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503|回复: 25

[抒情诗] 这些微小诗歌是淡马的,淡马淡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2:3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故地


经过这里的人
每个都不是你
是我的流浪戛然而止
湖水才浮起这些瓶子

它们嗅出了遗弃,在光线
尚未完全撤离之前
记忆的凹凸一哄而上
它们宽恕了我



⊙ 忐忑


她捡来一个夏天
和一些未知的绿
包括桌面另一端的茫然
它们都流淌着一些凉。她相信
偶然会像梦一样遗失
这个夏天,她不安的手指
充满了歉意



⊙ 旧曲子


弹吉它的人
弹一首很旧的曲子
“天空是斜坡”他低头唱
房子和向日葵行从向阳的一面
滑下去。他努力不哭
草籽飞来飞去
潮湿的季节
与曲子构成空旷的天空



⊙ 面目


永利酒店23楼,我成为一只蝴蝶
从未发现自己有如此美妙的花纹
我想这与维多利亚的镜子有关
它把我一分为二
我的花纹
像恒生指数,我感觉
我正在消失。镜子里只剩下
一个系飘带的农民



⊙ 图书馆


很想与对面的人谈谈
图书馆太安静。
檀香在书架后面,有繁殖的声音
下一页是田野
我想,巨大的历史如果飞起来
我会想你
不想浏览最后的结局
桌边像悬崖
有一张心花怒放的糖纸




⊙ 想你落下来


我想你从槟榔树上落下来
(有黑披风的那种)
推开窗户
电话铃就响起来,我就有了
一个新的挎包和
新的工作
然后你再飞走
槟榔树上
挂满美丽的发夹





⊙ 孤独的忧郁症


微笑,还是那样。
她拨了一个空号码
“不在”

吃药之后,天空有
旧墙壁的味道,像很深的走廊里
一样东西在飞。
空杯子藏着歌
她忘记饭盒,在秋千上睡着了
旁边没有
推醒她的人




⊙ 浮力


我抓一把蒲公英
向溪边的女孩显示浮力
看风吹她的衣裳
和悬停在空中的小头绳
我没发出响声。她说木筏子
就要漂来,你再飞高点
有一条红蚯蚓,在果园的入口绘制航线
它生于1726年




⊙ 隐形人


整个晚上
她都在洗刷浴缸
她想海水
会在黎明涌来,会冒出一个黝黑的冲浪人

三点的时候,她捞起一个皮质的冲浪板
并打电话告诉姐姐在浴缸底部
发现一个陌生的偷渡人
手里有红酒,黑风衣
像远古的骑士




  
⊙ 除夕


我想我们飞行在鹿群的上空
载着除夕
和我们之外所有的辽阔
我看见你
和你橙色的宇航服
谁在吹气
让我们缓缓接近天空的思想——
那些被深深注视的毁灭。
我研制的爱情
没有屋子
附近是无依无靠的幻想






⊙ 天上


我看到一种阻隔
是月亮的意识形态
它与我们的距离
是让我们永远记住神很远
星空是个纷乱的世界
它们极具个性的排列
是爱的粉末
一些永远破碎的句子






⊙ 淡马的画家,兼论一些线条


在淡马,一切形态向一株植物靠拢
马车在窗外来回验证史学
调色版缓慢旋转渐渐看出
淡马的前身是一种绿。
湖畔有一个人正在弯曲,慢慢变成树,并且
原先的位置上剩下影子
那些刚劲的线条里
充满初恋、暧昧和一个
初夏之夜的遗像。在淡马
我没有时间研究后现代绘画
我只看见
最直的线条是铁轨
它的远方有一个废弃的小站






⊙ 理发师


如果镜子里是我,我愿意
一点点用泥土埋了他
假如我现在正在看歌剧《塞维利亚理发师》
我愿意是男低音。我对女理发师说:“瞧我的胸腔
充满了惊雷,你把音乐放小一点
让我唱一条大河”

“你有白头发了,卷起来会很好看
像歌剧里的公爵”她对我这么说。电推子来回叙述逝去的岁月
直到她重新伪装了一个我,啫喱水
让我的发型像受到惊吓的猫
(而我更希望它像狮子)。从镜子里看去,苏州的早上还是那么阴霾
对面的女人正在爆炸她的头发
看上去像真正的狮子
她昂面躺着,让我想起荒凉的亚马逊





⊙ 奢侈者


房间里是虚构的故事
天使贴在墙上,随时可以降落
两个男人在喝一种淡蓝色的酒
长安街刚睡,女人打起哈欠
从手包里拿出椭圆的小镜
看见老公像一头公牛
旁边的男人用一块红布在他眼前晃悠
另一个女人,像一只苹果一点点削自己的皮
她感觉自己像婴儿
无名的音乐在重新组合她的出生时间
服务生走过来轻轻提起她
她对他说,订夏威夷的机票
叫墙上那个一起走





⊙ 心境


记忆中的人一个个
被挪开后,剩下的是壁虎
和陷入墙壁的鱼
这时心是寺院。
你知道这时它多么坚硬?
那些木鱼声从那里出来
被挪开的人
一个个回来,再次走近你
走廊是六角形的万花筒
里面有一尊雌佛





⊙ 白色栅栏上的光线



润九月的
第二个九月是无色的
阿满清晨模拟那种凉
他的喷壶在园子里安排雨水
我看见天使
在苦楝的悲伤里出现
白栅栏上有那种光
像有人披柔软的风衣
从我窗前经过
我手里抚摸的
是另一个秋天




⊙ 雾和细雨弥漫的晚上


多好的暮色
我喜欢在渐暗的光线里看不清自己
长长的影子让我匀称而坚定
与苦楝树伸向河堤没啥区别。
我移过去
让影子与它重叠
这样我消失了
然后苦楝也在夜色里消失了。
这是一个纯粹的夜晚
它可以是任何朝代的
我静静地站在那儿
迎面飘来雾和细雨
它们像我叔叔
我从未见过他





⊙ 淡马秘史


斟酒的人
穿宋服
袖口很宽
像古书里的插图
淡马之夜,雾一样的
西安的朋友说大雁塔斜了,它站的太久。
斟酒人将一只冰虾放进碟里
它那样弯曲着
让我感到舒适。
我对西安的朋友说
喏,
淡马湖底有一艘航行器
石头一样坚硬
就在刚才,一群西人在运河
听见西施抚琴
还看见渔夫
网起一本线缝的书
阿满在书里喷水





⊙ 族谱上的稻草人


霜降先于他们到达淡马
男人带着陌生的寒
和海的腥味回来,田野就像
现在这样了,到处有微光。
他们爱的女人
整个季节沐浴在霾里
祖上喜爱的稻草人死了
它们一字排开
迎接天使。
海对于这些女人是未知的
族谱只有陆地和男人的水车
归来的人,躬身倾听泥土深处的大悲咒
田里有嚓嚓声
和一些匆忙的影子
好似先祖的亡灵
很凶的样子





⊙ 睡眠


我和阿满坐在蒲团上
任炊烟穿过
还有鸟儿
阿满问这是在飞吗
我告诉他观音走后,世上已空无一物
你看见的,是一些剪纸。
哦,阿满躺下练习睡眠
他想成为鱼
这是他的逃跑计划,他对我说
你杀我吗,我现在除了涅槃
除了想追那些飞走的,什么都不想
蒲团发出嚓嚓声音
我想我们是最高境界了
滆湖空空的
像个大盘子






⊙ 彷徨


阿满找到那段录音
山、湖、发夹和褪色的秋天
他憔悴了。那声音
是夜的局部
一会明亮一会幽暗
G50在雨中渐渐变成梯子
阿满想到天路
「带我们走进人间天堂」
他啊了一声有些沙哑
感觉现在已经死了,是一个小小墓地在行走
它的过去在祭奠它。录音停了
呼呼的风
岁月在渗漏






⊙ 无法触及


下午的光正在切割滆湖
淡马那边只留下一个码头
你也
在其中
渐渐涣散成雾
春天方方的
像我掷出的骰子
(柔软而迷幻)
我们看着它
一起发










2016.4.14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4 12: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千来读读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4 15: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www.facebook.com/%E5%BE% ... 87-1713649818849267

这组选入微诗中国论坛脸书官方粉丝团发布,推荐给全球华文诗友(FB仅大陸无法使用)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4 18:4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性独到的一组,旨意鲜明。拜读,问好。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5 10: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白世纪 发表于 2016-4-14 15:13
https://www.facebook.com/%E5%BE%AE%E8%A9%A9%E4%B8%AD%E5%9C%8B%E8%AB%96%E5%A3%87-1713649818849267

这 ...



谢谢白菜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5 10: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6-4-14 18:48
诗性独到的一组,旨意鲜明。拜读,问好。



谢谢,问好!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5 10: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金斌 发表于 2016-4-14 18:48
诗性独到的一组,旨意鲜明。拜读,问好。



谢谢,问好!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5 11: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睡眠 问好阳光草帽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16 21: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豫姝 发表于 2016-4-15 11:18
喜欢睡眠 问好阳光草帽



问好,老朋友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6 21: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讀了幾回,這幾天再來細看
微诗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7-8-19 00:23 , Processed in 0.077208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ARTERY.c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