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31|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四卷)《阅诗随笔》第七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7辑)

作者:山城子/ 李德贵  (一个退休的中国中学教师。)


目录:
55、良知、修辞,与简明而深邃的诗风……… 非  马…的《七十年代的诗》
56、心情快乐诗快乐……………………………和平岛…的《888的朋友》《阿9和神6》
57、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序言
58、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技巧之一
59、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技巧之二
60、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技巧之三
61、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技巧之四
62、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技巧之五
63、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周承强…的《宁静时刻》-技巧之六
(本辑:10000字)

55、良知、修辞,与简明而深邃的诗风
——读非马先生七十年代的诗

七十年代时,无缘读到非马先生那时发表的诗作。现在读来,新鲜依然,亲切依然。说亲切,是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不好忘却的时代——我说的是中国,30年前,太多的迷惑,太多的沉重,太多的震撼,依然堆积在心,无法淡出;说新鲜,是诗人良知的坚持,修辞的流转,风格的简明而深邃。

1、        简明的行走,深邃的蕴含。

我只是在电视上常看时装模特大赛,觉得她们腿脚的交替向前,韵致款款中,美一目了然,一点也不费解。我要说非马先生诗文本的行走,就是这样的简洁明朗的姿态。我不大喜欢不绞尽脑汁就读不明白的句子,或者绞尽脑汁也未必能读明白的句子。而非马先生诗的汉字符号跳入眼帘的瞬间,就令人感到轻松愉快,月明星稀一样不须猜想。
“一个手指头 / 轻轻便能关掉的 / 世界 // 却关不掉 // ”
——这是《电视》开头的几行。这样明白简炼的句子,诗人要说什么呢?你当然要往下看的了。
“逐渐暗淡的荧光幕上 / 一粒仇恨的火种/ 骤然引发/ 熊熊的战火/ 燃过中东/ 燃过越南/ 燃过每一张/ 焦灼的脸 ”
——还是每句都明确明朗明白的句子,短促有力,是解释那电视何以关不掉的。蕴含在于,对和平的渴望。那颗渴望的心,不是直接喊出来,而是在“每一张/ 焦灼的脸”背后深藏着的。
七十年代正值两霸称雄,烽烟不断。那时世界不论那里燃起战火,其背后都是两个大国的对峙。毛泽东让百万的红卫兵高喊“打倒美帝,打倒苏修”走过天安门。非马却是坐在电视机前忧虑这相同的一个问题。如果那时非马在大陆,是否会在这个问题上与红卫兵并肩呢?我想是毫无疑问的。那时这样的口号我在各种场合是喊过无数次的,喊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心潮澎湃。毕竟,那时和平的威胁源自两霸。

更简明更深邃的,可称简明深邃代表作的是《黄河》。全诗如下:


  一个苦难
  两个苦难
  百十个苦难
  亿万个苦难
  一古脑儿倾入
  这古老的河

  让它浑浊
  让它泛滥
  让它在午夜与黎明间
  辽阔的枕面版图上
  改道又改道
  改道又改道

——就这样的每个字每一行都无法更简炼、更明白了。更为短促有力,竹筒倒豆子一般,哗啦一声就倾泻下来了。多么痛快淋漓的小诗呀!而其蕴含就更起深邃了。诗人为祖国母亲深切的担忧,已经深深地嵌于每个字每一行的背后了。
逆历史而行的“文革”,无疑是史无前例的大苦难。诗人从“一个”直到“亿万个”数字化的递增,加以渲染。最终落脚到“改道又改道”上。
是呀,那个时候谁知道毛泽东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呢?先是横扫四旧、大批判,继而炮打司令部、打倒刘邓陶,引爆“一月风暴”,反击“二月逆流”,层层建立“革命委员会”、上山下乡,凭着手上老茧上大学,“深挖洞,广积粮”,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妖风……真是“改道又改道”呀!泛滥成灾是不言而喻的了。
所以深邃,是字面上只字不提那场持续了10年之久的文化大浩劫,而不经历那场大浩劫的70后80后们,可能很难产生如我一样更为深切的共鸣。

         2、良知的关注,修辞的流转。

如果说酷爱和平、忧患故国,是诗人良知关注的重要支点,那么非马先生的良知眼界还远不止此。
“打开/ 鸟笼的/ 门/ 让鸟飞// 走 // 把自由/ 还给/ 鸟/ 笼 ”
——这首题为《鸟笼》的诗仅有17个字,精炼得不能再精炼了,亦更深邃得可以。诗人关注自由的眼界没有停留在“鸟”一个方面,而是让人意想不到的达于“笼”。这让我想起名人说的“只有解放全人类,无产阶级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世界的矛盾都是相互排斥又相互依赖的,给别人制造不自由的人,其实他们自己也不自由,何必都这么累的慌呢?君不见美国的“反恐”累成什么样子了吗?本•拉登这只鸟若是早被放飞到宗教文化的林子里去,笼子不也会很轻闲起来吗?
在《猎小海豹图》一诗里,诗人的目光又落到了动物世界里。这既是对环境的关注,也是对生命的关注。“短促的生命/  还来不及变色/  来不及学会/ 一首好听的儿歌” 纯白的小海豹就死于罪恶的棍棒之下了。那仅仅是一只小海豹么?是不是一个蓓蕾未绽的儿童呢?这或许可在诗人80年代的一首《非洲小孩》里得到认证吧?“吸走了/ 犹未绽开的笑容/ 吸走了/ 滋润母亲心灵的泪水/ 吸走了/ 干皱皮下仅有的一点点肉” 读这样的句子,谁能无动于衷呢?是谁在非洲的上空挥舞大棒来的呢?
良知,良知!没有良知印出多少分行排列的东西,也不是诗人。不论如何用怪异的名词标榜自己,如何搞一个营垒加强自己,如何制作一套行头粉饰自己,依然无济于事,无济于诗,无济于世的。

自然良知本身不是诗的文本,给诗生长翅膀的是修辞。修辞的流转是一种飞翔的技巧和机能。无疑是中国古代灿烂的诗文化乃至世界灿烂的诗文化给非马先生以深刻的影响,以至他的诗首首都如行云流水一样畅达畅快畅意,复沓的意象,承递的意趣,回环的意绪,引人从明朗渐入深邃。所以有这样的功效,在于诗人娴熟的大量的排比、排偶、反复、复踏、回环等传统修辞格的运用。
“燃过中东/ 燃过越南/ 燃过每一张/ 焦灼的脸”(《电视》)“让它浑浊/ 让它泛滥/ 让它在午夜与黎明间” (《黄河》)——这样的排比,随处可见;
“左一脚/ 十年/ 右一脚/ 十年”(《醉汉》)“牠不知木棍举上去是干什么的/ 牠不知木棍落下来是干什么的”“纯白的头仰起/ 纯白的头垂下”(《猎小海豹图》)——这样的排偶,流畅而美丽;
“改道又改道/ 改道又改道”(《黄河》)“只要我长大/ 只要我长大” (《猎小海豹图》)——这样的零距离反复,无限地加强了诗意;
“一个苦难/ 两个苦难/ 百十个苦难/ 亿万个苦难” (《黄河》)“冉冉升起又冉冉沉下/ 海鸥飞起又悠悠降下/ 波浪涌起又匆匆退下” (《猎小海豹图》)——这样的连续复沓和连环复沓,流转而深入;
“轻轻便能关掉的/ 世界// 却关不掉”(《电视》)“亿万年的轨道/ 还得亿万年地/ 走下去” (《日》)——这样的回环,意味深长,流转自如。
应当说,没有这些传统修辞格的浑然天成的运用,良知就没有漂亮的载体,简明深邃的风格也就难以凸显出来。

良知是底气,愈坚持底气愈足;修辞是服饰,透露的是气质与风韵;风格是行走的姿势,越是明朗敏捷就越是优美,越是庄重沉稳就越有思想。
70年代已经成为历史了,但我看到非马正从那里径直向我走来,自是比现在年轻得多,光彩逼人哩!
——谢谢非马先生和“酷我”网站,使我有机会美美地学习了一回。

——2006-9-23夜于家


56、心情快乐诗快乐——评介和平岛君两首快乐诗

我想,诗人们也不能老是在痛苦、悲凉、愤怒、无奈和怅惘中挣扎,那样太伤身伤神。李白还有“我辈岂是蓬蒿人,仰天大笑出门去”,老杜也有“且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的高兴事入诗。

李白的那首诗写在赴京应皇帝召见离家之时,天天撞他心胸“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理想,恍然来了机会,他如何不高兴呢?这时不是长歌当哭,而是长歌当笑了。
和平岛君于2005-10-16在加拿大维多利亚花果园住所打开网络一看,呀!我们的“酷我 北美枫”网站的会员已经有888位了。呵呵呵!发发发呀!一心把中西文化的交流、交汇、交融工作扛在肩上的他如何不高兴呢?那名字也有诗意哩!叫张鹤鸣!“祝贺你,带来吉祥数字888的朋友:张鹤鸣!”他是从心里喊出来的。喊出来,欣喜快乐之情就扶摇直上了。像潍坊风筝节老风筝王放飞的巨龙。那句冲出口的祝贺是龙头,下面的龙身就是一行行诗了。“而你不仅仅是数字/ 比数学更吉祥的/ 是鹤鸣于九皋/ 而声闻于野的,不仅仅在于丹顶/…”灵感翩然而至,一头扎于两千年前的灿烂典籍中,左右驰骋,上下钩链,揽天入地,浩浩之情精压于短句“是酒,是歌,是深秋的豪情/ 是炎黄子孙的一脉相承”最后落脚到“北美枫情”,信心强烈地说“只要高举/ 我们就能够是一面红旗”。都来读读这首诗吧!读了你就知道什么叫“一气呵成”,什么叫“直抒胸臆”,什么叫“声情并茂”了。我读了直觉得一股快乐向上的精神鼓涨着我,激发着我,引领着我,无论如何也得为“酷我”这面红旗不停顿地添颜染色、呼风抖采了。

老杜那首诗是“忽闻官军收蓟南蓟北”,郁结于心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情结,一下子烟消云散,喜出望外了。如何不以诗唱出来呢?
说“什么不单行,什么不双降”,那是没有根据的主观唯心。看看和平岛君这天的开心事不是联袂而来了吗?可能是刚刚呵成了上一首诗,快乐的心情还在天上飘着呢,就通过阿9的短消息,他“忽闻”了祖国的“神6”上天了。这正好与他的心情会合,激动的程度一定不亚于彼时的老杜了。人在高兴的时候,特别是诗人在高兴的时候,灵感是须臾也不肯离身的。上一首是从名字写起的,这一首偏偏“阿9”这个名字中的“9”,竟与“神6”中的“6”这样巧合默契,诗人能不信手拈来吗?捻来就直接作了标题。不仅作标题,而且还要俏皮地入诗。请看:“说神6上天,有漂亮极了的/ 一条拖长的尾巴,这让我想象/ 阿9倒立的姿态,是不是很像神6”——我不能不击节叫好,不能不哑然失笑,不能不拍案叫绝了。可以想见和平岛君在键盘上敲出这样的句子时,心里是多么美呀乐呀笑呀!所以美,所以乐,所以笑,是因为那“神6”就是强大起来的祖国呀,就是扬眉吐气呀,就是没谁敢再用核弹头来威胁我们呀!
我一行行地读下来,就复习那些日子守在电视机前看直播的欢乐心情。但我找不到欢乐的突破口,只写了一首干巴巴的旧体诗。而现在欣赏着和平岛君的这首诗,足以弥补我的遗憾了。想象浑然天成。“那么,我便是夸父,追赶一只太阳鸟/ 而阿9在天上飞,我就说他是大鹏”。这是对快乐的何等智慧的渲染呀!消息是阿9传来的,他就拉住阿9不放比翼齐飞于天上。一圈又一圈地飞,“多神奇呀,整整5天,76圈/ 世界的脖子歪倒一片,才记住了两颗/ 和阿9无关的新星:费俊龙、聂海胜!”叹服!叹服!叹服!就这样巧妙地落下了两位英雄的名字。诗就洋溢着快乐,渗透着庄严,永久地站立起来了!
   
事实上,唐诗的取材是相当宽泛的,可以说是无事不可以入诗,无情不可以入诗,无人不可以入诗。和平岛君的这两首快乐诗,从事、从情、从人,无疑也是宽泛取材的典型例证。就让我们“酷我”的诗路越走越宽吧!
2006-9-3夜

附:

《祝贺你, 带来吉祥数字888的朋友: 张鹤鸣》

而你不仅仅是数字
比数学更吉祥的
是鹤鸣于九皋
而声闻于野的,不仅仅在于丹顶
我们从诗经的渊里
求潜在的鱼,或求于渚
掘取火、精血和翅膀
我们就学会了飞翔,一片叶子
于晴朗的天空,滚动的大地
火热的乡村啊,朋友,绿意的芬芳
是酒,是歌,是深秋的豪情
是炎黄子孙的一脉相承
是黄河之水天上来,是背负的
亚洲铜之厚重,是长江的一腔热血
是大鹏,诗歌的翅膀,只要高举
我们就能够是一面红旗
是血浓于水的北美枫情

2005-10-16
加拿大维多利亚花果园

注:
北美枫论坛
http://www.coviews.com/index.php
共有 43466 个帖子
论坛共有 888 位注册成员
最新注册的成员是 张鹤鸣


《阿9和神6》

隐居经年,不闻天外之事
而温哥华的阿9,忽然发来短消息
说神6上天,有漂亮极了的
一条拖长的尾巴,这让我想象
阿9倒立的姿态,是不是很像神6
或者说,如果我抓住他的小尾巴
是不是也能上太空遨游一番
当然,更切实际的做法,是
我手拉一跟绳子,跟太阳赛跑吧
那么,我便是夸父,追赶一只太阳鸟
而阿9在天上飞,我就说他是大鹏
其实,谁也没见过鹏,想必
也就是把阿9倒着写,或者把尾巴翘上天
能飞就飞吧,不仅仅要冲出亚洲
现在,全世界都仰望着,神气的太阳鸟啊
展翅的大鹏,正如阿9所说
有漂亮极了的一条尾巴,只要轻轻一抓
地球就跟着跑了起来,一圈,又一圈
多神奇呀,整整5天,76圈
世界的脖子歪倒一片,才记住了两颗
和阿9无关的新星:费俊龙、聂海胜!

2005-10-16


57、走进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读周承强边防诗选《宁静时刻》-序言:

如果你是一位诗旅爱好者,已经遍访祖国名山大川,人文古迹,田园风光,边塞意蕴,又涉洋抵足金字塔、神庙、罗浮宫,漫步莫斯科的郊外、密西西比河畔,饱览了一切符号的艺术,正踌躇于下一站的行程,我告诉你赶紧回来,到桂西边塞,参观一回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吧!

在黔中小屋里,我静坐椅子上,阅读周承强给我寄来的他的边防诗选《宁静时刻》(中国文联出版社2006年8月第二版)。读着读着就宁静不下来了,就坐不住了——兴奋如钻入密林拣拾蘑菇的小儿,但见一堆堆、一簇簇的鲜嫩茁壮亮于草间、树上、石上,太美了!舍不得采摘,就一处处注视,变着角度盯赏,咋可以长成这样子?是如何长成这样子的呢?

语言进入审美视野,莫过于诗;汉语言进入审美视野,莫过于汉诗。汉诗分布在汉民族生息繁衍的过程中一次次出现了语言造型各异的审美高峰——诗经、楚辞、汉乐府、古诗十九、建安四言、唐诗、宋词、元曲,直到现代诗。——诚然,现代诗还处于崛起期,未来高度莫测。但从“后现代语境与前现代语境相遇时产生巨大共鸣”(寒子语)中,已见曦光了。这其中的最亮点之一,就是周承强的“新语言造型艺术”。尽管是个人感觉——赏读《宁静时刻》,就像走进了一座前所未见的全新的语言艺术殿堂了。

无意割裂形式与内容、内存与载体、花香与花颜的统一。我想说符号的形式、审美的载体、视野的花颜,仅是语言本身,并非语言造型。语言造型已经融入了内容、内存与花香了,因而是两方面的统一。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周承强的边防诗是一座新语言造型艺术的圣殿。

诗人所以为诗人,是以语言为介质反映客观世界的艺术家。介质在手,孰优孰劣,就在于用什么技巧造型了。一如同用泥土,顽童手中只能搓出泥丸,艺术家指尖到处,古今人物就栩栩如生了;同样的建材,出于不同的建筑家之设计,其艺术价值也有天壤之别。旅游诗界,谁能在语言造型上出新出美,诗人桂冠就自然落到谁头上了。周承强是戴了桂冠的,因而解读他的语言造型艺术的技巧,至少对初入诗门如我者,是有积极的启发与示范乃至激活作用的。

58、技巧之一:“揉入”法。

这个应当属于积极修辞方法,通常称为修辞格的。但我们从修辞学上并没有见过,因为它是周承强新创出来的。现在我来为其拟名定义(周承强不会介意吧)。定义为:揉入格是指将主观情感揉入客观事物使两者浑然一体的修辞方法。
请看:
“日落日出在不经意中重叠峰巅/ 阳光血酒一样雄壮”(《巡逻:残阳如血》)
——主观情感是“不经意”和“雄壮”。这是表现巡边战士对天天所见景物司空见惯,而就是在这司空见惯中油然升起戍边的豪迈之情的。但诗人并不将这种情感单独直叙出来,而是揉入了边关重叠峰巅和血色落日里,浑然一体不可分割。从而张显了景物的神韵与气势,也暗含了主体意象的豪情壮志。
诚然,情景交融古已有之。但那仅是写作的表现手法,并未深入到修辞的层面。例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前景后情,是前后交融,而非揉入为一体的。即或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杜甫),也只能入“互文”格,并没有实现“揉入”,感恨是感恨,花鸟是花鸟,国破之恨在心,见花亦痛,闻鸟亦痛罢了。未若周承强驰骋于边关语态氛围,而将情景浑然揉为一体,深入到了修辞的层面。看看他诗文本中这些随处可见的形成了新修辞格的创新吧:

“和星星一块吞吐林中凉气/ 轻轻呵出时明时暗的巡逻道”(《巡逻在午夜》)
“碎叶在漩涡中心旋出许多悬念”(《营区边的一条河》)
“年年今夜月光比水草缠绵”(《中秋夜》)
“风儿吹过脸庞没有北方来劲/ 小雨莫名其妙缠吻花草”(《十二月》)
“痉挛的石峰逃不出写信人的窗口/ 温润的苦笑私下浸透梦笺”(《宁静时刻》)
从上述这些例句中,不难看出揉入格的特点在于主观情感,是于客观景物描写所呈现的意象里若隐若现地透露出来的。这就像发光物,物是景,光是情,情景不是交融,而是合为一体而不可分割了。

59、技巧之二:“物化”法。

或许这是拟物格的旁逸斜出吧?我们知道拟物格大都是将人拟作物,或将动物拟为静物而增其表达形象性的修辞方法。总之,拟物是从物到物,而“物化”则是从非物到物的。还是先下定义吧:“物化”格是指将无形的抽象事物,通过相关动词的牵制,使其变化为有形的具体事物的修辞方法。例句如下:

“美感垂手可得却无法靠前”(《哨所南边的一片丛林》)
“美感”是感觉意识范畴,无形而抽象。但其通过“垂手可得”和“无法靠前”两个动词性短语的牵制,也就像一个美丽的物件一样若隐若现了。无庸置疑,这样的修辞会把无形的抽象意识描摹得生动形象起来,具体实在起来,活泼美丽起来。请从下面的例句体会。

“捎回一丝丝悲壮与豪迈”(《剑蔴》)
“牵引了弯曲的期待”(《喊山》)
“那些腐蚀钢铁的寂寞与单调”(《倾听远方》)
“不停地丈量士兵的真实和辉煌”(《给养车没入蕉林》)
“列车在城市之间连接希望”(《从军行》)

以上句子中的“悲壮、豪迈、期待、寂寞、单调、真实、辉煌、希望”都是无形而抽象的形容词和能愿动词,但通过“捎回、牵引、腐蚀、丈量、连接”动作性动词的牵制,就若隐若现出具体有形生动活泼,从而实现了“物化”。

60、技巧之三:“动衔”法。

真是欣慰!欣慰于诗人的创造,也欣慰于做为学习者的总结。修辞格队伍不仅增添了“揉入”和“物化”,又有了名曰“动衔”的新成员。这名字陌生而别扭,这两个汉字咋可以并肩走到大庭广众面前呢?但考虑再四,还是这两个字联手最为切合。因为这一格是指:以描绘甲事物或它事物的动作,衔接乙事物,而使两事物复合为统一动作意象的修辞方法。例如:

“一只雄鹰悠然叼着军车飞翔”(《阔叶遮住的军车》)。
甲事物是“雄鹰”,乙事物是“军车”,此句以甲事物的动作“叼”衔接上了乙事物,从而使生活中并不相干的两事物复合为同动体,竟然一起“飞翔”了。其修辞效果顿时生动简洁起来,极力表现出随车绕行山颠之上边防战士的革命乐观主义情怀。如若不这样衔接,为这种表达还不知要如何饶舌,也难淋漓尽致呢。
再请从下面的句子体会:

“一群白鸽时现时没地啄衔脚步白云”(《阔叶遮住的军车》)
“整个黄昏都被摘到腮帮子上了”(《含着木叶吹荡黄昏》)
“鲜花和手臂长满窗口/ 鼓音和掌声推搡阳光潮/ 列车如释重负地甩下隧道河流”(《从军行》)
“秃峰牵引峭壁界碑混合墓园”(《高地有星星争着点灯》)
“混浊的浪头不时喷出受惊的群鸟”(《营区边的一条河》)
——“啄衔”衔接了白鸽、脚步、白云,“摘”衔接了黄昏、腮帮子,“长”衔接了鲜花、手臂、窗口……“喷出”衔接了浊浪、鸟群。有了这样的衔接,诗句立刻简洁、奇瑰、精彩起来。记住,这个修辞方法叫“动衔”。

61、技巧之四:拓展拟人。

拟人是传统修辞中常用格。但用到周承强手里立刻极大的膨胀了空间。许许多多前人未涉足的领域部位乃至细微末节的地方,都留下他的睿智与光芒。

“一团汗腺和沉重脱身而去”、“枯草也会豪情万丈”、“那些乌红肿块来去匆匆”(《六月的山峦》)
——实在令我惊异!花呀草呀被拟是常见的了,却从未见“汗腺”、“肿块”也这般的人格了。不仅此,竟至于抽象的形容“沉重”也闪身现形了。天呀我忖:拟人这个队伍果然如斯发展,将壮大到怎样的规模呢?可想而知。

“月亮全是怔怔老样”(《中秋夜》)
——月亮自己也知道曾被古今中外拟过数不清的次数,都是妩媚娇羞清醇俊秀青春貌美角色,何曾有过这等模样?但边防战士守卫团圆渴望团圆不得团圆的复杂心绪,也只能委屈一回月亮妹妹才得以表达了。拍案叫绝!
“群山踉踉跄跄扑上来送行”(《巡逻:残阳如血》)

——平日里千年默立的群山何以这样急切地站不住脚了呢?原来是“或许某天炮弹在队伍中间开花/ 我们被突如其来的流弹击倒”。难怪难怪,若是那样,千万的父母将是怎样地痛不欲生呢?万千的人民能不挥泪送别么?悲壮悲壮!

“小路在盛夏不够友好”(《哨所小路》)
——桂西的盛夏,太阳直射,小路的沙土烫脚。但为了母亲的安宁,烫脚又算得了什么呢?这种无怨无悔中的革命乐观主义情怀,只能迁于小路的态度来表现了。别无选择。

“只有电视机不够意思”(《电视机是一种摆设》)
——电视机是作为主体意象出现在诗中的。它何以“不够意思”了呢?原来作为哨所的设施,它竟“把一场摸不着的大雪下了五年”,以至于使戍边的战士“开始适应/ 一种不说话也能度过的时光”。忍受这样深重的枯燥氛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只化作了一句轻描淡写。其赤子之心,苍天可鉴。

如果说前面的三例,是扩大队伍,那么这四例则是所拟主观意识的丰富。可以是定格表情,可以是情态动作,更可以是一个直觉。哎哈!怎么说呢,拟人修辞格被周承强掌控后,广派用场,纵横拓展,其功能也出神入化了。

62、技巧之五:刷新比喻。

比喻的生命力极强,强在不断出新。焦裕禄有言:“吃别人嚼过的馍没有味道。”那就只能自己和面操作恣肆于锅了。周承强锅里的馍形态各异各有个的迷人至微的香气与味道。不妨掀起锅盖饱饱眼福和慰籍一回我们的嗅觉和味觉吧!

“被篼里塞满了情感润滑剂”(《探家》)
——新奇!情感还有润滑剂。三年一探家呀!总得给亲人选购点什么,情感的需求,见面礼物那都是无声的语言,不是说“无声胜有声” 么? “润滑剂”以有形喻无形,谁知三年积累了多少隐形的磨擦呀?形象贴切。

“月亮如嘎然而止的车轮”(《巡逻在午夜》)
——月亮被喻为车轮不新,但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嘎然而止”就出奇制胜了。巡逻在夜半,眼盯小路余光里有月伴行,但想起了家乡亲人下意识地一举头定睛,那月亮可不就是立刻不动了吗?当然如无身临其境的经历,冥思苦想一百天也还是不会遭逢的。击掌而赞!

“山峦倒卧如贪睡的牛群”(《巡逻在午夜》)
——山峦如牛群也就罢了,偏以“贪睡”而喻,神韵顿至。不是仿佛听得到那均匀的呼吸了吗?多么放心的安宁呀!而战士夜半巡逻不就是保卫着这样的安宁么?体会这深意,岂止贴切!

“亲切如开遍山坡的杜鹃花”(《电视机是一种摆设》)
——“亲切”的抽象,竟被喻得这般的具体热烈。这在全诗中渲染的连电视都看不到的枯燥单调守边生活,平添了一抹鲜亮的色泽。意韵深远!

“苦汁似乳白的月辉”(《背对月光旅行》)
——“汁”是液态的,但以“月辉”为喻,其苦涩的感觉就无处不在了。其时月就在背后,辉就在眼前,顺手拈来,轻灵自然!

翻开《宁静时刻》,用喻颇多,所用之处无不被刷新激活。篇幅所限,欲慰视觉、嗅觉、味觉者,还是去欣赏周承强的原著吧。

63、技巧之六:复合用格。

复合用格是指在一句话中,同时揉合了两种或多种修辞格,从而使句子更其生动活泼亮丽的修辞技巧。请看下面这些:

“路边蹦跳的杨柳刻意模仿/ 醉酒的芭蕾舞女”(《机遇》)
——“刻意模仿”是用拟人格,不是拟物,因为动物不会有“刻意”这样的意识;“醉酒的芭蕾舞女”同时是拟人又是比喻。这样一拟一比,战士于车上一路颠簸急速而过的情形就生动在读者的视野里了。

“现在黄昏血迹已被夜布擦净/ 晨风一缕缕剥离蕉肉香梨”(《哨所南边的一片丛林》)
——“血迹”喻黄昏天色,“布”喻夜色,“擦”为拟人,“剥离”为比拟(人可以剥离,猿类动物也可以剥离——拟人与拟物合称比拟格。)两行诗4次用格,成功地描绘了戍边战士于晨昏景色中枯燥而又欣慰,思念与责任交织的苦乐情怀。

“滚落一坡的石头默立/ 如迷途羔羊/ 雨雾是一种亲切的爱抚”(《阔叶遮住的军车》)
——“滚落”是将主观感觉揉入到了景物描写之中。揉入格的运用把军车上坡时战士的视觉印象,浑然一体地融进了动态景物,使读者也同坐在车上一样,神来之笔。
“默立”是拟人,使景物动中有静。毛泽东说运动的每一瞬间,事物既在这里又不在这里。这里战士坐在军车上的感觉,也是如此吧?
“如迷途羔羊” 是比喻,也是拟物。从形态上说是比喻,从思态上说是拟物。把战士眼中的景物写活了。
“亲切的爱抚”同时是拟人又是比喻(即以人格化的亲切爱抚做比喻)也还是主观情感的揉入。一路“雨雾”蒙蒙中,哪比艳阳高照心情开朗呢?然而肩负重托的战士,则以苦为乐,竟将湿漉漉的感觉,乐观为亲切的抚摸了。其意韵还埋在更深的层次呢。这里3行诗凡7用其格,极张显了周承强语言造型艺术的魅力与美丽。

拖穿晚风的裙裾
那群深紫色小精灵翩翩起舞
遮不住的伤口流红长天远地
在剧烈摇摆中
给寂寥的边地哨所带来
一个个奶味黄昏

上面所录是《深紫色蝴蝶》一诗的第一节。6行诗用格10次,极其艺术地表达了哨所战士热爱边地又思乡,寂寞中又寻找快乐的复杂情怀。
第一行以“裙裾”喻“晚风”,以“拖穿”拟人,战士的热爱哨所边地之情起笔就油然而生。
第二行以“小精灵”喻蝴蝶,以“翩翩起舞”拟人,揉拟人与比喻为一体,写出战士眼中翩然的紫蝴蝶的鲜活灵动可人,透出一种寡淡的快乐之情。
第三行以“伤口”隐喻思乡的内在思绪,以“流红”暗喻伤口的滴血,委婉地渲染思乡情结;以“长天远地”为借代暗指家乡及辽阔的国土,将思乡情结与保卫国土的情怀揉合在了一起。其语言造型奇妙而浑然天成,婉约而又色彩明丽,艺术品一样令人爱不释手。
第四行以“剧烈”夸张蝴蝶的飞舞,略显战士心情的激动。
第五行没有用格。
第六行以“奶味”喻“黄昏”,同时又是视觉与嗅觉或味觉的通感。两格复合得天衣无缝,简洁巧妙,极恰当地展现了战士黄昏站岗时的欣慰心情。

以上六个方面所列,并未覆盖周承强语言造型艺术的全部技巧,比如他诗文本的用语直接、省简、动态、峻朗,也是值得深究而学习的。事实上,我以上谈及的揉入、物化、动衔的创造,拟人的拓展,比喻的刷新,用格的复合,都是在他用语的直接、省简、动态、峻朗的底色上,构建起美不胜收的语言造型艺术图画来的。从而造就了他诗歌简洁明丽、活泼峭拔的艺术风格。这实在是当下现代诗歌一种鼓舞人心的走向。
来吧!诗旅朋友们,都来桂西边地歇歇脚,领略一回周承强语言造型艺术的大家风采。
2006-10-16/24
中国, 朋友, 技巧, 教师, 无缘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8-15 07:12 , Processed in 0.07113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