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7|回复: 0

-b-此情可待勿怀念--b-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17: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雅儿是个可爱的姑娘。  郭姨说她太笨,我也觉得她傻得可爱。都二十出头了,一张娃娃脸,不会打扮得花枝招展,也不会干什么家务,待人接物总有那么几分迟钝。喊几声才轻声细语地应答。屋子不说杂乱无章,却也与干净整洁相差甚远。身材北京中科中医院娇小却老爱穿大大的风衣,洗个脸,不梳头,扣上一顶帽子就出门,郭姨常怕她被人欺负。好在小青这个弟弟平日里处处维护,总之还是比较让人放心的。  第一次全家来做客还是在好几年前正月,依旧看上去闷闷的。饭桌上寥寥几筷子便停杯投箸,坐在一边或摆弄手机,或发呆。我让小青去叫她,虽是双胞胎弟弟,但小青一直都是直呼其名,一声李雅,出去玩。便急匆匆地和长辈道别,催促着我出门。  其实雅儿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安静,相反,其实内心唯恐天下不乱。我想我是了解她的  我提议去逛逛街,雅儿不应。说是从小到大还没去过网吧,要去玩玩。网吧这种治白癜风有什么偏方东西其实和家里也没有多大区别,只是从小老师长辈教导要认真对待学业,把网吧比作洪水猛兽,雅儿一直很好奇。  小青如多数年轻人一样,爱玩网络游戏,雅儿也撺掇着要玩。我帮她注册账号,创建人物。雅儿在一旁等待,眼睛盯着屏幕冒着光。完成创建便迫不及待得把键盘按得一阵噼里啪啦。没过多久就把鼠标一扔说是没意思要回家。她的新鲜劲永远是这么快。  我从小便与小青要好,家父与李父同一家公司任职,两家人人平时也多有往来,只是登门拜访时雅儿总闭门闺中,来我家时也少有跟随,仔细算算来做客的次数双手也数的过来。接触较多的还是在学校。  我长雅儿一岁,中学时在一个学校,小青一直把我当大哥,像个跟班小弟一样经常和我在一起,父母出差带回的小礼物也互相分享。可能是小青让我有了当大哥的感觉,有些飘飘然吧。经常和雅儿说,我是你大哥,有什么困难问题不方便告知父母的都可以和我说。雅儿也只是轻声应允,无做他答。我想雅儿应该没有觉得我烦,她说过,哥哥永远是哥哥啊。  郭姨说她不爱说话,我一开始也这么认为,但是认识久了,雅儿也会经常找我谈一些生活上的趣事和烦恼。今天哪个男生给她写了情书,枯燥的学习是多么无趣等等。当时我也不算成熟,有问题向我倾诉时我还出过几个馊主意。几个哥们都以为是我女友,我也暗爽他们的议论,但还是告诉他们,这是我妹妹。当时自负的我认为雅儿是很喜欢我的。对于这个话题,雅儿也避之不谈。我也没有猜错,但只是哥哥。  小青有次偷偷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姐,我笑笑没有作答。我常和  两方父母说雅儿如何好,青春期的孩子哪懂得深藏自己的心思,时间久了长辈就看出来了。小青和雅儿好几次说郭姨很喜欢我,但有次还是委婉的告诉我不要再动脑筋,我也曾遭受过父母的责备。现在想想,应该是长辈觉得我们太年幼,万一有越过雷池之举,两家人都不好交代。现在想想,那是虽已成年,但还是一身稚气。  刚入大学那会儿就暂时没有了接触。想来雅儿应该忙着应对高考,后来我也有了女朋友。  世界是如此奇妙,网上聊了几个月,才知道原来同在一个大学城。作为宿舍唯一一个有女朋友的人,当然免不了被开玩笑,我也不在意。小青有一天突然联系我,说雅儿好像有男朋友了,天天晚上回去织围巾。虽然有些心酸,但还是打个电话聊聊,毕竟还是哥哥。当时是八九月份,大热天的织围巾,这妮子还真是脑洞大开。雅儿也给我看过,我笑着告诉自己,针脚别扭,灰不溜秋的一点都不好看。  日渐长大,也该懂得舍得。  橙橙很贴心,刚入冬便送我一条围巾,我却觉得一点也不暖和。有一天晚上雅儿突然找我,问我要地址,一开始我问何故,一直不答,反复追问才说了实话。  到现在也忘不了那几日的心情,忐忑,兴奋,焦急。无法言表。我一向不爱和朋友隐瞒一些私事,一般有问必答。他们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了。  多日的兴奋,老天也没有让我失望,快递小哥的声音感觉就像是上帝的召唤,穿着睡衣拖鞋就飞奔下楼,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舍友总是那些最乐意与他们分享喜悦的一群人,金爷的羡慕,胖子的调侃,老成的飞哥以一副过来人的态度微微一笑。  幸福感是让人感到喜悦的,而这份喜悦居高不下往往会让人失去理智。  我忘了我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每天和橙橙的电话敷衍居多,和雅儿的联系也慢慢多了起来。久高不下的兴奋终于让给我忘乎所以地孤注一掷,我放弃北京中科白癜风医学研究院了橙橙,只记得橙橙哭了一晚,尽管于心不忍,还是选择了放弃。  背水一战。  开始追求雅儿,不顾一切。人的一生总有那么几次疯狂,而这种破釜沉舟的疯狂,有一个定义:年少轻狂。  雅儿只有一个观念,我永远是哥哥。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而我为了爱情,抛弃的是一个爱我的人,和学业。  家人得知后,禁止我再与雅儿往来,哪怕事情过去了半年,到雅儿学校看望了一下,也遭到了家人的训斥。从那以后的五年里,我只见过雅儿两次。  虽然学业无成,但是在家人的帮助下,还是有了一份不是很体面,却还说得过去的工作。  后来又有过两个女朋友,在她们身上我找到了雅儿的影子,却都因为不会经营一份感情,无疾而终。  小青毕业了也来到了我们公司,可能是因为愧疚,对小青的生活工作格外的照顾。他也渐渐混得风生水起,毕竟小青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伙子。在我面前小青很少提起雅儿,怕会尴尬。  小青嘴很甜,对蓉蓉一口一个嫂子地叫着。蓉蓉也很喜欢这个弟弟,经常给他买衣服,更多的是游戏装备。我经常说蓉蓉,不要给他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也调侃小青,好钢用在刀刃上,泡妞经费哥管够。  曾经幻想过,如果有一天雅儿结婚了,我一定会不知所措,然后在她的婚礼上酩酊大醉。  在我敲下这篇文章的几个小时前,母亲来电说让我十八天后参加雅儿的婚礼,第一反应是拒绝,好久不来往了,过去的也都过去了。母亲说我当初太不懂事,现在应该懂点人情世故。  年少无知带来的不仅仅是尴尬,还有成长。  看着在厨房洗碗的蓉蓉,走到她身后,环住她的腰,低头轻嗅淡淡的发香。手指习惯地挠了挠,蓉蓉转过身笑骂,别闹,讨厌。我稳了稳心神,下个月我妹妹结婚,跟我回家吧。蓉蓉愣了一会儿,费力地踮起脚尖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十八天后,家人很喜欢蓉蓉,小青也带着女朋友回家,新郎很帅,对雅儿很好。我想,这应该是这个故事最好的结局。           





 (散文编辑:江南风)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1-21 08:40 , Processed in 0.069900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