年都和他们家一起吃团圆饭。明的孩子管琴叫姑姑,琴的孩子管明叫舅舅。他们之间的感情仿佛真的回到了最初的兄妹。
日月如梭、时光荏苒,不知不觉中到了各自的孩子都要上大学的年纪。明赶紧给远方的琴打去电话:琴妹妹,你们那边有什么好点的大学,我想让孩子考那里,这孩子太不听话,老惹他妈妈生气,我叫他过去读书,你也好帮我监督监督!琴在电话里却笑了起来:是吗?我还想让我孩子考你那里呢!我们家这孩子也不听话,不服她爸爸的管教,这丫头说只想听舅舅的琴顿了顿北京看白癜风疗效好专科,说:不如这样,让他们都考同一所学校吧,这样他们兄妹彼此有个照顾,我们去看他们的时候还可以一起将两个孩子都管教一下。明握电话的手抖了一下,心被拉回了多少年前。
孩子们在父母的安排下考进了同一所学校。明对儿子小明说:你要好好地照顾妹妹小琴,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她!琴对女儿小琴说:以后不要惹小明哥哥生气,不要老给小明哥哥惹麻烦。
也许早已有了预感,当明和琴接到小明和小琴的电话说要结婚的时候,他们都笑了。孩子们的婚礼上,明坐在琴的旁边,看着彼此两鬓斑白,明温柔地说:我们最后还是成为一家人了!琴点点头,脸上带着疲倦的微笑:只是等得太久了,只是最后在一起的却是我们生命的延续。
那年,明67岁,琴66岁。
后来,明被诊断出患了肺癌,而且到了晚期。明绝望了,在医院里他对所有人都排斥着,拒绝吃药,拒绝治疗,他的情绪完全失控,看见妻子儿子和媳妇就是破口大骂。妻子婷站在病房门外,心疼地叹了口气,对儿子小明说:给你姑姑,北京看白癜风去哪个医院最好不,是你岳母打个电话,你爸爸的毛病,只有她能治得了!接到电话,琴火速到单位请了长假就乘车去了医院。琴敲开明的病房门,她只说了一句话:你要是还想再见到我,就听医生的话,吃药化疗;要是不想,那我马上就走,以后你是死是活我都不管了!明看着琴,却放声痛哭起来。
琴站在明的墓前,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
墓园凄凄无人,一阵风抚过琴斑白的发丝,像是明的回应,也像是明的哭泣。
暗恋而不表白的爱情,留在心里成了永远的遗憾。
那年,明77岁,琴76岁。
         





 (散文编辑:雨袂独舞)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1-23 01:49 , Processed in 0.07025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d By 【未来科技 www.veikei.com】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