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92|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四卷)《阅诗随笔》第十一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11辑)

作者:山城子/ 李德贵  (一个退休的中国中学教师。)

目录:
87、被爱在梦里的诗升华……………………迪  拜…的《成都的男孩》
88、乡情、爱情、诗情,情情执著…………星  子…的诗歌
89、让语言鲜活起来的“词类活用”技法…林  静…的诗歌
90、它伸手把我抓住…………………………何  均…《清晨,我遭遇必然的蝴蝶》
91、说说左岸诗作的表情……………………左  岸…的诗歌
92、蔡利华先生的技巧………………………蔡利华…的《一九九二,散漫的心诗》
93、花瓣儿为什么这样美?…………………大卫树…的《花瓣诗》
94、往复回环的韵味美………………………大卫树…的《花瓣诗》
95、排比排偶的气势美………………………大卫树…的《花瓣诗》
96、胼体对仗的行文美………………………大卫树…的《花瓣诗》
97、词类活用的语言美………………………大卫树…的《花瓣诗》
98、读晓鸣的诗,说怀念……………………晓  鸣…的《怀念吴家祠》
(本辑12600字)

87、被爱在梦里的诗升华——赏析迪拜《成都的男孩》

这么平静的细腻的诗叙事文字,是我罕见。
这么高雅的文化的性爱叙事诗,是我仅见。

语言是那样的直观明白,却又那样的诱人而耐读。
为什么呢?
因为升华,双重的升华,突破性的双重升华。

一重是性爱诗的脱胎换骨。
也许性爱诗本应如斯才是诗,却一直未曾如斯,而迪拜《成都的男孩》(见《北美枫》2006年第2期18页)终于翩然如斯。
如质地纯静的喀斯特地貌地底清泉,千年潜藏之后终于遇到了幽静的出口,便潺潺而下,流到人间。
瞬间,又被译成外文抵达了大洋彼岸。

一重是情诗主体意象的反正。
自古以来被爱的诗性描写对象,多是女子。即或有“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誓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这样的古代女性大胆表白爱及男人的抒写,也逃不脱男尊女卑的历史局限。而《成都的男孩》彻底地反正到性爱平等的平台上来了。
就此点而言,当是当代诗歌思想性的一次标志性的突破。

恕我孤陋,读到一个成熟男子被一个女人如此自觉平等在完全没有地位差乃至性别差的氛围中的极有品位极有修养的挚爱、真爱、深深爱、不知如何爱的性爱,还是第一次。
意象主体“我”的平静自述,细微白描,致使读者不得不随其慢板且欣且赏。慢镜头一样,或如没听够的原声态蒙族长调不住回放。
如果不假思索地浏览过去,也许有人会混同于一般好诗。但只要思维稍一驻足,就会触摸到其绝然的不同凡响了。   

我为诗中被爱的成都男孩欣然欣慰。
我为做爱后沉入香梦的成都男孩幸运幸福。
我为睡前醒后的成都男孩展开想象……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女人,才是情性伟大的人!

感谢迪拜在现代诗路上悄然树立的崭崭新的新标志!


附原诗:

《成都的男孩》
文/ 迪拜

他睡了
被角踢开了一部分
露出他的小腿和脚

我把被子给他盖好
但他又踢开了
两条腿交叠起来

我想偷偷地吻他
然而我坐在床边稍稍犹豫了一下
离开了床

我搬了一张椅子
坐在床边
灯光幽暗,我能静静地看他

我的男孩,他的头发睡乱了
均匀的呼吸声已经能听见了
歙动着他的鼻翼

他的三角内裤被棉被盖住了
刚才,我的嘴唇与它包裹着的肉体进行了交锋
那销魂的体液不知道我能回味到什么时候

现在,我能非常清楚地看清和仔细看的是他的脚
两条小腿上的汗毛无序地排列着
肌肤富有弹性

他把成都的水性也带来了
凝聚在他排列整齐的脚趾上
骨节闪烁着如泉

他伸手擦了擦脸
离天亮的时间短了
我起身吻了他的小腿

第二吻
在他另一只脚上
他的两只脚收缩了一下


88、乡情、爱情、诗情,情情执著
——学习北美优秀青年诗人星子的诗歌

1、        执著乡情

不曾离开的体会,可以概念成喜欢;辞别喜欢浪迹天涯时,喜欢就化作了思念。
包罗中外,今来古往,最宏大、悠长、深切的思念,莫过故乡。说到这上来,你可以“举头望明月”,也可“是一枚小小的邮票”了。

现居北美的优秀青年诗人星子的故乡,扩大为九百六十万平方泱泱大国土地。八千公里遥远漂泊,根源如何能相忘?乡情不忘晨昏含泪屏前,词句不舍汉字动心网上。执著乡情,说起来是诗人通病,而疼痛的形态状况各不一样。

故乡的白杨/ 瘦成一排影 ,/ 空旷的枝/ 潜入我的梦 . (《风的缘故》)

星子对于故乡的疼痛是执著,是魂牵梦绕,不舍一草一木。“瘦成一排影”句的“瘦”,也营造出思乡人想念的模样与神态。

我没有沉下去的勇气,/ 泛舟远游,/ 河对岸 / 嚼着今天的离愁。。。 (《江瘦 鱼肥》)

这是纪念屈原一诗的结尾。结句中的一个“嚼”字,执著成了游子的拳拳念国之心。

2、        执著爱情

其实真正的爱情,也同生命一样,只有一次。不是有歌唱吗——“最浪漫的事就是陪你慢慢变老”——就是执著为一次呀!星子在《女人》一诗里写道:

再吹一口气,/ 你就活了,成了水,/ 柔得看不见骨头,/ 全融入盛你的容器里了。// 只是千万别打破了/ 栖身的容器,/

一句“千万别打破”,发自内心的真诚,必定会执著一生的呀!在《与梦有关》里,星子又写道:

我把吻 / 一个个啄在 / 你的身上 , //啄一个 , /念一句 , /今生前世 .

两个“啄”字,是无数的啄,“今生前世”,绝对执著的爱一生了。愿天下人都如斯。

3、        执著诗情

毛泽东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说世界上怕更怕“执著”二字。星子乡情执著,爱情执著,诗情也执著。请看她在《缪斯之恋 ( 献给诗歌女神 )》里最后的吟唱:

我不放弃旅行 , /开始独自歌唱 , /开成一字一句的诗行 , /让常青藤一样的思念/ 载走时光之河 , /在你照亮的地方 , / 把自己播种在你的心上 .

看来,诗的种子已经播在了缪斯的心上,生根、开花、结果,那是注定的了。星子驰骋诗坛方三年过,成绩已经赫然在目,而且是双翼(双语)而腾,实在令我钦慕不已。我更由衷地期许星子更多更好的大作问世。

2007-2-21夜于家


89、学习林静让语言鲜活起来的“词类活用”技法

让诗歌语言鲜活起来的技法很多,其中古已有之的“词类活用”是优秀诗人常用的技法之一。

诗人林静的诗歌语言很鲜活,原因之一就是她能娴熟的运用“词类活用”的技法。我们不妨从她的长诗《死與火》第一部《幽歌》中,选些句子学习。

“/無數巨大的墳塋下掩埋的隱匿/”
——这是行为动词的名词化用法。“隐匿”本是行为动词,在与动作动词“掩埋”的连接中,用结构助词“的”,就使其具有了名词的性质。名词化了的“隐匿”,已是“隐匿的东西”的意思了。

“昔日的王宮/ 聚斂漫長的悲憤/”
——这是情态形容词的名词化用法。“悲憤”是一种心理情态,性类属于形容词。用“的”连接于形容词“漫长”,就具有了名词的性质。“悲憤”在这里已是“悲憤的事情或事件”的含义了。

“目送著僅剩的最後一艘船/ 駛入無邊的黑暗”
——“黑暗”是形容词,被“的”结构后,既名词化了,是“黑暗的大海”的意思。

“一道激烈無比的閃電/ 徹底擊垮夜的囂張”
—— “囂張”属状态形容词,被“的”字结构,也名词化了,义为“嚣张的气焰”。

“述說風 / 和大海的纏綿”
——形容词的名词化用法。“缠绵”已是“缠绵的情意”的意思了。

純淨之火 / 和純淨之光 / 再次重顯於孤獨者的執著/ 和他執著的眷戀 “
——“執著”是形容词,被名词化,成为“執著的精神”的含义了。

不须再举。动词与形容词的名词化用法,是诗歌造句力求简洁、精炼、含蓄,乃至朦胧的要求,而产生出来的修辞方法。
这种技法,实际上是把本来用短语表达的意思,缩小为词来表达,自然就简洁精炼了;同时,因为省略了本应出现的名词或名词性短语,就有了某种含蓄的意味和朦胧的趋势了。
当然,也就使常态语言,变成了诗性语言;常态叙述,变成了诗性叙述。

感谢林静,给我们提供了学习得好教材。

2007-3-3晚上于家


90、《清晨,我遭遇必然的蝴蝶》伸手把我抓住
——学习何均先生的诗歌兼说语言出新

走在何均先生的诗歌长廊里浏览,像沿岸徜徉朴实素气的乡间小河,清澈的水流和明亮的水声,悦目洗耳,爽心怡情。河底凝练的鹅卵石,石旁简洁的水草,水草下活泼的小鱼,跳跃的小虾,生动的漩涡,构成一种自然平实的流淌。

自然平实流淌的语言,让人享受的是诗性的朴素美,白描美,透彻美。在网络诗海光怪陆离披纷斑斓的色彩中,给人的感觉是看腻了彩电喧嚣摇滚的烦躁之后,迎来了一个淡雅深沉对话极少而耐人寻味的乡间黑白片。

如果在黑白片中,突然闪出个真色的极光镜头,谁的眼睛能不为之一亮呢?正是这样的情景,我被《清晨,我遭遇必然的蝴蝶》这个标题的特别句子结构给抓住了。我说:抓我干什么?那蝴蝶说:难道你不想看看我到底是个什么特别的昆虫类吗?

一般的情况是好奇心与年龄成反比。我不然,我成正比。年纪已经很大了,好奇心就…也很大了。当然要看个究竟。咋可以是“必然的蝴蝶”呢?昆虫学家还没发现这个品种呀?从语法学上说,表趋向性的副词是不能修饰名词的呀?但我不是捍卫汉语纯洁性的责任人。若是,就会喊叫起来,说看何均大诗人用病句做了这首诗的标题哩!或者就象某些小学语文教师一样,给他改成“我必然遭遇的蝴蝶”,告诉他以后不可做颠覆语言的事情。

“存在就是合理的”——我不是存在主义的崇拜者,但诗人的语言存在,特别是著名诗人的语言存在,我相信一定是合理的。

于是一行行的读。于我,是令人惊诧的标题的阅读效益的非常作用的结果。现在我请我的读者一起来读吧:

周末的清晨,我最为难得的休闲时光
我与蝴蝶的遭遇成为一种可能
得到时间保证。而将可能促成必然
那是我很偶然,破天荒走出户外

——这是第一节。第二行是“遭遇成为一种可能”,仅仅是可能而已。第三行是有条件的判断:“而将可能促成必然”。第四行提示“偶然”,一对哲学的范畴的理论强有力地出现了。

太阳刚刚升起来,只是一轮红彤彤的圆盘
冉冉上升。路边树枝的叶端
垂吊着一颗颗晶莹透明的露珠
倒影着千万个太阳:欲滴未滴,熠熠闪光

——第二节细腻以白描,以铺垫“得到时间保证”的条件的心情背景。是“可能”的过渡。

我正好路过花草丛边
就必然遭遇三五只早起的蝴蝶,白的黑的
永不知疲倦地翩翩翻飞
我驻足,观赏我必然遭遇的蝴蝶

——水到渠成。“必然遭遇三五只早起的蝴蝶,白的黑的”。驻足观赏,是人又简洁为“我必然遭遇的蝴蝶”(与小学教师改的句子相同)。应当说这里是潜伏下了准备颠覆的歹意。真的了,不信问问何均先生?

但蝴蝶并不赶紧飞跑
她们在我眼神里没有读到恶意
我不会采集她们做标本
这是心意相通

——这节是揭示题旨的部位,不在我好奇的探究范畴。但也许是准备颠覆的缓兵之计吧?

我在她们眼中,不过是一只不会飞的蝴蝶
周末的清晨。这些必然的蝴蝶
放心地在我周围和花草丛中翩翩起舞
上下翻飞:轻盈,千娇百媚

——嘿嘿!图穷匕见了。全诗到数第三行就“这些必然的蝴蝶”结构了。但我想到了迅哥儿眼里的豆腐西施,后来就不是豆腐西施,而是圆规了。那圆规是由“像细小伶仃的圆规”省简修饰而孤独出来担当借代的。

——其实这里也有了省简。省去了“我”,因为不会是别人;又省去了“遭遇”,因为遭遇过了,都知道了。那么,这里算不算借代呢?不算。要算也只能算省简。没人规定“省简”不是修辞格。这就如同没人规定山城子不是诗人一样的简单,如果这个老头儿能有哪怕一首诗流传下去的话。

——何均先生深知他的貌似颠覆的语言亮点的魅力,所以就派做星级酒店门前的礼仪小姐了。我就被幸福地抓住了。好欣慰哩!——但也可能不是这样。

——也许诗人开初的标题是《清晨,我遭遇必然遭遇的蝴蝶》。这样的话诗人不可能不改,不改就不符合何均先生的语言风格。语法是无可挑剔了,但不简洁、不精美、不诗意。既然诗文本中最后省简为“必然的蝴蝶”了,而用某一行诗或半行诗,或半行诗的镶嵌做诗的标题,是常有的事。那么就移来镶嵌吧,动作不移来直接砍掉后边的“遭遇”也一样。——也就点石成金了,也就新颖起来了,语言。

2007-3-4深夜于家。

(何均先生该诗原载《敦煌诗刊》,2004年卷,国际华文出版社。入选《中国诗歌选2004-2006》)


91、说说左岸诗作的表情


左岸的样子像瘦子的肋骨
很硬地横排在他的脸
他不说话,他说表情
每一种表情都发出某种尖利

——摘自2007-3-5山城子日记《夜深,读左岸》

这是我昨夜阅读学习左岸先生诗作后,写下的日记诗的第二节。
读他的诗,仿佛走在瘦石嶙峋的大山的路上,左顾右盼,刻满岁月石头的表情,复杂而丰富,斑斓而深刻,令人目不暇接。
我被这座语言艺术的大山,被左岸脸上的表情及表情发出的声音,迷得几乎走不出来,走不回来。

走出走回,美美地睡了一大觉,醒来就想唱想说,唱我的心情,说左岸先生诗作的表情。
表情?诗作的表情?不必疑惑,因为我用人的面部表情来喻诗中的意象了。
左岸先生的诗,几乎都是用意象建筑起来的。钢筋、水泥、石头、砂砾、大块方砖、大理石板,密度、强度、都很高,色泽、色彩都很新。

看看吧!这些密集、新而强的意象:

它告诉我,用它的骨头当鼓锤
敲打黑夜,听到天堂放梯子的声音
——《裸体的某处伤口如花》

“骨头、鼓锤、黑夜、天堂、梯子、声音”,这些司空见惯的名词,孤独地排开来风马牛不相及,然而仅仅串起三个动词,意象就出来了。很新鲜。新鲜在于个性,别人没有这样写过。这靠的是修辞的深刻、熟捻,和想象的丰富、新奇。很强,这是语言的功夫——不用形容词的硬结构表达,正因为采用这样的结构表达,才显得像素的——密集。

河流每天都在丢失
北方的大森林,渐渐剥削成餐桌的
一根细瘦的白骨,最后被叫手的夹起
2006年的2月1日,在黄河以西
春天刚上路,莽汉们用煤锹
又挖瞎了山川的一只黑眼睛
——《雨加深布衣的忧郁》

这6行诗,以“河流、森林、白骨、春天、莽汉、山川”为主词,密集地构建了“河流丢失”、“森林被削”、“山川被挖”的三个并列意象。说新,新在用“丢失”说河流,用“细瘦的白骨”比喻一次性用筷,用“挖瞎了山川的一只黑眼睛”比喻环境的惨遭破坏,叠用在一起的比拟揉进了痛楚的主观情感;说强,强在铺陈事实,铁证如山。

取一首全诗吧!——是《果实,在枝头把我弯压成一道美丽的弧线》

风吹灭我的眼晴,是想让我在黑暗中慢慢体味
秋天,果实,在枝头是怎样
把我弯压成一道美丽的弧线,那种感觉真的
很奇妙,我愿以我的倾斜,换取她的妩媚
我尽量把堆积在她小小胸尖上,一些男人红色的目光,
打扫干净,谁叫我们是命中的兄妹
“你只需把身体带来”,一块即将从悬崖
滚落的石头也这么说,我哭了
原野充满一片碎玻璃气味,戏剧没有结束

9行的诗,密集了多少像素,组装了一系列的意象。前4行密集了风、眼睛、秋天、果实、枝头、弧线、感觉、倾斜、妩媚9个像素,构成一个想象新奇的意象群,从而强烈地表达了青年男女之间真挚的爱情。
后5行连环着4个意象,不可谓不密;从“小小胸尖” 打扫“红色的目光”,的叙述不可谓不新;“你只需把身体带来”和“我哭了” 的直白,其震撼的力量不可谓不强。

密集使用新而强的意象,当是左岸先生诗作的一种特色和风格。我喜欢他这样的诗表情。这种诗表情严肃厚实,冷静深刻。所以有这样的效果,自然与诗人的观察之“狠”,思考之“独”密切关联。这从他的诗观:诗人要有第三只的“饿狼之眼”就可以想明白了。

2007-3-6夜于毛栗坡


92、蔡利华先生《一九九二,散漫的心诗》的技巧

一、        用意象说话。

蔡利华先生于诗,主张用意象说话。读过他部分作品,确实身体力行。这首129行的长诗亦然。而且跳跃连贯地使用系列连环意象来表达他的诗思和诗情。

例如第一部分的第一节诗:

蒸蒸日上的日子被阳光膨胀着,而井底之蛙
见不到阳光,在我投入洪水时那种对未来的憧憬
都不言而喻的聚集在这样的日子
悬挂起梨子的滋味,要求投入
这长恒永流的波涛。哦,海
在今夜的睡眠中
指向绵绵起伏的陆地,并收敛在梦的关键处
犹如美女初吻的一刹那,让我屏住呼吸
体验这要命的痛快

日子是蒸蒸日上,且被阳光膨胀。见不到阳光的井底之蛙投入洪水憧憬一种美(梨子的滋味),并企图凭借大海的波涛,回流到陆地(的现实中来)来实现这种美。想象梦想成真的痛快。这是由日子(现实生活)、井底之蛙(底层的孤独者)、洪水与大海(神奇的力量)、绵绵起伏的陆地(生存的环境)等一系列的意象连环在一起的。从而说了强烈追求一种美的话。

二、隐喻的手法。

蔡利华先生擅长运用隐喻的手法行诗。惟其隐喻,才能致使诗的朦胧;为其朦胧;诗才美而耐读。这当然要灵感如喷,才华横溢方可奏效。

例如第五部分的第5节:

我恨你,这并不说明我反对明天的物价
别让我伤心,我害怕今夜的云携来更多的冰块
我已感到冰冻的完美,我无法沿着路回家
找到我的爱情,我今天非到清醒时
就不能抱住蓝天在太平洋暴施热忱

这里用“物价”隐喻价值观,用“冰块”暗示商品社会的冷漠,用“爱情”象征一种美。诚然,诗是互动的艺术,我觉得是这样,我有我的理解;别人觉得不是这样,可以有别样的理解。这正是隐喻手法带来的多维的魅力。


93、花瓣儿为什么这样美?

小序:
这回弄清了——去年在《北美枫》迷住我的那首花瓣诗,是大卫树花瓣系列的第[28]。
这回载下了——上周在“酷我诗评”栏目全载下来了,竟是洋洋洒洒的从[1]—[89]。

我爱自然界的花瓣儿,只要有机会接触,必定要驻足,悄悄静静痴痴迷迷孤独地看;
更爱精神界的花瓣儿,只要有缘分相会,一准要瞩目,闲闲适适快快乐乐兴奋地品。

既然我的行走邂逅了一株独特的大树,既然大树有开不败的花,撒落不完的花瓣儿,我如何不俯下身来轻轻抚轻轻掬轻轻地太息呢?有日记为证哩——

2007年4月11日  中午,赏花瓣儿//

中午休息时间较长。不想睡觉,辑得有花瓣儿很多,可以从容欣赏。
是周日从大卫树上收集来的,藏在笔记本中,藏在心中,诱惑馨香。
去年《北美枫》邂逅5月只一掬,斑斓色彩,十四瓣儿的瘦长瘦长。
这回不都是十四瓣儿形状不一,圆圆短短的,也还有许多瘦长瘦长。

那棵大卫树本月被关注到“酷我北美枫”论坛,我才得到了好机会,
友人嘱我探秘形象。这棵树为什么会有这样美的花开?飘飘撒撒的
直落人的脸上身上手上心上。阳春白雪演奏古代就旋律成这样的吗?
往而复之回而环之缤而纷之飘而逸之天上又地下不散余韵三日绕梁。

(晚上11时许记)
——于毛栗坡小屋

我在笔记本上阅诗的习惯是逢好句就立刻点加下划线。一个中午,下划线竟让我划得空前的密密麻麻,有些是无法舍弃索性整首整首地全划上了。不必说神情如何专注心情如何惬意,许多被激起来的理性片片断断的急速飞临,鲤跃龙门似的噼哩啪啦往上串,都想抢占我的小标题地盘,甚至是大标题地盘。我说别慌别慌,决定权在我手里,还不得由我说了算。谁来谁来?嗨嗨,就你排在前边吧!


94、        往复回环的韵味美。

大卫树的花瓣诗,尤其是他的长行排列的花瓣诗,读起来就有一种悠长而美丽的韵味裹挟着,弥漫着,轻拂着,慢四步一样的节拍,复沓着,回旋着,进退着,心情就被荡漾开来了。
让我们进入,体会体会吧:

而你夜半的哭泣却让我失眠,整个银河飘扬着我想你的那些落落寞寞的雪
我要你做我此生此世不悔的伴儿,你要我做你此生此世不二的爱人,四季缠绵,花香满园
我们是想要永远,我是你的永远,你是我的永远,我们是彼此的永远和永远和永远
我们经历那么多生生死死,才相遇才相知才相爱,才相互相拥为五千年的寒冷取暖
或许我们孤独的只能相互依偎,或许我遇上你,我才愿意重新活在这虚无的人间
我们就共同等待着,我们的花园长出上一千颗相思树,人间扬飘起我们爱的花瓣
(《[花瓣诗21] 亘古之上,伊甸之上 -----献给我永远永远的花瓣爱人》 )

——这是[花瓣诗21]的第4节共6行诗。
——从“你”到“我”,从“我”到“你”,就有7次的反复和3次的回环,同时还有“我们”的6次反复。第2行的“此生此世”的反复;第3行“永远”的多次反复;第4行“才相…”的多次反复;第5行“或许”的反复。
——原来这美的韵味是借助反复与回环两种修辞格的密集使用所生成的。
——不时地使用叠词,也有利于慢节奏的形成,虽然这里仅使用两个。但也有使用多的地方,例如:

你来自西子湖,那水秀山媚的江南,那莺燕低回着的葱葱胧胧绿绿红红
我来自长城边,孤烟大漠的深处,鹰飞过的草原的深处,有着多少风风雨雨黑黑白白
(《[花瓣诗1] 三文鱼与三文鱼的河 ----献给我此生此世的爱人》)

——这是[花瓣诗1]的开头两行。
——两行凡8叠。读至叠那里,就像停在第四步原地复踏脚步那样的感觉,心情就被拖进舞池了一般。诚然,第1行有“那”的反复,第2行有“深处”的反复,从1到2还有“来自”的反复。于是该诗一开头就把读者带进了一种悠长而美丽的韵味美里来了。
——大卫树花瓣诗的这种韵味美,是随处都见的,所举并非特例。

95、        排比排偶的气势美。

我曾给学生指导过演讲稿,我看了看,写得不错,只是气势不够。怎么瓣呢?我说加排比和排偶呀!什么叫排偶呀?就是两个句子的排比——可排比要求三个句子或更多的排列,所以两个句子就只能叫排偶了。学生说原来如此,就加,就加,加上几处气势就出来了。
诗歌是艺术,艺术是美的,诗歌用上排比排偶不仅增强了气势,而且会增强美感。大卫树的花瓣诗里排比排偶的地方颇多,读起来飞流直下,前赴后继,彼伏此起,荡气回肠。请看:

别再漂泊
把你给我-----

把你的花给我
把你的梦给我
把你的身体给我
把你的灵魂给我
把你的故事或者传奇给我
把你的三餐或者票根给我
把你的风尘烟花或者风花雪月给我
把你的悲欢离合或者爱恨沧桑给我
把你的红红绿绿深深浅浅悲悲喜喜冷冷暖暖给我
把你的晓风残月巫山云雨花开花谢似水流年给我

把你的出生给我
把你的旅途给我
把你的沧桑给我
把你的归宿给我

我是你的重生
我是你的家

把你给我
把你的花给我

(《[花瓣诗4] 2.花  〈花,你是泪花一朵〉》

这是〈花,你是泪花一朵〉一诗中的第5、6、7、8、9节。文本从第5节引出,第6节是清一色的排比,10行诗成双行次第加长,一口气读下来,气势及气势带来的美感逐步强化,也如主体形象从楼梯上两登两登的跳下来一样高兴激动。第7节好像落地了,却依然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排开相同的姿势前行。第8、9节就都是排偶了。
大卫树花瓣诗里的单行排比和成分排比,也用得相当多,虽然气势赶不上分行的句子排比,但所构成的审美体验,有时可能比句子排比还美。例如下面这些:

①  轻轻如你,澹澹如你,粲粲如你 (《处女座圣洁的冰》)
②  清香是你,清纯是你,清澈是你 (《处女座圣洁的冰》)
③  山高不过翅膀,水长不过翅膀,路难不过翅膀(《少年游》)
④  芦花作了被,青草做了褥,白云做了帐(《花瓣诗21》)
⑤  且行且爱且珍惜/ 亦痴亦颠亦徘徊 (《忘川之上》)

这其中的——
①  是单行排比,诗人用的是叠字“轻轻”“澹澹”“粲粲”的排比,如何不出美呢?
②  则用近义词“清香”“清纯”“清澈”进行排比,具有递进式的美感。
③  也是单行排比,用“山高”“水长”“路难”整齐的主谓式双音合成词排开来,也够美了。
④  这是单行中间的排比,“芦花…被,青草…褥,白云…帐”,多么难得的想象美呀!
⑤  这是成分的排比。上下两行构成了一副工对,这可以叫做对称美了。

96、        胼体对仗的行文美。

从《离骚》中衍生出来的赋体,又称为胼文,窃以为是最美的行文。它美在通篇对仗,美在形容对出,美在珠玑对称。例如出在汉末的《落神赋》,读起来是在美不胜收。
大卫树先生极好地继承了这个古典的行文手法于现代诗,读起来比之古赋,又有别一种美丽,别一种魅力,别一种韵味。请看:

是佛和泪的青丝,顺爱之河而下

青涩,圣洁的青丝灿烂而青涩,青丝青着爱
泪落下的时候,一滴滴成晶莹的冰
纯洁,芳香的花瓣古典而纯洁,花瓣纯着爱
心悲伤的时候,一瓣悲过人世的冷

念在水的水,流成清泪三千,青丝如瀑如潮
灼在火的火,焚作梦香一晚,青丝如醇如香
青丝青过春,青过寒武纪的河,青丝是永远的青
青丝洁于冰,洁过亘古代的雨,青丝是起始的命

是青丝,爱的青丝,一根一根连着心和命
一根的青丝缠绵百颗眼泪,百世难偿
是青丝,情的青丝,一丝一丝扣着疼和恨
一丝的青丝弹奏万钟柔情,千年无二

百合墓地,青丝覆盖我,也覆盖着我的遗言

(《[花瓣诗53] 青丝 》)

这一首《青丝》,或者是《情思》,全诗14行,主体部分3节12行全然是赋体行文。读起来每一节或每两行都有反复一段乐谱的感觉,是一种暗含的音乐美。两行的对仗是短联,四行的对仗是长联,不论长联短联又都是对称美。

大卫树先生还把排比和赋体行文结合在一起,这就超出了赋体美,比单纯的赋体美又多了气势美。例如《[花瓣诗18] 爱你,就给你一个你想要的宇宙》全诗6节24行,全都是排比与赋体的结合。请看这是其中的第4节:

从此,你就别管我对自己多么残酷,我愿意站在我爱你的大地上独自承挡风风雨雨
从此,你就别理我对自己多么无情,我愿意坐在我吻你的时间里独自面对苦苦甜甜
从此,你就别问我对自己多么冷漠,我愿意处在我想你的生命里独自面对悲悲喜喜
从此,你就别问我对自己多么无理,我愿意呆在我拥你的心脏里独自面对冷冷暖暖

岂仅是排比与赋体的结合,也还有反复与叠字的结合。古今中外,你见过这样美丽的诗文本吗?我是没有见过,今天却见了。我不禁暗暗想,你大卫树是怎么捉摸出来的呢?

97、        词类活用的语言美。

词类活用古已有之,中国现代诗人大都能够继承且不断拓展。大卫树的花瓣诗里也有不少成熟的运用和创新的运用。请看我从[花瓣1]和[花瓣4]摘记的句子:

①  你的那些无边际的心疼无边际的无助
②  谁能懂得我的爱与哀愁,我的那些没有来由没有去向的悲怆
③  我想独自阻挡那一眼望不尽的满世界的荒凉和无奈
④  一拥即是永远
⑤  梦和那些永生永世的缠绵与温暖
⑥  让那吻和誓言停格成为永远的灿烂
⑦  每一页历史荒凉着
⑧  所有的心事难以过眼云烟
⑨  从饥饿到饥饿,从寻找到寻找,

其中①是将“心疼”这个主谓式双音合成词,以及“无助”这个偏正式双音合成词,跟用如名词了。这既是拓展,也是创新。因为古代只有单纯词性的词才可以用如名词。
②中“爱与哀愁”、“悲怆”, ③中的“荒凉和无奈” ④的“永远”,⑤的“缠绵与温暖”, ⑥
的“灿烂”也都名词化了。这之中出现了形容词性的联合短语用如名词性的联合短语了,也是拓展。
⑦则是形容词“荒凉”通过加时态助词“着”,而用如动词了。
⑧是将一个成语用如动词了,是创新。(忘掉不说忘掉,偏说“过眼云烟”,它偏偏就美丽翩翩而至了。)
⑨是用“从…到…”这种结构介词短语的方式,把非名词给名词化了。也是一种创新。这样的创新,就致使语言产生了一种动态的美。

大卫树先生的花瓣诗实在花瓣一样美,又不仅仅美,不仅仅艳,不仅仅鲜,且气息馨香,味道清新,还能旋律一样激荡起读者的音乐审美情绪。

美丽的艺术都是相通的,读大卫树先生的花瓣诗,就像欣赏古曲《高山流水》或者《春江花月夜》,就像凝目维纳斯女神或者《蒙娜丽莎》。也与自然相通,就像走进一大片落英铺地的樱花林……
2007年4月13-14日  毛栗坡—文化村


98、读晓鸣的诗,说怀念

晓鸣先生早年曾插队四川省兴文县,知青吴家祠。知青不是职业,仅是一段短暂的内陆河。它喧嚣一时的流淌,给邂逅于斯的瘦弱青春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和影像。个中人的怀念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了,而且又不可能不深切。晓鸣先生的《怀念吴家祠》就是深切得让人鼻酸眼烫的怀念,欲罢不能的怀念,萦徊一生的怀念。

怀念,怀念,怀而念之。它本是不灭流光的辉映,潮湿阅历的晾晒,坎坷沧桑的回眸。它又是情感的丰厚积淀,思想的深沉升华,精神的高贵享有。这样的高贵享有,凡是慢长崎岖了人生道路,跌宕煎熬了绍光年华,扭曲挫折了童年天真的人才有。

晓鸣先生是这样的人,我也应当是这样的人,许多人都是这样的人。但赋之于诗,我仅是寄之于片断、零散、擦边,或朦胧惆怅初中,或依稀温馨中专,或忧烦痛楚决断,或挣扎生存冷暖。也忘不掉故乡的小河,县城的双塔,沈阳的北陵,忘不掉小河、双塔、北陵赐予一个农家孩子的零零散散或甜或苦的故事。更忘不掉给我爱的过世的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姐夫们。我却没有痛切的深重的集中的抒发为长歌当哭的文学样式。但对晓鸣先生来说,至少于吴家祠他是做到了。

怀念的文学样式,最容易共鸣读者。因为,那是真情真意,晨昏不舍;那是亲经亲历,刻骨铭心。应是人生最旺的时段,最美的季节,却被历史裹挟到陌生,安置到坚硬,埋插到贫瘠,那些冷暖的日子,寂寞的时光,惆怅的夜晚,是怎样度过一片荒凉的生长?晓鸣先生都历历在目,切切难忘呀!

啊!吴家祠!那无名的小河,那小河里的鹅卵石,那青冈林,那林里的蘑菇、杜鹃鸟,那间昏黑的小屋,那屋脊上的小树,那砖缝里的蛇蜕……跳跃的音符一般,都朦胧又清晰、清晰又朦胧的跳入怀,流进念里来了。诗人就是在这些连贯又不连贯的物象里失去了什么宝贵,又获得了什么珍贵的呀!

失去的已经无法补偿,获得的又不可能丢失。
“傍晚,我裹着疲倦收工回来/ 瘫靠在门外,对着夕阳 / 凄凉地哼一支愉快的歌”。这就是徘徊在朴实行文下的让人且读且品的意蕴与情怀。那支愉快的歌也能哼出凄凉,是失去得太多太多吧?
“诅咒煤油和盐巴的紧张/ 评说邻村的红白奇闻/ 他们总称呼我“鸣儿”/ 我高兴,我是他们每家的成员”。这就是徘徊在朴实行文下的让人且读且品的意蕴与情怀。我不知道这样的插栽效果与毛泽东的初衷距离多远,但到底也是一份弥足珍重的精神收藏。也正是因为这,诗人才在这样百行的长诗中,倾心地讴歌人性,张扬善良。

“怀念同大队那些知青”、“怀念我众多的邻居”、“怀念那些同龄的小伙”、“ 怀念那些姑娘和少妇”…怀念…… 怀念…………段落排比情深意长,都是因为人性伴着善良生长。
“怀念隔壁小学的老师/ 是我朋友,也像保姆 / 我永远忘不了我衣服上的补丁/ 和我病倒时她们焦虑的眼泪”。这样动情动意、意动情动的困境窘境中的从体贴到体贴,丛体验到体验,无疑是流淌成血液在血管里,清醇成纯净保留在呼吸里了。

怀念!怀念!怀念——怀念里萦回着惨淡,也融合着幸福;撕裂着悲伤,也呵护着真情。怀念!怀念!怀念——晓鸣先生的怀念丰满而平实,遗憾而珍惜,不幸而庆幸,怨深而爱长。总之,怀念入诗,必以情取胜,单纯的情也好,复杂的意也罢,共鸣则是读者无法规避的事情了。尽管我比“老三届”年长一岁,没当过知青,却也是很知情的。
2007-4-15晚上于文化村

附:
怀念吴家祠
文/ 晓鸣

(注:吴家祠在四川省兴文县。我当知
青插队,在那里住了近四年。)

怀念是失去伙伴的孤雁
怀念是离开母树的落叶
怀念是被亲人抛弃的孤独
怀念是招不回来的游魂
怀念是山间的雾霭
总在早晨和黄昏出现

怀念你, 吴家祠
这怀念是没有声音的乐曲
是没有色泽的花朵
是没有温热的眼泪
是不会有人同情的愁苦
我怀念你,写下这首诗
却没有意境,没有韵律
只是些断断续续的话
等你在梦中再现时倾诉

怀念那条无名的小河
匆匆赶来,又匆匆奔波
一年四季,鹅卵石都在唱歌
晴天我听到的是忧愁
雨天我听到欢乐
现在,我什么都听不到了
它冰凉冰凉地,只从我梦里流过

怀念那些蓝色的青冈林
它是由我童年的幻想组成
春天弥漫着兰花的温沁
初夏遍地长着蘑菇
雨后,杜鹃鸟在叫着
阳光的碎片在青苔上闪烁

怀念那间昏黑的小屋
屋脊上长着小树,砖缝里留着蛇蜕
阳光从来挤不进这里
傍晚,我裹着疲倦收工回来
瘫靠在门外,对着夕阳
凄凉地哼一支愉快的歌

怀念那张笨重的小柜子
像一截空心的老树干
里面放着空油瓶和仅有的分币
上面堆著书,本子和马灯
我曾蘸着昏暗的灯光
写过多少真正的诗篇
每一首都装着一个叛逆的思想
和渴望舆绝望的交错折磨

怀念那些遗失了的岁月
那掉进水田的汗珠与眼泪
已在大脑里风化成琥珀
怀念那些曾使我痛苦难眠的事情
时间将要把它们忘却
我为此感到欣慰而又惋惜

怀念同大队那些知青
有着不同的年龄,相同的苦楚
命运把我们冲到这里
像徘徊在河湾里的一团泡沫
我们常横挤在单人床上
拍打着蚊子,感叹社会的沉沦
梦着离开这熟悉而陌生的山谷

怀念我众多的邻居
他们和他们的小屋一样
用质朴的泥土塑成
冬天里我总爱和他们围着火堆
在呛人的叶子烟雾里
抱怨工作队,运动,缺粮
诅咒煤油和盐巴的紧张
评说邻村的红白奇闻
他们总称呼我“鸣儿”
我高兴,我是他们每家的成员

怀念那些同龄的小伙
和他们对我善意的嘲笑
他们惊奇地问我关于山外的一切
同时教出我一双茧巴巧手
和他们在一起就是和自然在一起
现在我忘情的笑声
也是他们教给我的

怀念那些姑娘和少妇
她们和楠竹一样秀丽而粗野
唯一的装饰只是一根钢丝发夹
却是不可估量的能干和多情
她们放纵地惹我生气
还时常数落我的懒惰
但生气纵然如一地落叶
禁不起她们的笑声——那团野火

怀念隔壁小学的老师
是我朋友,也像保姆
我永远忘不了我衣服上的补丁
和我病倒时她们焦虑的眼泪
我永远忘不了她们啊
除非我能丢掉自己的影子

怀念那些忠厚的水牛
和那情感凝重的黄狗
怀念那牵人衣衫的刺藤
和那九曲回肠的小路
那梦中也闻得到的洋槐花
那再也尝不到新芽的黄葛树

怀念是孤儿守着母亲的灵位
是未婚妻等着已战死的丈夫
是旁人难以理解的凄楚
是不可名状的寂寞
就是它——这些诗句
被时间抛弃在荒野
倔强地长着,一片荒芜

(2007-4-21整理完毕约120000字)
叙事诗, 中国, 性爱, 迪拜, 成都
分享到: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评分评分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顶顶
踩踩
相关帖子

• [截止2016/07/31]首届“八一杯”中国军事题材电影剧本征集•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1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2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3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4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5辑)• 山城子诗文集(第四卷)《阅诗随笔》第一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6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7辑)• 山城子阅诗随笔(第8辑)
微诗中国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6-23 21:56 , Processed in 0.08269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