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01|回复: 3

[诗人档案] 【诗人简介】打火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4 07:3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学风记者 于 2016-4-4 08:51 编辑

【诗人简介】

  诗歌报2013年度诗人 这里有阳光 先生。诗歌报网站是这样评介这位诗人:「这里有阳光的诗歌经历时光的水洗,其诗情穿行在岩石和青草之间,艰难的行程,也使流淌呈现无尽的快感,使其承接汉语诗歌简约之风,富含汉语诗歌特有的灵性,让才情不再被埋没于草根之间。这里有阳光的诗歌真情唯先,同时显示出思维活跃的一面,其诗歌的多维性展现了生活的多种色彩。为此,他是诗歌报诗歌阵营中不可多得的实力诗人。」
  本名赵志新,毕业于江南大学食品工程系,高级工程师,集团公司副总,开发策划师,侨居墨尔本,客居南京、苏州。2009年开始学写诗歌,曾获得中国诗人2011年风云诗人奖,诗歌作品先后在台湾和内地刊物有录用。以尊重和继承传统为写作原则,以探索和创新为写作思路,以贴近时代和人心为写作基础,坚持发现和呈现。在诗歌报历任版主、活动主管、常务版主、首席版主、区版主、副总版主。


【作品选读】

◎芭蕉雨下

是你让我站在苍凉的虎丘塔下听
春风吹散的蹄声。我没有秘密的天空,你的茉莉香
越过我注视的灰瓦肃穆于一阵黄昏
一阵寂静

七月七落于芭蕉雨下
我是你香囊上的穗
在月下,贴着你掸去浮世的尘

姑苏还好
扎起你的髻
想哭的时候,我碾磨玉镯的光


◎很像田纳西的风

他不断向过路人摘下草帽
他的甜瓜上
盖着墨绿色的叶子。很像田纳西的风
从上面拂过。身后的女人在缝另一只草帽
几只蜜蜂在她的发髻上绕来
绕去

公路上走来几个戴草帽的人
一个人把草帽压的很低,脚下的石子像电影里的声音
一个人用铐住的双手
旋转一顶有蝴蝶结的草帽

走在后面的人摘下草帽
对树林中的女人唱道:“某一天,就像
人群不断的走过一样
我们相爱了 ”


◎独立寒秋

一个人看月亮和几个人一起看月亮
是完全不同的
我喜欢那种说不出话的感觉
偌大的一轮黄月亮干干净净地
停在我面前,天空像一只大眼睛
只有我一个人指着它
并且我们两个
谁都不说话


◎西部老头

女人在修指甲
这让我想起慈禧
她老人家养那么长的指甲,也没把法国挖个窟窿
北欧也没划痕
现在女人不养那么长了
指甲又圆又亮又好看
摸上去像水里的卵石。我想唱西域情歌,想唱
在那遥远的地方给她听
此时,还应该有一列东行的列车
恰好路过这里
车厢里的人向我这里招手
他们看见一个关西老汉
还有一头驴和一个女人


◎病历

一条大河就要没气了
刀郎《歌唱祖国》的高音我唱不上去
这并不证明我不爱这条大河
这美丽的河
曾经波浪宽宽

我在唐古拉的风雪里
碾磨一片阿司匹林
祖国你戒烟,天空的尘土
让我看不见神女峰上哭泣的舒婷
我们那儿有很多人在升旗
他们每天爱你一次


◎奢侈者

房间里有虚构的故事
天使贴在墙上,随时可以降落
两个男人在喝一种淡蓝色的低度酒
长安街刚睡,女人打起哈欠
从手包里拿出红色小镜子
从镜子里
她看见老公像一头公牛
旁边的男人用一块红布在他眼前晃悠
另一个女人,像一只苹果一点点削自己的皮
她感觉自己像婴儿
无名的音乐在重新组合她出生的时间
服务生走过来轻轻提起她
她对服务生说,订夏威夷的机票
叫墙上那个一起走


◎理发师

如果镜子里是我,我愿意
一点点用泥土埋了他
假如现在正在看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
我愿意是男低音,我对女理发师说:“瞧我的胸腔
那里充满了惊雷,你把音乐放小一点
让我唱一条大河”

“你有白头发了,这些白发卷起来会很好看
像歌剧里的公爵”她对我这么说。电推子来回叙述逝去的岁月
直到她重新伪装了一个我,啫喱水
让我的发型像受到惊吓的猫
(而我希望它像狮子)。从镜子里看去,苏州的早上还是那么明亮
对面座位上的女人正在爆炸她的头发
看上去像真正的狮子
她仰面躺着,让我想起荒凉的亚马逊


◎野花

留声机有森林的声音
这一片斜坡是史前孤本
湖渐渐凉了。我忽然想吃桑果
想原野尽头最绿的部分里
走来村姑,光脚而行。
唱针停在结尾
反复播放清纯的风


◎胭脂冷

独自一人的时候
镜子涨满粉红
蜜枣、肚兜、枕头有淡淡抓痕
那余温浓烈而丰盈。
望着浑浊的海和那个刀削出的来的渔夫
她数日子
那时候,望夫崖还未长成


◎在新安江

每次去绩溪你都请我喝酒
要是夏季,我们会躺在新安江的卵石上
幻想被流水冲到杭州
然后你像旁边的石头那样睡了
包括肤色和体态,任意一块石头都是你。
寡妇桥在不远的地方梳理河床
绩溪没有飞起来


◎给水源

踩水车的人会唱古老的歌
在村口,有人递过折子是祈水的社戏
仿佛丝弦已揉碎江河。领头人伸开老腿
有樟木的声音,一戏台的人齐声高呼
水车!水车!远处麦田白茫茫一片雾气
全村的人跟着他
一瘸一拐地走向河滩


◎依依的花园

她有私人提琴手
当黄昏像丝绸那样
她让她拉《沙漠里的鞋子》,并且
站在E弦上,她喜欢那样的独木桥

藤蔓一样独的桥上,她开始
朗诵中尉的诗。
中尉在西部捕鱼,在一排排胡杨里
像一朵奇异的花

她愿意他是音乐盒里的小人人
一切声音和黄昏
都好


◎太晚

深夜
有人从雷峰塔上跳下来了吗,不可能。
虎跑寺有固定的声音

读完千朔的《九月初蓝》。隔岸的茉莉
发淡淡的光。斋主的前妻太美
他不会从法华塔上跳下来
不划算。

我吃完橘子对自己说:
太晚了,睡吧


◎风情

她单身。按照小七的说法
是寡妇。街上唯一的美女
是寡妇,这条街一直单身

七吹口哨
很多蓝泡泡
很白的蓝,蓝蓝的那种白

七的仔裤抱紧臀,完美展现了
设计师的想法
“她的臀呀”七说

女人上街了
七跟着后面吹“跑马溜溜的山上”
他七天没上班了


◎今天

有风的上午和没风的下午
是个白气球

给远方发个消息
她原谅了我,她是夏天做的

她把世界
分成两瓣橘子,一样的汁液

下午是大围巾
翠鸟和一个可爱的孩子
在占领草地
还有忽然的笑
和那个短消息


◎裱画的人

囚肉送我一幅春雨图
说北面的墙太荒凉,而那整面墙都裱着范宽的《孤山烟云》
裱画人对我说,他师弟误入此山至今未归
是道光年给一大户人家糊墙时,当时也有一个画匠送图
说着他便不见了。夜晚,我惊讶地发现北面根本无墙
我住在一片树叶上,女人枕着我的大腿问,刚才谁来了呀
北面墙上的画裱完了吗


◎族谱

昆曲吟到幽深之处有红衣女子
现于县志57页,护城河上弹三弦的人
带着幼子对她唱《占花魁》。

他嘎然停止
饮一杯女儿红指着牌位念起来:
“痛杀人也!闪的我形儿影儿,这一个孤孤凄凄的样”
家里人点上蜡烛拿来压风的精油

昆山寒气逼人
正值大年初五


◎下坡

她们在前面的车子里唱歌
吃东西(我又想说无声电影了)
我不认识她们
我想她们的目的地可能是露天影院
会坐在我前面看电影吗,要吵死我的
拍爆米花袋子, 捏可乐罐, 还有奶茶的味道
她们可能全都失恋了。
在一个绿色的坡地,她们下去了
我注视那辆红色的车子和红色的天空
收音机里开始播放女生小合唱
“绿草地,白T恤,我们玩滑梯”


◎上坡

睡前我删除一些号码
彼得大帝的手杖和黑哥(我确认他们离奇的故事是真的)

我把浴室灌满康定情歌
愿意小丸子在这今晚
嫁给小玉
愿意泰坦尼克号轻轻浮起

这个城里没几个人认识我
任何一个人
都比我年轻
12频道每分钟都在播寻人启事
他们在上坡的时候失踪
这拉风的日子,没人找我
我想再买件灰色的风衣

(选稿编辑:低处的迷雾)

评分

参与人数 1微币 +5 鲜花 +3 收起 理由
至卿 + 5 + 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4 10: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6 16: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看大叔哥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1 21: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讚的詩們 !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6-23 07:04 , Processed in 0.075877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d By 【未来科技 www.veikei.com】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