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99|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四卷)《阅诗随笔》第十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10辑)

作者:山城子/ 李德贵 (一个退休的中国中学教师。)


目录:
80、喜读外交部长诗人两首外交现代诗……李肇星…的《咱们像老乡》
…………………………………………………李肇星…的《永恒的记忆便是现实》
81、喜欢诗魔洛夫的《母亲的棉袄》………洛 夫…的《母亲的棉袄》
82、说读司马策风诗作——《吻》…………司马策风的《吻》
83、寒露枯槁霜降读…………………………肖 今…的《情缘如水》
…………………………………………………肖 今…的《谁把寒露挂满了秋枝》
84、好玩!听水九念咒语……………………水 九…的《弧行为》
85、白花不白说………………………………七小姐…的组诗《白花白说》
86、一个下午,触摸温东华先生的两首诗…温东华…的《致1962年的一位教师》
…………………………………………………温东华…的《书桌》
(本辑:9100字)

80、喜读外交部长诗人李肇星两首外交现代诗

翻开北美华人文学社主办的《北美枫》(2006第2期)最先入目的两首双语(英汉)诗,就是中国现任外交部长李肇星的《咱们像老乡——告别加拿大》(以下称第一首)和《永恒的记忆便是现实——随温家宝总理成功访美偶感》(以下称第2首)。

借用部长的诗句说,“我惊叹/ 历史的车轮/ 如此迅猛地旋转”(第2首)新中国政界原不乏诗人,毛泽东、朱德、周恩来、陈毅。但,他们的诗都不现代。历史的车轮滚到李肇星这里,其诗竟然现代起来,于是我惊叹。“惊”, 是以他的身份与年龄没有料到;“叹”,是比较我未入坛的水平而叹服。

叹服之一:是诗人简洁的诗性历史叙事。
“粤闽兄弟帮你修铁路,/ 白求恩们助我求解放。”(第1首)仅两句,就把中加人民传统友谊概括得很具体了。
“1971年/ 基辛格佯装肚子痛/ 偷偷飞越喜玛拉亚/ 决定允许每位随员/ 购买中国货一百美元”(第1首)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李外长只择传奇性的“佯装肚子痛”和隐秘性的“购买中国货”轻捷切入。这样的历史叙事,因为简洁、传奇、隐秘、幽默,就张显了诗性。诗性叙事,是现代诗的一种语言表达风格。

叹服之二:是诗人现代诗技法的娴熟应用。
“太平洋潮汐连结,/洗礼着相似的沧桑。”(第1首) “一个理所当然的提法/竟成为智慧的高度凝练。”(第2首)“香山和温哥华的枫叶之焰,/ 大笔涂抹/ 同一个黎明的曙光……”(第1首)以上的“洗礼…沧桑”、 “成为…凝练”、“涂抹…曙光”,都是现代修辞意义上的词类活用(动词、形容词用如名词)和异配。这是现代诗所以闪射现代语言艺术光芒的常用技法。部长诗人在这里用得很娴熟,论其实力,是为坛里之人了。

叹服之三:是诗人作为外交家外交辞令的诗化。
“文明人类已走过多少世纪,/ 还在为确认中学教科书上/ 主权不可分割定律磋商、会谈,/ 花着本来可以上网、歌咏、打高尔夫/ 的时间。”(第2首)“强大而可怜的历史哟/ 你有时很勤奋,/有时很懒散。”(第2首)这两处,显然都是对不循历史规律而动的势力的委婉责备。前者理直而话曲,语重心长,后者一分为二,即赞扬又批评,显示了外交艺术的诗化升华。

叹服之四:是诗人剪裁驾驭历史的大手笔能力。
一部中美现代外交史,可能是一卷百万字的大部头巨著,而在诗人笔下,粗线条涂抹,竟化为43行的短句诗歌。诗从中美解冻起笔,纵跨三十多年,既写出了两国经济合作取得的巨大成功,也暗示了政治原则的曲折斗争,并寄未来以希望。非大手笔如何驾驭得了?

其实,能为外交家者,必敏而睿智而豁达;能为诗人者,则须慧而灵感而性情。李肇星外长诗人两者集于一身,这本来就是令人叹服的理由。

2006-12-14上午于毛栗坡

81、喜欢诗魔洛夫的《母亲的棉袄》

作为一种寄生动物的虱子们,是旧中国,乃至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农村司空见惯的东西。翻开谁的棉袄里子缝隙,都成串成阵。诗魔洛夫顺手拈来,化腐朽为神奇,将一首入木三分的现实主义诗作,不朽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了。

我喜欢,是因诗人从最普通的事物——虱子的习性切入,轻灵而自然。请看“虱子们/ 喜欢群居于/ 母亲的棉袄内/ 那暖暖的深处”。至此,你还不知道诗人是否真的就要写这东西了——写这东西干什么?往下看,方知是要牵引读者到文本主旨上去。看“不,还要深/ 在肉的里面/ 繁殖着/ 一个世代的骚动”(以上第一节)。立刻就入木了,就从自然物跃向社会了。

我喜欢,是从读到“在肉的里面/ 繁殖着”开始的。心里一亮,是写社会上的寄生物呀!妙!想到洛夫推崇古诗中的“无理而妙”“反常合道”。虱子本不生在人的肉里,是“无理”,是“反常”,但鱼肉百姓的社会寄生物可不就是生在人们的肉里,这符合事实呀!

我喜欢,诗人不停留在这“妙”上,进而深挖:“千个补丁/亦如千扇紧闭的大门/ 一群虱子在开会/ 研讨/ 血吸干了之后/ 要不要/ 进驻骨髓”。(第二节,落笔)呜呼!敲鼓吸髓的卑劣从容轰然而出,淋漓带血呀!惊心动魄呀!无耻之极呀!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后,几曾见得如斯力度的现实主义之歌?恕我孤陋,怕是仅此吧?

我喜欢,喜欢诗人总是在你意料之外续笔,而又让你立刻省悟“情理(实事)”之中。世上新生或不断衍生出来的社会寄生物,心黑手狠之兽性,不仅吸血,更要吸髓,历史不停地证明着,还要证明下去的呀!

我喜欢,喜欢诗人用极通俗又极简洁的诗性语言,或者说仅用了语法意义上的
四个单句,就完成了这样普遍于世的重大题旨的鞭挞。而如果把“母亲”的象征意义考虑进来(当然要考虑进来),其忧国忧民的诗人品格,亦从诗的背后矗立起来了。如何不喜欢?

2006-12-15下午于毛栗坡


82、说读司马策风诗作——《吻》

吻,之于我恍如隔世。如命我以其为题为诗,必若粗手绣花,笨脚涂墨,而不堪入目。今见司马君之《吻》,顿觉光电一亮,风月漫拂,欣欣然觉出初恋滋味。

眼睛
以水晶棍轻敲我的鼻子
那清凉的神奇
刹那间令我停止呼吸

眼为心窗,开启处脉脉如水,滢滢汪情,温柔妩媚扑面而来,如何抵挡?遂以唇相接。刹那间清凉神奇窒息之体验,知是初恋。

微笑
以草莓作死亡诱惑的磁极
无论是鸟类无论是鬼神
都逃不出你的巨网天衣

容为心声。笑而微,声必柔,息必软,其诱惑至极鬼神难当,何况人,何况处子?经历之实之确,信焉。

万象悄悄的谢幕隐去
那朵红霞是风暴逼近的暗示
积雨云骤然在狂风中相聚
晴空炸响了温柔的霹雳

实则万象聚在。盖清凉让位灼热,开启让位闭合,故为谢幕隐去。唯唇红烫心以示,忘乎一切,激情鼓涨,如风之狂、潮之涌亦。

酝酿了百年的火山
从心底喷出了千言万语
游龙
缠绕着水与火的华尔兹

自是倾心已久,柴干火烈,情助风煽,如何镇静得住?控制得了?唯箍紧而不扭动如华尔兹剧烈不足以尽意也。

心的蒲公英
层层剥离为风中白絮
从旋转的万花筒
飘进了时光隧道里

层层剥离为风中白絮之蒲公英,旋转如万花筒,轻松绵绵,欣慰悠悠,回味往复于时光,乃可快乐终生矣。

噫!不可再流连字里行间。但恐生嫉妒之心,艳慕之意,倘若陷入自折自磨,自寻自觅,如何了得?何如得了?

哈哈!还望司马君见谅老头儿酸文而行,就此打住。——这首诗成功在用了一系列的比喻格,以生动、形象、贴切的物象,如实地表达了青年男女初恋初吻的爱情体验。这样的诗读起来让人高兴,让人回想,年过花甲的人读起来立刻就年轻了。

2006-12-11夜于家


83、寒露枯槁霜降读——肖今《情缘如水》赏析

(其实还有《是谁把寒露挂满了秋枝》——当时下载两首连在一起,我误为是一首诗,竟没看出是两首诗,就一气呵成了。我想,就保持原貌吧!这样挺逗乐子的。——作者2007-4-9)

读过肖今的一些小诗,都是配了画的。都画意诗情,简洁明快,韵味隽永,珠玑般让人爱不释手。旬日之前在百度汉字引导下,掀开她的网帘,悄悄地参观了一回。因在网吧,时间窘迫,未敢久留,离开时未通知主人就盗仙草般的载来这首《情缘如水》,意在学习。好在古有凿壁偷光美谈,鲁迅笔下孔乙己也说读书人窃书不算窃的。类推一下学诗的人偷诗来学,想来诗人是不会太怪罪的吧?
情诗是个永恒的主题。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古今一以贯之。无论百姓、才女,还是领袖,缘境各异,路殊而同归。今读肖今之“情缘”,凄凉痛楚裹寒露而至,鱼水之挚挟霜降而来。斯境斯诗,不由然深叹人间总有不美满处,就跟着主体意象领略一回罢。

穿过你缤纷的阡陌诗路
深秋的池塘烟雨如花
离人无影落英飞扬

——诗的第一节,就交待了这是诗人之间的情缘,肯定会高雅、深挚、炽烈、悠远自不必说,却平静地从读“离人”之诗自然地切入。切入即进入“落英飞扬” 的深秋季节,来为悲凉铺垫氛围了。

诗人呵,你迷失了快乐
还有高山深远的回音
和溪涧淙淙的铃铛

你仿佛是那连绵的青山
四季开遍画中的杜鹃
胭脂虽红心潮徜徉

——这是第二、三节。读着“离人”的诗,就对着诗切切自语,一如怀抱琵琶絮絮而弹一般。“迷失”一词准确地暗透嗔怨,却不怪罪,毕竟是诗人气质嘛。却又替他宽慰,尽管失了昔日快乐,但还有如“回音”、“铃铛”、“杜鹃” 般深远美丽的诗创作陪伴——尽管未免心儿难以淡定。应当说这两节笔触心绪细腻而不乏涟漪。

月下听雨何人怜同枯荷
娓娓絮语飘荡芦苇丛
欲近香隅梦已退浪

——第四节为前两节一收。以“何人”相问,如说你知不知道爱情已如“枯荷”的我,正坐在月下如凄雨般诉说,想及先前的美满,像梦一般的不可追回了。意境凄清而苦。

偶尔有风吹起陈词往诗
一如石子,一如蜻蜓
水漾波澜人自情狂
谁把寒露挂满了秋枝

——第五节还是禁不住念及先前吟诗赋词的情节,石子入水一样波澜顿起,快乐如蜻蜓畅徊水面呀!却突然回到现实——“谁把寒露挂满了秋枝”?文本意境又痛楚一个漩涡,不由人不为之一酸呀!

手里突然有种握镰刀的感觉
不收割,而在割舍
没有喜悦,而是绞痛
痛得整个夜都醒了

——第六节顿起高潮。感觉用的是比喻。这情呀!欲割断却难以割舍——“痛得整个夜都醒了”揉夸张与拟人于一炉,意象新颖而切合生活本身,感人至深的佳句。

那个曾经给过你温暖的火炉
已封冻,爱的标签被撕去
你怀抱来的柴草散落一地
打碎了月光

呵!你无可奈何地取笑自己
你取笑自己光会取暖
你取笑自己只会寻欢
你取笑自己总是走在半路上
呵呵!你取笑自己的时候
谁把寒露挂满了秋枝
——这第七、八两节诗在高潮上突然加快了速度,一如指上的拨子剧烈而动。可以理解诗人情绪的不可抑制,以至于用了急切的排比句式来抒发不可挽回的无奈与剧痛,为后面的绝望大势铺垫。我个人理解这里的“你”已经是指代作者另外一个自己,而非前几节诗中的指代“离人”的“你”了。这也是诗中没有出现“我”的疑问的解答吧?

这个恼人的夜晚
月亮升上来落下去又爬起来
你坐在月亮背面叹息
如果岁月是一件手织毛衣
那么此刻你只想拆掉它
受冻的照样受冻
形单影只,如同枯槁

这一份温情抵达不了那块寒地
这一脉秋水涌流不入那片旱田
这一根红肠救不活那牛的饥渴
登得高高在上
又望不见那朵彤云
把天空都点燃
也烘不干那阵冷风

——九、十节情绪继续一浪高过一浪。依然用那枚月亮折腾自己,并连续用比,比“受冻”、比“寒地”、比“旱田”、比“饥渴”、比“冷风”,无奈痛楚之至。“形单影只,如同枯槁”,如何是好呢?纵然“把天空都点燃 /也烘不干那阵冷风”了。诗势已经蓄到了足够的高度,如黑云汹涌,只待一倾了。

你仰天一笑,滚下山坡
万丈。千米。
只想完成一种速度
比死更快,比活更爽

——这最后一节,已经无法“悬崖勒马”。“仰天一笑”,何等的绝望!“滚下山坡”,欲滚落什么?什么也滚落不掉。“速度”可以解脱一切吗?也许。现实生活中不乏以疯狂的工作来寻求解脱的例子。——至此,“大弦小弦错杂弹”,突然弦断,嘎然而止。意象之峭凸,让读者伏案不起了。

诗毕竟是一种主观双向活动的语言艺术,因此不论我解读学习如何,也逃不出我个人的局限。不当之处,还请诗人肖今宽弘担待则个。

2006-10-27夜于红湖


84、好玩_听水九念咒语_语名《弧行为》

——好玩!“弧行为”是什么行为呀?“弧”是很美丽的呀比如虹、比如拱形桥、比如时尚或不时尚的腰身!但不知咒语里的“弧”是否美丽?

贯穿他们部落时
他们眨眼看见我美丽!
没一个敢惊叫。我cei。
最帅的最蠢,跟平时的跋扈不相当
嘿嘿。

——谁们的“部落”呀?看见你美丽不敢惊叫?才不哩!——人家含蓄,在心里惊叫,叫的地动山摇。
——“我cei”是什么意思呀?我不懂外文…但,且慢!好像不是外文。不是外文。是不屑的口头语。好玩!李敖就不会这样文雅的幽默,他一定摆出字典来告诉你那个汉字如何写,还得让凤凰台弄个特写播出来。
——“最帅的最蠢”。哈哈!赵本山版本叫“帅呆了”。“嘿嘿。”是换一种语言方式的“我cei”。

我cei这一大堆们,老爷哥儿
什么价儿你们?
镀金的黄历隔世的新旧人
统统香了起来,有多不情愿
就有多大几率
古今中外相逢在北京
在北京在北京你问我从哪里来
从哪儿来关你p4呀哪来回哪去
鬼佬心虚,尽编派藕祖国落后
人民唱戏不压韵 BS=不是it!

——原来cei是“一大堆们,老爷哥儿”。 说他们是“镀金的黄历隔世的新旧人”没法再准确恰当了!不知都谁弄翻了茅坑,就gu yang.gu yang都爬出来了。Mad!
——“一大堆”这个我儿时常说的词儿,无比准确、生动、形象。
——咋就走近了他们?与你搭讪了,看得起你,换我人家还不理呢。看你:“从哪儿来关你p4呀”。还P6得了。好玩!特写镜头一样。
——“藕祖国落后”的具体形态或丑态,都被他们占尽了,所以“鬼佬心虚”。呵呵!“BS=不是it!”这个等式老师没教过。不过既然是咒语,就应当有听不懂的地方。

顶谁的肺呀顶你mlg个B
让世界弧睡个好觉吧
我弯就弯在、我弯就
弯在,想入非非的tmd、ctmd
丫们眼88瞅着、
活生生跑了、
不姓麦告德、也不姓赵钱孙李的
大神仙胚子……挤耷拉了的
含氟牙膏里。
藕洗脸刷牙念咒语
弯在牙膏里 :)

——主体形象发脾气了,吼道“顶谁的肺呀顶你mlg个B”。这肯定是急就的文本,不然这个“你mlg个B”中的“个”字本可以不与g(汉语拉丁化拼音)相重复的。骂的好开心——我的故乡辽西就是这样骂人的。“去你mlgBd!”骂过去,“去你mlgBd!”骂过来。乡音哩!
——“让世界弧睡个好觉吧”,不要再破坏世界的美丽了!是这个意思吗?
——“我弯就弯在、我弯就/ 弯在”,是不是就是“弧”呢?谁在“想入非非”,气得你“tmd、ctmd”的骂。我也帮你骂:tmd、ctmd这群东西!
——“丫们眼88瞅着、/ 活生生跑了”丫们没见过这个很个性的阵势吧?
——“不姓麦告德、也不姓赵钱孙李的/ 大神仙胚子……”土不土,洋不洋,找不到祖宗了的丑类们呀!
——哈哈哈!你一边刷牙一边念咒语呀!我没刷牙,我也念吧tmd、ctmd这群东西!tmd、ctmd这群东西!tmd、ctmd这群东西!tmd、ctmd这群东西……一些什么鸟呢?
——呵呵呵!好开心了,今天下午。

2006-12-4下午于家


85、白花不白说——读七小姐的一组小诗

从网上载下七小姐2006-10-30写的一组小诗,标为《白花白说》。这标题令我捉摸——“白花”咋就“白说”呢? 都说了些什么?

噢!第一首说《芳香,阴影》。总共才6行。

芳香,阴影
马鞭草清淡的柠檬味

——看见前两行我就想:是草地?是林子?若不咋有“芳香”和“阴影”呢?马鞭草我见过吗?也许见过,但我们不叫马鞭草,但也不知道叫什么草。我就努力回忆什么草有“清淡的柠檬味”呢?北方田里的抓根草牵连地拔起来长长的,很有些象马鞭,可清淡的不是柠檬味,而是甜杆秸味。读小学时生产队收购这种草喂马,十斤一角钱。我在暑热的高粱地里淋漓着汗水,大半天可以赚到一本小人书。

催促我的鼻子愉快起来
我浅吸,深吸

——七小姐能逗。她愉快不说她愉快,说她的“鼻子愉快起来”。这让我仿佛看到了她鼻翼绽开来精细的笑纹了。同时也觉得她俨然是一个生命机构,而鼻子是她的下属单位或成员。有意思,享受不属于鼻子,属于她,由她来“浅吸”又“深吸”。我在贵阳二女儿家,外孙子拿出柠檬果,削成片片给我泡开水。我就吸那开水冒出来的热气。当然是柠檬味!吸够了才慢慢地品尝那开胃的汁味。

几乎以为,是我
在领着世界的香气向前飞跑了

——好调皮好浪漫的想法!“世界的香气”都是什么样的香气呢?兰香?桂香?檀香?松香?槐香?菊香?蔷薇香?玫瑰香?……不可胜数。但七小姐是领跑的呀!多美的事呀!不知我是什么香?就跟着跑吧,任凭跑到哪里去,跑就是目的。实际上世上事有许多过程就是目的,比如写诗就是。


第二首叫《鞭子涉及到雏菊的时候》,仅4行。

鞭子涉及到雏菊的时候
肯定是打错了地方
那时候,雏菊能有一身破衣烂衫蔽体
其灵魂当略感安稳、欣慰

——嘿嘿!“肯定是打错了地方”,“雏菊”够有多么柔弱呀!谁会忍心故意“涉及”呢?一句“那时候”透漏了是回忆。“雏菊能有一身破衣烂衫蔽体”,听这口气怕是没有。没有就是窘困得衣不遮体了。说的是谁家的小女孩呀?生长在穷乡僻壤么?没有“安稳”没有“欣慰”的童年是幸,还是不幸呢?不幸亦幸。我仿佛看到经霜后的雏菊已是迎风怒放的鹰菊了。


第三首标为《衣服是礼拜天的》,共5行。

衣服是礼拜天的
穿着方式是礼拜一的
欣赏的眼睛是礼拜二的
星期三以后,衣服就有些脏了
越来越不精细的对待总是使衣服越来越难看

——衣服都是包装人体的,也包装石膏体,但归根结蒂还是包装人体的。可咋就属于时间了呢?而且是七天一轮回的“礼拜天”。怪哉!看到标题就想看文本了。
——嗬嗬!一看文本还有了次第。礼拜一抢占了“穿着方式”,礼拜二拿走了“欣赏的眼睛”,礼拜三以下就只剩下“脏”和“难看”了。顺理成章哩!
——女人爱衣服,男人爱女人。是把“衣服”借过来当女人么?于是标题和第一行就有了归宿。第二行是上班去了,第三行是男同事们了。而后怎么就“有些脏了”呢?“不精细”对待什么了呢?“越来越难看”的是形体?还是气质?抑或是品性呢?
——反正我想象不出了,因为我不是女人。若不,就问问七小姐?七小姐是用象征性的语言说话的,若继续用象征性语言来回答,不是白问她呀!

——不过“白花不白说”,至少说了26天后,有人听得津津有味。好恣意的一个晚上了,那个叫山城子的老头儿。
2006-11-25夜于家



86、一个下午,触摸温东华先生的两首诗


上午从网吧复制了温东华先生的两首诗,下午在家我就有事做了。

这两首诗是标题抓住我的。一个是《致1962年的一位教师》,一个是《书桌》。

见到1962年,就像见到了老朋友。那年我读的中专学校下马(就是解散了),我从学生变成了一个学徒工,然而也是光荣地参加了革命工作。正是从那儿算起,我从东北到西南一直为中国的航空工业贡献了43年的生命历程。个中事体千种滋味不必说了,几本书是写不完的。

“教师”这个职业我是喜欢的,遗憾是从业太晚,到子弟学校任教已经35岁了。就是加上返聘的时间,也没有凑够那个有5%待遇的30年教龄。但我欣然这个岗位,似乎我的生命本来是给教室和教室的主人们预备的。先前15年或16年的时光,尽管我的劳动飞过了天安门广场的上空,也还是觉得浪费掉了。但我不是1962年的教师。而一个1978年——2006年的教师,非常想知道1962年的一位教师是个什么样子。

一看就是一位教语文的教师,因为他的世界里“有着短语、句子、修辞法则”。——我开始就是教语文的(后来改教政治),那时其实管“短语”叫“词组”。一般教语文的老师,都是班主任(我也当过几届学生的班主任)。“可以让你把羊群赶往大海”——看来这位教师确实是位班主任,不然他不会举着这样有眼光的鞭子。我后来没当班主任,就不太想把羊群往哪里赶的事情。

看来这位教师是中文本科毕业。后来我40多岁了也中文本科了一回,所以知道《荷马史诗》和欧洲文艺复兴什么的。也可免强算作是“阅读过大西洋的波涛”,那里的每一朵浪花里都有一位文学不死的灵魂。但南美我就陌生了,所以无论如何走不进“落日的鲜血涂抹上老虎的黄金” 和“阿兹特克人会说话的石头”所构成的意象了。但我也因此知道1962年的这位教师的博学多闻了。做个教师这是个够不够素质的问题了。当下的教师博学多闻者甚少,而40多年前的这位教师实在难能可贵,如何不引起诗人的回忆和赞颂呢?

因为“你来到迷羊期待着的绿草、鲜花、阳光、海水的 /上午,一间教室里”那时单纯的求知的学子,远比现在这些“独生子”怀有渴望呀!而这位教师就满足他们的渴望。请看——
你在这个世界里展现另外的世界:
一个有着短语、句子、修辞法则──让一只鸟
在词语与白雪之间鸣叫的世界
一个柏拉图的木匠和黑格尔的上帝
达成共识的世界
一个爱因斯坦和霍金描述的用光年来计算的世界
一个我们顺着你手指方向看到的大地
和大地尽头露出点点白帆的世界——
和教室一样
这是一个有着实体的世界:
可以让你把羊群赶往大海
如何不引起回忆和赞颂呢?这是一位真正的灵魂的工程师,人生理想和理想人生的大策划家呀!他不仅有知识的浇灌,哲思的启迪,科学的激励,憧憬的阐释,还有睿智的引导和鸟瞰世界的目光与良方呀!比之时下某些眼睛只盯着学生家长腰包的中小学教师来,岂止是不可同日而语呢?但那些应当无地自容的“挣钱匠们”(连“教书匠”也不是)却不可能看到这首诗,因为他们没有这个层次的素质。

触摸几遍之后,就想起蔡利华先生说的“用象征性的语言”——是的。温东华的这首诗的特别之处,就在于用一系列的象征性语言进行稳健地叙述。他不说这位1962年的教师如何的汪洋了知识,如何的呕心沥血夜以继日枯萎了自己的青春,如何的真正不愧于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如何的崇高伟大博大……但我做为一个依然天天走进教室的教师,却肃然起敬了。

用象征性的语言,无疑是最具含蓄性的诗歌语言及由此语言构成的最具含蓄性的意象的生成。那末这张“诞生于乾隆三十九年”的“书桌”的系列意象,究竟是象征了什么呢?——竟是这样的有来历、有质地、有故事,又是那样的书香、高贵、庄重、典雅。以至我的思维只能指头般触摸,咋也进不去。

又不甘心就这样望字兴叹一个下午。但我的孤漏实在不知诗人笔下是在推介哪位学者,又不好猜测这张书桌何以被诗人拥有了?

我只朦胧的觉得这13行诗中,第一行的“物性名实之存在必得依赖自身的坚毅。”是诗眼,是对这位学者品质素养的概括。中间的10行诗,是诗眼的系列意象注释,最后的两行诗,说的是诗人的继承。“我思想着。瞧吧,一面镜子/ 囊括着窗外十万青山的妩媚。”这样开阔而欣然的意象,是诗人踌躇满志主观意态的扩大抒情。

我就这样兴味的猜着,因为这实在是有猜头的好诗。结果就把天给猜黑了。

200611-6于家

附:温东华的两首诗

《致1962年的一位教师》

你阅读过大西洋的波涛。
荷马竖琴上一只天鹅的冷酷的想象。
当夜晚来临,城市的挥霍亮起的路灯
怎么也不相信:你到过希腊、意大利
到过法兰西、英格兰、德意志
你到过阿根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看着
落日的鲜血涂抹上老虎的黄金
你到过马尔克斯和帕斯的迦勒比
你抚摸着阿兹特克人会说话的石头
你向黎明进发。黎明沉默不语,是昨夜
被啤酒泡沫出卖的一片冰凉,是有着
黑板、课本、粉笔、桌椅的教室的命运
你来到迷羊期待着的绿草、鲜花、阳光、海水的
上午,一间教室里——教室就是一个世界。
你在这个世界里展现另外的世界:
一个有着短语、句子、修辞法则──让一只鸟
在词语与白雪之间鸣叫的世界
一个柏拉图的木匠和黑格尔的上帝
达成共识的世界
一个爱因斯坦和霍金描述的用光年来计算的世界
一个我们顺着你手指方向看到的大地
和大地尽头露出点点白帆的世界——
和教室一样
这是一个有着实体的世界:
可以让你把羊群赶往大海
可以让你啃食1962年的某一个上午包含着
所有高山上的上午的永恒的孤独。


《书 桌》

物性名实之存在必得依赖自身的坚毅。
我有一张书桌,桃花心木的四只脚对抗
时间之虫的咬啮。它诞生于乾隆三十九年
它完好如一个在上帝面前许下的祝愿
午后的阳光偏窗而入,女佣早早走来
她把它收拾得一尘不染和一面镜子
和墨水瓶、钢笔、寂寞的书页
和冒着热气让你啜饮过的茶杯
拉丁文史诗中永不凋谢的玫瑰
散发出清香,愉悦与秩序与情感的
全部纯洁的重量。这一切依畀着它
而被我拥有。我思想着。瞧吧,一面镜子
囊括着窗外十万青山的妩媚。
分享到: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评分评分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顶顶
踩踩
微诗中国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8-15 07:13 , Processed in 0.06982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