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83|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四卷)《阅诗随笔》第九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9辑)

作者:山城子/ 李德贵  (一个退休的中国中学教师。)

《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选读随笔(七篇)
目录:
73、深深的“篱笆门”情结………………老    秋…的《西红柿》
74、是什么碰坏了我们的感觉?…………木雨梨香…的《找雪》
75、端坐尘世,打开自己…………………临荷听雨…的《裙裾飞扬》
76、掷给当代小人的写意画………………黑 土 地…的《变脸儿》
77、丑陋能维系多久?……………………杜 冷 町…的《问君能有几多愁》
78、自我意识的觉醒………………………洁白精灵…的《点燃自己》
79、浓浓的热爱之情………………………南海之湄…的《约你相爱》
(本辑:9000字)

73、深深的“篱笆门”情结——读老秋短诗《西红柿》

妻刚从场上买回一袋儿西红柿,足有四、五斤,个个都红得鲜亮,红的可爱,红得迷人。退回去6年,我们就不必买,那时我们还种着园子(山沟子企业,老住宅区楼后可以开荒的),而西红柿是必种品类。记得一年夏天,妻带着两个女儿回辽西去,我同儿子在家,每天都要摘下一篮子西红柿,就当水果吃。吃不赢就切开加糖,当晚餐用。我们的园子是树篱笆,门是木条子门。真正意义上的“篱笆门”,在我们故乡是用秫(高粱)秸做的,读小学的时候,我就能夹秫秸障子,围成一个自己的小园地,而最喜欢的就是种植西红柿。由是,看到老秋写的短诗《西红柿》(载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12月第一版《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268页),就感到格外地亲切,且要认真地学习一回了。先把原诗录进来:

当我推开乡下这篱笆的门/ 我有幸认识它们/ 像一只只小灯笼/ 从老茧和汗水中走出/ 为我们带来幸福/ 这静谧且高贵的使者//
可我怎能保持从容/ 西红柿,你的容颜/ 超过任何简单的祝福/ 笑脸一羞/红了一个成熟的夏天/ 亮了一双清澈的目光//
妹妹,那是你踩过露水的声音/ 像一对耳环左右摇摆/ 在我们母亲的心口/把未知的事物/ 植入我们几行诗歌/ 被西红柿抚照/ 凝重、微妙和无懈可击

第1节写对西红柿的认识。最重要的认识不是“一只只小灯笼”,而是“从老茧和汗水中走出”,是农民的辛勤劳作,“为我们带来幸福”呀!“这静谧且高贵的使者”,表现了作者对农民深深的敬意,对“篱笆门”深深的情结。这节诗的美,在于比喻、借代、拟人的依次使用。
第2节写西红柿给人带来的幸福。幸福是一种愉悦的感觉,不论什么事物引起你的快乐、兴奋、欣喜,都是一种幸福。比如现在我快乐地敲击着键盘,兴奋地走进老秋的这首诗歌,直到欣喜地完成一次学习,就是个幸福的过程。这时,这首诗何尝不是“静谧且高贵的使者”呢?这节诗直接用“你”字拟人,西红柿就成了一位美丽的乡村红衣女郎了。“笑脸一羞”,最为动情,难怪诗中的“我”几乎不能自持了。(这时妻把一个比苹果大的西红柿洗得干干净净,递到我手上,我如何舍得…呢?)成熟的夏天是火热的,令人想起爱的成熟,什么混浊的事物都淡出,只剩下“清澈”了。这是何等的幸福感觉呀?“红了”“亮了”是古已有之形容词的意动用法,使诗句显得格外生动美丽。
第3节从明丽渗入几许朦胧。明丽的是语言,朦胧的是意象。承第2节的“你”,这一节直接唤作“妹妹”了,更为亲切、亲情、亲昵。读者总是从自己的生活积累中寻找与作者共鸣的。“踩过露水的声音/ 像一对耳环左右摇摆”,所建构的意象,使我想起一个镜头,我曾写在一组诗中,叫《担肥》“两担湿黑的农家肥/
向路旁田里趔趄地走/ 走者梨花初绽/ 汗珠如露// 悠忽擦过我的痛楚/ 应是读中学的时候/ 姐妹俩没读/ 默默于另一种重负”,辍学的两个女孩儿,肩上的担子,多像一对耳环左右摇摆呀?“母亲的心口”就是农民耕耘的土地吗?“未知的事物”是前路的命运吗?也许会遭遇台风、水涝等自然灾害,农民基本是靠天吃饭呀!但谁能离得开农民的养育呢?“抚照”一词当是抚育和照料的缩写吧?“抚育和照料”不就是养育吗?对于养育了全世界人的农民,我们不仅要从感情上尊敬,还要从理性上尊敬。这就是“凝重”一词的含义吧?在一个农业大国里,每个非农人都与农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当是“微妙”的注释吧?“无懈可击”,除了尊敬,还有什么可说呢?
   深深的“篱笆门”情结,就这样凝于老秋的诗情里了。不是吗?
                                                      ( 2006-7-11)


74、是什么碰坏了我们的感觉?——读木雨梨香的《找雪》
  
短诗《找雪》,载于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12月第一版《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第10页。

始终想寻找一种感觉/ 像冬天的雪/ 飘逸 纯洁//

不论南国的雪,还是北国的雪,都一样纤尘不染,洁白干净,在雪的世界里,感觉自然是轻松愉悦而飘逸了。但“寻找”,就暗示我们现实生活中已经没有了。没有了的显然不是自然界的雪,而是雪一样纯洁、飘逸的精神氛围。这个,能寻找得到吗?

当你悬浮在空中/ 已接近真实/ 可你毕竟摆脱不了/   地球的引力/ 终于滑落//

雪花在未飘落时是悬浮于空中的。寻到空中仿佛接近了,却“飘逸”不得,因为无法摆脱“地球的引力”。表面也合自然规律,但与“感觉”,与“精神氛围”这种纯意识对应的应当是物质,而地球就是物质的,就不妨借来暗喻了。毕竟生存离不开物质,发展也离不开物质,如何不陷入奔波而“滑落”呢?

我在你奇异的世界畅游/ 好想融合/ 谁知你最先的残缺/ 正是由于我任性的足迹//

这个“奇异的世界”,无疑是以雪为喻的精神世界。“好想融合”——意识的反作用,表现在社会人的生活当中,就是一种精神的追求与寄托。没有精神追求与寄托的人生,就像一株枯死的树,了无生趣。谁能不“好想”呢?但这种融合的代价则是以“破坏”为前提的。“我任性的足迹”,是指整个的人类活动吧?为生存、发展已经无所顾忌,于大自然造成的是环境的破坏和污染;于社会造成的是精神的破坏和污染。说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钱又是万万不能的。毕竟社会的经济基础决定社会的意识,既然人类社会前进到了一个特别强调金钱的时代,拜金主义的横流咋可以避免呢?这就是一种“残缺”,一种遗憾,一种无法绕过的历史阶段。这样的历史阶段,欲建设一个让人人都心情舒畅而不产生罪恶的社会,是不大可能的。哪里去寻找呢?要寻找“飘逸”“纯洁”,也只能是具备文化底蕴又能自食其力的人群当中的个体行为。比如我们这些坚守高雅孤岛的人们,大体就是吧?

于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深沉地站立/ 对着满目的斑驳/ 怀疑起自己的丑恶//
否则她怎会伤心地/    全化作泪水呢

最后这两节诗,是理智的反省。“深沉地站立”很形象,“满目的斑驳”,会令读者产生“惨不忍睹”的共鸣。但让谁停下来脚步呢?拜金主义者不落入法网不会回头,有的落入一次,还想落入第二次呢。一些既得利益主义者占着位子谋票子,攥紧“霸王条款”不撒手。至于资本的原始积累者的疯狂,依然没有逃出马克思那段精彩而入木三分的描述。“她”暂时只能“全化作泪水”了。
是谁碰坏了我们的感觉?这个“我们”,若是指如今的人类社会,那就是我们自己碰坏了我们的感觉了。毕竟科学合理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人类理想,还很遥远。那么,我们这些追求精神境界的守望者,也只能好自为之了。
(2006-7-11)


75、端坐尘世,打开自己——读临荷听雨《裙裾飞扬》

临荷听雨的《裙裾飞扬》载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的诗集《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第75页。
这是一个敦煌壁画飞天般形象的标题,自然就透露出意象的主体是女性。一个裙裾飞扬的女性,“穿过月光的小径”,在做什么呢?请看:

采摘自己  于成熟的季节
在每一个清晨与黄昏
携露珠一同醒来  轻扣远山
放歌于夕阳的余辉

哈!是在“采摘自己”。自己是可以采摘的么?当然可以。比如在自己思绪的藤蔓上,已经结下了一串串像云豆角一样的诗行,就可以用灵感把它们采摘下来。这样一个比喻的意思,只用“采摘自己”,就表达出来了,何其简洁,且又朦胧。这就叫诗歌的语言。这种被称作“异配” 的修辞格,实际上是省略喻体只保留一个动作与本体搭配的修辞方法。省略的效果在于语言的简洁精炼,异样的搭配在于语言的新鲜和意象的朦胧。所以朦胧,是因为所使用的动词,可以有多种喻体供读者自行想象。上面我想象的是云豆角,别人可以想象是西红柿,是野花,是枫叶等等。
“携露珠一同醒来”,暗示自己的清醇,没有任何杂质。“轻叩”,使我想到那就是轻扣键盘的动作,则“远山”就是网上的风光了。“放歌于夕阳的余辉”,原来是不舍晨昏地致力于诗歌的创作呢!选择诗歌作为人生的精神家园,人生必然是高雅的,因而也是令人敬佩的人生。

羽翼翕动  水的面容影影绰绰
穿过月光的小径  有裙裾飞扬
蔷薇花开  流失的岁月重归鲜活
是谁果决的手  绕过那些荆棘
撷取怀中安静的火焰

    如果说第一节诗,是巧妙地介绍了女诗人的爱诗,并不舍晨昏地从事创作,发贴于网上,那末第二节诗,就是诗人对诗生活的美丽感觉的诗意抒发了。“羽翼翕动”——好像是一只自由自在的云雀“一夜飞渡镜湖月”了,所以水里的照影是“面容影影绰绰”。穿越小径时,“有裙裾飞扬”,又是美丽飞天的感觉了。写出的一首首小诗,就像密密麻麻的一朵朵蔷薇花开,先前一度流失的枯燥岁月,至此因诗而鲜活起来。“是谁果决的手”,当然是自己。(别笑话我最近才学会了在诗中以“谁”代自己的方法。这应当是借代格的一种扩展吧?)“荆棘”用的是暗喻,喻的是先前的迷茫、困惑、彷徨,或者是社会物质的冲击吧?。反正是因为选择了诗的生活,就都“绕过”了。然后从容地将如火的诗情,“撷取”出来。这是何其美好的精神生活呀!

端坐尘世  打开自己
我看到古老的莲台  不枝不蔓
光线晕暗  而表情纯粹
我听到启程的脚步  临近梦的草叶
风声四起  位置不偏不倚

   最后这节诗,我看到了诗人从容地进入境界,并展开了理想的目标。“古老的莲台”,那应是菩萨端坐的位置。但那是佛家的事情,我们诗家借来,取的是寂静的氛围,淡定的心态,神圣的感觉。不必说诗人,就是我这样的诗爱者,读这样的诗句,也仿佛端坐在了莲台之上,俨然不食人间烟火了(尽管此时妻已经到厨房备中餐去了)。不论尘世光线如何,但“表情纯粹”。这是诗人的美德,不粉饰,不矫情,光明磊落,通体透明。“启程”而“临近梦的草叶”。那就是到达诗的国土,诗的故乡,诗的家园,理想的境界了。美国诗人惠特曼说“草是什么呢?我猜想它必是我的意象的旗帜,由代表希望的碧绿色的物质所织成。…在宽广的地方和狭窄的地方都一样发芽…一切都向前和向外发展,没有什么东西会消灭。”(引自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外国文学史》482页)于是乎“风声四起”,是飞翔起来的感觉,且选对了方向,找准了位置。诗作者一定想象着东方诗国的“草叶集”也将一次次地出版发行了吧?我很尊敬地期待着临荷听雨,以及广大的网上诗友们。
(2006-7-12)


76、掷给当代小人的写意画——读黑土地短诗《变脸儿》

看见这个标题,以为写的是川戏中的传统特技表演呢。那种表演,有一种神奇的魅力,在电视上看,就叹为观止,只是还没缘到现场欣赏。黑土地的《变脸儿》(载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的诗集《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第120页。)却是一幅掷给当代小人的写意画。我为什么不说是漫画呢?因为漫画是要变形夸张的,而这首诗是如实写来,直叙如泼墨,淋淋漓漓地画出了当代小人的丑陋形象。
俗言说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诗人所以用第一人称,意义就在于此。“你可以叫我混蛋/ 但不能说我无能/ 我审时度势,我扑风捉影/ 我会变”。这是第1节诗。小人首先不以为耻地肯定自己是“混蛋”(岂止呢?)但却觉得自己很有能力——“会变”。其凭借的所谓“审时度势”,不过是“看上司眼色行事,见风使舵”的代名词;而“扑风捉影”之能事,则是丧尽天良的实际伎俩。
“我读的懂领导的喜怒哀乐/ 及时贴上补丁/ 并接受恩赐的安全”。这是第2节。一副叭儿狗的形象跃然纸上,心迹也剖白的很明确,得到骨头是目的。
“我会敷衍同事不屑的眼神儿/ 换上另一个面孔/ 夹起尾巴做人,仰起脑袋当犬”。小人也知道自己是人见人烦的主儿,但很会敷衍“不屑”。后两句是一个对仗很工的联。“夹起尾巴做人”,记得是毛泽东说过的话,曾一度很流行,意在戒骄戒躁,要谦虚谨慎。用到小人这里,自然没了谦虚,只剩下谨慎了。不谨慎马屁拍到马腿上,就前“功”尽弃了不是?所以最有把握的是“仰起脑袋当犬”,看“主人”的阴晴圆缺,好决定尾巴该如何摇。这副联妙极,最好给小人当耳坠,招摇过市,也好让憎恶的人们,稍事开心一回。
“我厌倦了人情的原本/ 失去儿时的天真灿烂/ 从此脸部患了痴呆/ 却心甘情愿”。良心游走了,还讲什么人情道理,人性也已泯灭了,谈何儿时的纯净?“脸部患了痴呆”,说的是一张脸已经病态了。或者说那不是他自己的脸了,而是一个溜须拍马的硬件,随时都要调出来使用的。
“我会傻笑,阴笑,奸笑/ 会献媚的笑,似笑非笑,皮笑肉不笑/ 根据需要自动调整/ 我要统治人/ 然后/ 剥掉人的尊严”诗到最后,进入了本质的揭露与讽喻。看这“笑”的一串排比和承递,一层层地剥开了小人的画皮。傻笑——自然是情势需要装傻;阴笑——最能体现小人的阴暗心理;奸笑——是阴险、阴毒而狡诈的写照; 献媚的笑——那简直是他们的专利了;似笑非笑——这时已经爬上低一些的台阶,虚伪地面对下面了;皮笑肉不笑——爬到较高的位子,就扭曲完了人性,眼睛里还有谁呢?图穷匕见,原来是要“统治人”了。这时,哪还管自己是不是人了?
第一人称的使用,达到了“现身说法”的突出效果。只是可惜这种人没有时间来读诗,对他们也只好嗤之以鼻了。
(2006-7-12)


77、丑陋能维系多久?——读杜冷町《问君能有几多愁》
   
《问君能有几多愁》这首诗,载于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的诗集《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第136页。标题是谁都知道的一句古诗。现将全诗照录如下:

一把锋利无比的刀片
一只移花接木之巧手
只要是同科目,就可嫁接
随心所欲,再织春秋

让甜梨蔓长在酸枣枝上
让苦杏挂在桃子枝头
让钩棘改姓李子黄
让核桃嫁枝与山楸

阴阳错位,相互弥补
流血的伤口相互接口
不计算年轮的时差
必要的结合只是皮肉

开花结果,营养需求
到死也不曾同心,无尽地承受
生与死的残忍,又怎盼能天长地久
片片飞花都是怨,问君能有几多愁?

共有16行,分为4节。坦诚地说只读前两节诗,我还确定不了诗中隐喻的是什么事物?第1节出现的刀片和巧手,说的是权力与金钱么?很像呢。在我国,权力自然是人民给的,但“锋利无比”却是它固有的属性。商品社会了,金钱开路的事屡试不爽,那还不是巧手呀?这两个东西配合默契起来,什么怪事不可以发生呢?于是就发生了不科学的“嫁接”现象,让一些事物暴露出它的丑陋来。
忽然就想到媒体披露的许多事件,例如“官煤勾结” 了,“行长携款逃跑”了,“书记卖官”了等等不一而足。那官、那长、那书记,毕竟是“苦杏”还是“钩棘”呢?反正是被“随心所欲”地嫁接在不该嫁接的位置上了。
国企里的这种错位也不鲜见,素质挺凹的二混子三晃两晃,就被任命为车间主任了;素质高的正直者,就被狠狠地压着头干活。至于不学无术的叭儿狗“领衔”一个单位,对上还是叭儿狗,对下则比野狼也不逊色了。这就如同将“甜梨蔓”交给了“酸枣枝”管理,把“核桃”命运交给“山楸”了一样荒唐。这些荒唐的背后,难道不是刀片与巧手交易所生长的丑陋么?
读了3、4节,一些定向暗示的句子出现了。特别是“不计算年轮的时差/必要的结合只是皮肉……/到死也不曾同心,无尽地承受”。觉得我上面的理解是有些离题了(这与我长期任教中学政治有关吧)。诗作者分明是在同情那些错位的婚姻。这方面媒体的披露也是不乏其例的。女大学生当了“金丝鸟”呀,富婆找了个穷小伙呀,到头来难免“片片飞花都是怨”。这是社会的别一种丑陋状态。
“问君能有几多愁?”问的是他们,还是自问呢?无论如何正直的同情之心已经明显地在了。但是否就“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呢?或者说这种由社会大变革夹带而来的混浊与丑陋能维系多久呢?这个问题真是不好计算,但我以为伴随着社会向前向上发展的脚步,混浊的丑陋的事情只能越来越少,不论是人事还是经济,也不论是婚姻还是家庭。
(2006-7-13)


78、自我意识的觉醒——读洁白精灵短诗《点燃自己》

40年前,就是“文革”之前,当是我“自我意识”萌芽的时候。只能算作萌芽,还不是觉醒。可以算作萌芽的事有几件,这里说一件吧。那时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做车工,仅2级,但已经干6级的活了。6级工月工资是82元人民币,2级工仅41元。整整的一个倍数关系。可是,同样的6级工活我一天做4件,那位6级工人做3件,月末拿计时奖金(完成180个工时以上,超额部分1个工时2毛钱),我也只多出几元来。于是我就在小组议论,说进入社会主义(1956年底)都八、九年了,可“按劳分配”的原则还不贯彻,这不合理呀!说“多劳多得”,却不体现在工资上,仅仅体现在2毛钱上了。好家伙!那年支部要发展我入党(工作需要,我任职了车间脱产团书记),有人在会上就抛出了炸弹,说李德贵对党的工资制度不满,在工段里散布,影响极坏。完了,审查大会只好不定期地休会了。事实上一年后的文革初期,毛泽东就说了“我们还有资产阶级法权,比如八级工资制……”那就是“工资制度改革”的毛毛雨吧?我哪里有什么不满。只是对切身利益的公平性,有了一些独立的思考。但那时中国还没有独立思考的土壤,我是无法“点燃自己”的。
能够点燃自己的时代,始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大讨论”,能够“点燃自己”,是件幸福的事。看看洁白精灵写的短诗《点燃自己》(载《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第192页)吧:

太阳走失的日子里/ 天空黯然失色/ 覆盖着整个大地的/ 是一种深沉一种苍茫/ 我祈求月光的怜悯/ 而月的眼神忧郁/ 惨淡的微光难抵夜的终点/ 最终月亮也走失了//
太阳与月亮都走失的日子里/ 我开始点燃我自己/ 将生命中最热最强的火光/ 投射向苍茫的夜空/ 我没有太多的渴望/ 只求终此一生的火光/ 能将前程照亮/ 能让迷失的心寻回来时的路

全诗两节16行。第1节写的是青年人初入社会的那种迷茫心理。看不清自己的前路,也不知精神支柱在哪里?这与我的青年时代完全不同,那时是计划经济,为适应计划经济我们的教育就是“听话教育”,在家听父母话,在校听老师话,在单位听领导话,全国都听党的话。什么也不必思考,工厂按计划生产,工人按规定干活,都是机器上的螺丝钉,完成你的固定任务就行了。说你这个螺丝钉,要从东北的机器上卸下来,然后拧到大西南的一台机器上去。你也不会不服从,因为你满身都长着听话的细胞。那种“只管听话而吃粮不管事”的感觉也不错,是“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倘若腰包能鼓起来,房子给的大一些,假期长一些,都能轮番地公费旅游一回,少来些运动,其实那也是很美好的生活哩!尽管所有的“自我”都融入一个“大我”里了。也许现在迷茫的青年人觉得不幸,甚至欲“祈求月光的怜悯”。何必呢?毛泽东时代常常激励青年人的一句话叫“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但忘了大家都是螺丝钉,而螺丝钉只能生锈,却很难生出翅膀来。现在不同了,现在是市场经济,是商品的天空,商品的海洋,想当鸟你就飞,欲当鱼你就跃,就看你“自我”到什么程度了。
    第2节“我开始点燃我自己”,这是迷茫之后的觉醒。觉醒了你才能真正理解鲍迪埃说的“从来没有什么神仙皇帝”,进而理解为什么要“全靠自己”。因为已经没有人给你计划具体的工作岗位了,因为人才已经形成市场了,因为我们回归到了“优胜劣汰”的大自然规律了。这时需要的,而且必须的是要发现自己‘生命中最热最强的火”然后让生命闪闪发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把这个世界照得明明亮亮,看得真自己的路,也看得清别人的路,看得切哪里的空气好,看得准哪里还有陷阱。这样,就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来时的路”,“明明白白地“终此一生”了。
点燃自己!点燃自己!!点燃自己真好!!!
(2006-7-13)

    79、浓浓的热爱之情——读南海之湄的《约你相爱》

《约你相爱》载于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的诗集《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第218页。初看标题,好美——以为是一首爱情诗,“约你”哩!进入诗行,方知这是个大爱情诗,浓浓的热爱之情是献给家乡海南的,再放大就是献给祖国母亲的了。
我是2002年7月中旬“双飞”去海南的,整整玩了一个星期,印象深刻,记得回来还写了一篇散文,发在《黎阳报》上。主要是写海南的清、绿、阔。
我们从海口一路向南,走走停停,直到天涯海角,感觉是哪里也比不了海南空气的清新。就是走在三亚的街上,也没有一丝灰尘,就不必说乡野了。正如诗人写的那样“美丽的如同瑶池在世/ 清澈的如同孩子的眼”。绝对的纤尘不染。
从乡野到城市,目所能及处,没有哪里露出一块红的或黄的土壤来,满眼都是碧绿碧绿的。碧绿的田野,碧绿的山谷,碧绿的河流,碧绿的森林,碧绿的椰子树,碧绿的风。诗人笔下的家乡美呀!“绿色的就如同翡翠落盘/ 娇媚的如同仙女下凡”,那绿色经雨细细的洗涤和滋润,真是娇媚无比。
最忘怀不了的是徜徉海滩。那是大东海的海滩,与我们下榻的度假村只一路相隔,滩宽而海阔。脚丫踩在细细的沙面上麻酥酥的好受,刚刚留下的丫印很快被新一波的浪头抹平,而被海水带上来的长长的花纹螺丝和圆圆的小贝壳儿,在水退下去时,就美丽地留在了平平的沙滩上了。我们弯腰拾呀拣呀,直起腰来望呀眺呀,海风轻轻吹,心胸从来未有地开阔起来。诗人说“你是否还决定离开?”
真是不想离开呀!
任何事物的形式都是由内容决定的。诗的形式也不例外。这样美的海南,需要一个美的形式来承载。于是诗人选择了段落排比的形式,形成反复吟唱,一唱三叹的抒情格局,读起来就如同听一首歌。是的,我一边读一边仿佛听到卓依婷唱的那首《绿岛的夜》了。如果有人肯谱曲,南海之湄的这首诗,当然也是可以深情地唱响的。请看:
约你来/ …你带着…/ 这是…/……/ 只要你……/ 用心去感受……/ 就知道这是海南/… 如同(般)…/…如同(般)…/ 你是否还决定离开?
这样多的字词句的反复排比,让人想起“三月不知肉味”的美丽《诗经》,这是现代诗歌中很少见的一种民歌式的好诗。
第1节写出“天涯”自然环境的美丽,第2节写出“海角”人文历史的厚重,第3节则讴歌了“暖巢”的沧桑巨变。天涯、海角、暖巢三个词,是段落间的“互文”修辞格的运用,也是“借代格”的变换。三个词都是代表海南的。我也注意到了行文中诗人不断交替地运用了比喻、拟人,遂使这首诗歌不仅情深,而且美丽。我真的不想离开了,至少是这首充满魅力的《约你相爱》文本。就附于后吧。
(2006-7-14)
附:
约你相爱
文/ 南海之湄

约你来
冬季的你带着一身风寒
这是天涯
终极的地方一切都那么简单
只要你尝尝海水的味道
用心去感受生活的咸淡
就知道这是海南
美丽的如同瑶池在世
清澈的如同孩子的眼
你是否还决定离开?

约你来
疲惫的你带着岁月的不堪
这是海角
人生至高境界追求着平凡
只要你看看流放的脚步
用心去感受海浪的感叹
就知道这是海南
绿色的就如同翡翠落盘
娇媚的如同仙女下凡
你是否还决定离开?

约你来
心爱的你带着生活的艰难
这是暖巢
真挚的爱会把你的激情点燃
只要你拥海入怀聆听他不屑的宣言
用心去感受大海的脉搏沧海桑田
就知道你来到了海南
温暖的天空蓝宝石般的璀璨
和煦的风像女儿般爱怜
你是否还决定离开?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12-10 09:39 , Processed in 0.07704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