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4|回复: 0

-b-少年之恋--b-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07:3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家排行老三,上有一姐一哥。老小嘛,父母就相对溺爱些,所以我的童年是非常快乐的,父母对我的小小愿望总是尽量满足的,当然,由于家庭教育的原因,我的要求也总不过分。
我的家在海边,一个不大的滨海城市,人口比较少,民风也还淳朴,又临海靠河,鱼类资源比较充足。小时候就常常做一些篓子,撒到浅海区捕捉黄鳝、海蟹,也跟着父亲到入海的米河上游钓过鱼,我的手气不错,小黄鱼,黄鳝,鲫鱼,虾米,螃蟹,都曾钓到过。在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去摸淡水龟蛋,煮熟了蘸点盐巴,呵呵,味道美极了。我也曾经钓到过一条15斤重的大鲤鱼,当晚父亲就将那条鲤鱼洗刮干净后架在篝火上烧烤了,鱼肉是如此之香,连平时矜持的姐姐也斯斯文文的细口品尝以往避之不及的烤肉了。附近的山区耕田较其他地方多一些,居民衣食无忧,虽然还没有达到夜不闭户的境地,地方上却很少发生丢东西的事情,我上学的时候就将我的自行车随随便便的放在校门前,从不上锁,再说了,父亲给我买自行车时居然根本就没考虑到自行车还要上锁!
我们上小学时功课还是比较简单的,仅有语文、数学、地理、历史,没有其他的奥数、奥语、英语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上课学习,下课玩耍,每天的作业太阳没下山就做完了。等到暑假,我们就相约去米河的上游玩耍,四、五个小伙伴拿着鱼竿、咸菜就出发,一路上吵吵闹闹,尽兴追逐,累了就坐在光光的石头上休息,脚丫子浸泡在清凉的米河水中,清清的河水从脚趾间潺潺流过,偶尔小鱼从脚面游过,冰冰凉凉的,俯首去捉,却已游远了。我们就在河里比跳水,比游速,玩累了就躺在原石上睡上一觉。偶尔也恶作剧,一次我看旁边一个小伙伴睡得正香,摸了两个田螺堵在他鼻孔里,那小子吸不上气,一个喷嚏,两个田螺就被弹射出去了,那小子也可能太困了,翻个身,又睡过去了。河里永远不会少的就是鱼了,我们放了篓子、架起鱼竿,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可以野炊了。有时候,找柴禾很麻烦,我们就将鱼肉撕成小块,蘸着咸菜,就着山上挖来的小葱,米河大餐就开始了。
五、六月份米河两边山上的野花就开始漫山遍野的开放了,红的、黄的、紫的,嘿嘿,有点遗憾,我喜欢花,可是从来都叫不上来花的名字,这一点屡屡被姐姐嘲笑。有一次姐姐又笑我连杜鹃花都认不出,第二天我就在山上采集了好多花,做成一个花环,晚饭时候全家人围桌而坐等着开饭,我将花环给姐姐戴在头上。那时她已是大二的学生,我们家的知识分子,戴着花环的姐姐有点羞涩,她拿下花环,准备放到旁边的书包上,突然大叫一声,花环扔出老远,嘴里还厉声尖叫,花环中有东西爬出,父亲走过去看了看,仅仅轻轻的说了声:是黄鳝。我们就继续吃饭。父亲看了我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再没多说一句话。姐姐瞪着我,要我坐她旁边,万不得已,我只好挨着姐姐坐下,拿起筷子时,只感到大腿上一阵巨疼。
我们虽然是在海边,但是光照不是很强烈,加之海边的雾较大,我们这边的女人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米河姑娘,在附近就是美女的代名词,我姐姐就是一个美人胚子。手机还没兴起时,我最讨厌的就是整天接找姐姐的电话了,暑假期间,电话响了,我就躲得远远的,以免要帮姐姐回绝一些死缠烂打的毛头小伙。
可是,女人啊,无论是资深的,还是年轻的,那都是万万不可开罪的啊。初中时,喜欢上邻村一个小姑娘,远远的观望,躲在背后细细的打量,天仙一般的女生,能和我说说话么?年轻的小伙,碰到心仪的女生,总是担心自己不够完美,鼓不起勇气去向她表白,担心被拒,害怕被嘲讽,担忧自己的爱慕被人当成谈笑的资本,到处传诵你的癞蛤蟆痴情传奇,还有你的不自量力啊。
我的痴情,最终被姐姐看穿了。女人啊,天生敏感动物,她们能看到少年的心底,我的心好像是透明的了,在姐姐面前一露无遗,可是,我心爱的姑娘,你感觉到了么?我不敢表白,却也不能忘却,只有拼命的学习,让所有时间都排的满满的,不让自己有闲暇去思念。每天每天,我在宿舍中起床最早,睡的最晚,每次教室里就只剩一两个人了,定时熄灯后一根蜡烛已燃尽,我才整理好书包,慢悠悠的朝宿舍走去,漫天的星斗不知是赞赏我的勤奋,还是嘲笑我的痴情和懦弱,一眨一眨的,和我玩迷藏的游戏。
当我星期天回到家里的时候,老天啊,我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一封信,一封我的暗恋女孩给我的信!刚看到书桌上的信,原以为是那个同学的呢,那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时我还沉沦在刚才回家的路上碰到心仪女孩的沮丧中呢。当时我骑着车,踏得飞快,想早点到家,尝尝妈妈给我准备的星期天咸鱼。妈妈做的咸鱼,是世间最好吃的腌制食品,不咸也不淡,我每次吃都是一丝丝的撕扯、细嚼、慢咽,一条小鱼吃完,口齿留香,忍不住就会抓第二条。这个时候,妈妈总是在远处打量着我,爸爸呢,从不看我吃东西,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也在关注我,只是,从不表现出来。你能想象,归心似箭的感觉,可是,这个时候,我看到她了,她,就是我心仪的女孩,挎着书包,从对面走过,这个苗条、纤瘦、高挑的女孩,她从对面过来了。我不由得放缓了节奏,她经过我时,我不由自主的下车了。你知道,我这个人,笨嘴拙舌的,不善于表达,何况,又是碰到我暗恋女孩,紧张、兴奋,满脸通红,手脚都不知该怎不摆置了。她看了我一眼,这是多么美丽的眼睛啊,清澈得像米河水,她的眼神温柔、多情、淡定,好像还有点,有一点点我懂得的意思。她笑了一下,微微笑了,嘴角动了一下,她的笑容真美,让我看过的所有影星的笑容都黯然失色,还有那蒙娜丽莎的微笑,那算什么?在这个微笑下,她们都不值一哂了。
当她经过我时,我鼓足勇气,准备问候一下,她却低了头,加快脚步,小跑着过去了。当时我多么的扫兴,却不忍离开,眼睛就一直追随者着她,看着她走到路的尽头,转弯,消失。我当时多么希望她能看我一眼,只要一眼,我马上就上车去追赶她,可是,一眼也没有,她根本就没有回头。也是啊,当时应该在她经过的时候,我马上推上车子去陪她走,可以借口去送她,反正就只要找个借口,陪她走一会就好了,可是,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人已经傻了,只是呆呆的看着她远去,远去。
还没有从沮丧的心情中完全恢复过来,妈妈的咸鱼还摆在餐桌上,可是,往日美味的咸鱼现在也激不起我的胃口。谁来的信呢,可能是转校的同学的吧?漫不经心的打开,仅仅看了几眼,我就兴奋的热泪盈眶,我的好妹子,我的心肝,我的宝贝,她居然给我来信了。我都没有敢表白,她居然先来信了,哈哈。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兴奋劲么?我看着信,手在抖,心在颤,腿发软,我的小宝贝,你也同样喜欢我么?难道,这就是天作之合,比翼双飞,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兴奋得在屋里转圈,嘴里不断的低喊,绕着桌子来回转北京白癜风医院圈,我的脸通红,像第一次被哥哥哄骗着喝了白酒一样。谁碰到这种事情不兴奋呢?我把信读了一遍又一遍,都差不多能背诵了,信很短,可在我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看来字字珠玑,句句金石,我的可爱,我的宝贝,我的你啊,你比我勇敢啊。这时候,感觉到一点饿了,妈妈的咸鱼,我想起来了,在餐桌上,哈哈,美味的咸鱼,世间最好的食物,世间最好的妈妈。
按照信上的指示,我在五点钟前就早早的来到了我们海边公园,接头地点就在靠近海边的那张长椅上。夕阳的余晖斜洒在长椅上,往日的长椅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温情,柔和,协调,我能闻到长椅散发出来淡淡的木质清香。这张长椅是世界上最好的椅子,舒服,适度,是哪个天才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又是那个巧手的匠人精心打造的呢?
五点钟过了,五点十分,五点二十分,五点三十分,女孩还没有到。是的,女孩总是很矜持的,能写信就不错了,那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再等等吧,也许迟到是为了考验我呢。六点钟,六点十分,六点三十分,不可能吧?再迟一点,我上学就要迟到了。这个时候,我居然看见姐姐走了过来,姐姐,她来做什么?我突然想起来,那封信,那封信,笔体,对,笔体,像是姐姐的,虽然她换了字体,故意掩饰,现在想起来了,对,是她,是她。姐姐走过来,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赶快上学去吧。
一切都结束了。眼前的长条椅,真是丑陋无比,要形无形,要款无款,光泽暗淡,粗糙僵硬,就是一个小学生随手两笔也能画出这么个样子,就是最笨拙的木工也能做出比这好一千倍的条椅。这纯粹就是一个边角余料胡乱拼凑出来的怪物。人世间难道还有比这种设计更差劲的么?还有比这种只会粗制滥造更不尽心的匠人么?我恨恨的踢了椅子一脚,哎哟,娘希匹,这个破烂椅子,还真是木质的,我的脚好疼啊。
第二个星期回家时,妈妈叫住了我,单问我一件事:上个礼拜天晚上,姐姐在她的被窝里发现了一只死老鼠,吓得她不敢住自己的房间,晚间把爸爸支到我的房间去,她和妈妈住在一起了。谁,放的死老鼠。是谁呢?
阿弥陀佛!           





 (散文编辑:可儿)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1-21 00:52 , Processed in 0.06798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