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26|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五卷)《聊现代诗》第一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 [1-10]
山城子/ 李德贵  著

目录:
01、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1]…………《内涵与外延》
02、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2]…………《本质与现象》
03、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3]…………《内容与形式》
04、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4]…………《题材、素材》
05、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5]…………《目的与功能》
06、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6]…………《表达 方 式》
07、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7]…………《文字 语 言》
08、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8]…………《语法及修辞》
09、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09]…………《意境和意象》
10、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10]…………《技艺和技巧》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 [1]《内涵与外延》

内涵者,通常之定义也;外延者,所属之囊括也。

我这样给中国现代诗定义:
是指中国近代新文化运动之后出现的以汉语白话文为语言形式的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体诗歌的总称。亦即相对于中国古诗而言的今诗。

这样就可以囊括中国现代诗的外延:
从时段分——含以徐志摩、戴望舒为代表的上世纪20、30年代诗人的作品;以殷夫、柔石为代表30年代革命诗人的作品;以臧克家、艾青为代表的跨时代诗人的作品;以李季为代表的40年代解放区工农诗人的作品;以闻捷、李瑛、郭小川、贺敬之等为代表的新中国诗人的作品;“四五运动” 时期天安门的群众诗歌作品;以北岛、舒婷、顾城、海子为代表的新时期朦胧诗人的作品,以及而后出现的“中间代诗人”、70后、80后等各种流派群落诗人们的作品。
从地域分——含大陆、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海外一切华人以汉文自由体创作的诗歌作品。
从题材分——则有爱情诗、乡情诗、亲情诗、教育诗、哲理诗、军旅诗、田园诗、山水诗、旅游诗、城市诗、乡土诗、情绪诗、咏史诗、文化诗、工矿诗、打工诗、怀旧诗、人物诗、动物诗、植物诗、静物诗、时政诗、琐事诗。
从体裁分——既含分行自由体诗,也含不分行的散文诗;既含抒情诗,也含叙事诗,以及寓言诗、童话诗、诗剧、诗报告。
从对象分——既含儿童诗,也含成人诗。
从专业分——既含文学诗,也含科学诗。
从用途分——既含配画诗,也含赠答诗。
从行数分——既含短诗、长诗,也含微型诗。
从广义分——既含诗,也含自由体歌词。

2007-2-19下午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本质与现象》
文/ 山城子

本质者同类事物内部稳定之共性也;现象者,事物片断多变之外现也。

两者关系:任何本质都必然外现为现象,任何现象都是本质的张扬。真象直接反映本质,假象曲折地反映本质。

本质的通常意义也可用“质”来解释。质:是指事物所以千差万别的一种内部规定性。(这个“内部规定性”就是“同类事物内部稳定之共性” )人们探究诗的本质,也就是将它从诸多的文学体裁里区别出来,从小说、散文、戏剧、杂文、小品、报告文学、影视文学、纪实文学、文学评论里区别出来。探究中国现代诗的本质,就是将它与中国古典诗区别开来。这样说来,中国现代诗的本质,就是它的定义,就是“中国近代新文化运动之后出现的以汉语白话文为语言形式的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体诗歌”。事实上我们为新出现的名词下定义,一般说来都是从事物的本质上来概括的。

至于诗歌现象,就是诗歌外延中各式各样的具体的诗歌形态,因而,中国现代诗的现象就是中国现代诗外延中各式各样的具体的一首首现代诗的文字及其含意的形态。

一直有人争论什么是诗歌,亦即诗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的问题。传统说坚持“诗言志”,非传统说纷纭不一,有说“智性”的,有说“自我宣泄”的,有说“性情”
的等等。这些说法其实都不能将诗歌与其它文学形式严格区分开来。例如小说《红楼梦》不言作者之志吗?不是很“智性”的吗?不“自我宣泄”吗?不“性情”吗?为什么要把文学的诸多功能错为本质呢?这正是无法得出正确结论的原因所在。

我的意思,以后就不要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口舌了。而移到诗或文学的功能上来讨论,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因为文学本身就是具有多功能效应的社会意识形态。

2007-2-19下午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3]《内容与形式》
文/ 山城子

内容与形式是一对哲学范畴。任何内容都需要用形式表达出来,内容是基础,它决定形式;形式是内容的表达,形式离不开内容。

《诗经》以当时的社会生活为内容,以文言分行排列配乐能唱的文字表达为形式;《离骚》以抒发爱国情怀为内容,以文言长短不一句式不宜配乐分行排列的文字为形式;《琵琶行》以描绘歌伎身世技艺为内容,以文言七言格律的文字排列为形式。以上是从古诗中看诗的内容与形式。

中国现代诗,总体上说无疑是要以当代广泛的社会生活为内容的,而以当代汉语的书面语或口语自由分行(散文诗除外)的文字排列为形式的。

要注意的是:既然文学隶属于社会意识,那么就都是社会存在在文学家头脑中的反映,诗自然是最高雅的文学样式,但依然也是社会存在在诗人头脑中的反映。因此,中国现代诗的内容应当比古典诗的内容宽泛得多,毕竟社会在前进,知识在爆炸,人也在发展,所能反映的就远比古人多了。问题是我们的诗人们大多陷于自我情绪的宣泄,以为写别的就不是诗了似的。如果这些人不从这个误区里走出来,是很不利中国现代诗的良性发展的。

要说的当然还有形式。一是排列,不必以个人好恶要求别人,内容要求豆腐块的,就豆腐块,要求菱形或旗状的,不妨就菱形或旗状。看《知音》扉页上的爱情诗都排成右对齐,视觉效果蛮不错的。二是行文用语,不要说口语就是口水,而书面语也不能半文半白。只是运用口语行文的,要注意准确简洁;书面语行文的,也不要文白参半。
——就不枝蔓了,再枝蔓下去,临界诗的语言,那当是另外的题目了。

2007-2-19夜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4]《题材、素材》
文/ 山城子

诗人、准诗人朋友们不必读。这节是写给从零开始的爱诗者的。
忘记了在哪位朋友的帖子上看到说“题材是诗的精髓”。真真的风马牛不相及了。

题材是对按社会生活领域划分的文学作品选题分类的称谓。现居广州的周承强多以军旅生活入题,选的是军旅题材,写出的诗叫做军旅诗,人们称他为著名的军旅诗人;古代大诗人陶渊明抒写弃官后的农家生活,选的是田园题材,被称为田园诗人;王维后期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以山水为题写出许多好诗,成为唐代著名的山水诗人;我个人于诗常从教育生活里选题,可称为教育题材,也从家庭生活琐事挖掘体会,可称为琐事题材,也曾撰写鲁迅、郭沫若、茅盾等现代作家,是人物题材,看电视连续剧,随集速写,可归为影视题材。

人类社会已经发展到知识经济时代、信息时代、网络时代,政治上看或可称之为人体炸弹时代。因而社会生活的领域更为宽泛,层次更为繁复,以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生活或活动为抒写对象,中国现代诗的题材远远突破了古诗的选题范围。谁都可以跃马扬枪任其驰骋了。

关于素材,却是另外一个概念。小说家讲究素材的积累,一个短篇拿出两三个素材,就足以构思了。诗歌的素材一般说有一个就成。素材就是用来写作的具体的生活现象,记录下来就叫材料。
我去渠沿上散步,遇到一只白鹭,怕惊飞它,放慢脚步,一点点接近,只剩下约5米距离,它还是腾空而起了。内心有了触动,这就成为我写一首诗的素材了。
晚上看守学生自习,一个学生向我招手,走过去她拿出一副国际象棋要与我下,当然不能下,但她爽性拉我坐下说话,话题很随意,周围几个学生也都倾过身子来听。事后挺感慨,是个好素材呀,于是就写出一首小诗来。
写诗的素材太多,走在大街上,满目广告琳琅,一耳人车喧嚣,只要有兴致,什么都是写诗的素材。
我觉得我是把题材、素材这两个概念说明白了。我们是利用一个个概念进行交流的。概念不清,或理解错误,交流起来就会糊涂。比如那个“题材是诗的精髓”的文句,是要嫁接出一个什么意思来呢?

2007-2-20上午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5]《目的与功能》
文/ 山城子

回答为什么的,是目的;回答怎么样了的,是功能。

我为什么要努力学写中国现代诗?因为我喜欢写诗的时间或实践过程,时间变得很有味道,独享这种味道很充实;要动脑呀,要翻出许多五颜六色的汉字符号,选配、嫁接、排队、布阵,俨然美术设计师,做这个事情很健脑的呀!——这就是我写诗的目的。

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不同,社会地位、经济状况、工作岗位不同,写诗的目的也不尽相同。但殊路同归,我是说,结果都是写出诗来。但如果说到功能,那可就是殊路殊去了。“四五运动”的天安门诗抄,敲响了“四人帮”垮台的历史丧钟;《宁静时刻》,撩起了读者对现役军人的尊敬和对军旅生活的仰慕。

一般说目的决定功能,目的实现,功能也就实现了。我写诗目的是要那个充实的过程,而通过过程生发出来的功能,不仅有益身心健康,同时也打发了许多孤独的时间。
尽管目的决定功能,但功能往往可以超出目的的范围。这就是过程之后的过程,上网发帖和接受品味批评的过程。如若哪位版主给加了精华,成就感油然而生,心里很是欣慰,就像昔日教语文的老师在全班念我的作文一样。

人生就是过程。提升人生的每一段微观过程的品位,就是提高生活的质量,提高人生的质量。所以,我不会放下诗的,不会放下中国现代诗的。我的诗观是:诗是人生的雅伴儿。

2007-2-20下午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6]《表达方式》
文/ 山城子

传统的中国现代诗,大都采用直白的表达方式。直就是直接,白就是每句诗都很明白,每节诗及整首诗也很明白。

清晨,我挤一碗鲜牛奶,/ 轻轻的放在他窗台。/ 但愿他记起我的爱情,/ 像碗里的奶子一样洁白。

这是共和国著名诗人闻捷的作品,当年我是爱不释手的,所以至今还能默诵。我先前是喜欢直白的,但在网上已经被人多次批评,批评多了,就想摆脱这种表达方式,但谈何容易,每一起笔还是要很直接地冒出来。我曾误解著名诗人蔡利华先生反对直白,他见到有关文字后说,他不反对直白,只要诗写得好,表达方式是不论的。不论就好,问题是要提高诗的质量。

送你上山时半个小镇都空了/ 两里多长的行列中/ 有你喜欢和不喜欢的人/ 他们自发赶来陪你走完最后这段路/ 或者为了感激,或者表达敬意

这是旅居多伦多华人晓明先生的诗作《给父亲送行》的第一节,表达直白,但父亲生前的人格力量已经被深沉厚重地表达了出来,产生了震撼人心的效果,必引读者也要一路跟着送行了。——这就是被提高了的诗的质量呀!

与直白相对应的自然是朦胧的表达方式。用这种方式写的诗称为朦胧诗,诗作者也就被称为朦胧诗人。为达到朦胧的效果,朦胧诗人们运用并创造了一系列的朦胧技巧。我能归纳出来的就有:象征法、隐喻法、意象法、跳跃法、连用或叠用修辞法、句构变形法等等。通俗的总括说,就是捉迷藏的方法。诗人总是设法将所表达的真实情感、意向、思想,用扑朔迷离的语言隐藏起来。但又不能隐藏得很彻底,只要读者肯动脑,还是可以捉得到的。

我总是忘记/ 铁轨/ 和那些站台/ 晨雾 把公鸡叫醒/ 送走了小路和渡口/ 火车开动/ 沿着站台与阳光之间/ 不断的拉长 拉长/ 终于甩开了尾巴/ 那颤抖的自由/ 站台/ 冲进了村庄与田野/ 穿过万家灯火/ 火车的鼾声中惊醒的站台/ 清晨的冷风中颤栗的站台/ 午夜的站台/ 南方六月的站台

这是诗人风动先生《我总是忘记》一诗的后半部分。这里诗人用了一系列的意象和两次跳跃,及10次修辞格的运用,较好地将炽热的思乡深情若隐若现地掩藏起来,达到了朦胧的艺术效果。透过依稀,置身意象,体味境况,可催人泪下呀!

界于直白与朦胧之间的是诗性叙事的表达方式。这样的叙事,就是直白加上一种韵味,冷静而鲜活;就是淡淡的含蓄,雾气不重,亭台楼阁影影绰绰仙境一般。还是举个例子说吧!

儿看见艳阳/ 飞来站在树上/ 它们想:这么好的阳光/ 不能让一个季节虚度了
一只白鸟飞来/ 一只黑鸟飞来/ 就是一幅水墨/ 五颜六色一齐落在/ 无叶的丛林里/会是什么样的油彩
站在树上,鸟就是花朵/ 阳光一温暖/ 鸟儿的思想开始活跃/ 站在冬天的阳光下/ 鸟儿就成了冬天最美丽的花朵

这是贵州青年诗人梅边吹笛写的《鸟是冬天的花朵》一诗。很平静的口语叙写,每句都很明白又很明丽,但连用了拟人、比喻的修辞格,就透出了优美的韵味。而在这优美明丽的韵味中,淡淡地朦胧着的是诗人那种平静明丽向上的心境。这首诗的成功,很好地说明了诗性叙事表达方式的美学价值。

最后还想说说荒诞也是一种表达方式。这种表达是用一种看似违背事理荒诞不经的想象,来营造意象与意境,从而曲折地隐晦地表达诗人的情思、情绪、情感或别的什么。也举个例子看看吧!

中国北京时间3点/ 我给了重庆6分钟的勇气/ 6分钟,重庆做了许多事情/ 我却变成了饥渴的等待
如果再加上6分钟/ 一个重庆爆炸/ 另一个重庆诞生/ 就像一辆火车到站/ 一辆汽车出发/ 一段公路被废弃
如果减去12分钟/ 重庆仍然活着/ 只是我/ 被运到了一个无人的车站/ 只是我/ 睡在了后现代的空气里/ 没有了说话的力气/
如果没有了时间/ 我将不说出重庆/ 说出的是北京/ 还是中国呢?

这是青年诗人姚彬的大作《重庆,3点零6分》的全诗。标题就怪怪的新鲜。而行文中的想象无疑都不合事理:人怎么可以给城市以勇气呢?城市是密聚的人居呀!人居毕竟是居不是人,勇气何来?时间是物质的一种存在方式,它客观得没法改动它,怎么可以任意地加减呢?重庆作为城市仅此以座,怎么还有另一个呢?时间又怎么可以没有呢?全然的荒诞不经。诗人正是用这一系列不合事理的想象,曲折而隐晦的表达了激烈的爱国情怀的。

肯定还可以归纳出其他的表达方式来,但我阅读得不够广泛,没想好的又不可以乱说。但就以上四种表达而言,之间都是存在临界点的。而在具体的一首诗中还会有交叉与融合的。

2007-2-20夜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7]《文字语言》        
文/ 山城子

以“文字语言”结构成偏正短语,是有意区别于“声音语言”的,非是“语言文字”联合短语的颠倒。诗歌的声音语言(朗诵)无疑是严格以文字语言的一个个音节发声的。

诗是文学艺术的临界区域。从文学这边看,诗是最高雅的文学体裁;从艺术那边看,诗又是最高雅的文字语言艺术。诗所以雅于两边,全在于它是以有着特别要求的文字语言为载体的文学或艺术。

对于诗,不论我们如何强调内容与形式,意象与意境,情感与情思,而一旦文字语言离开或达不到“特别要求”,就不可能产生好诗、优诗、精品诗、名诗、名句。

从文学的各种样式来说,其文字语言一般都要求准确、简明、生动、形象。而对于诗,除上述要求,则又特别要求精炼、含蓄和有张力。其中的准确、简明、精炼,是要凭借语法的熟捻和严密;生动、形象、含蓄、张力则赖于修辞的巧妙与出新。

对于凭借语法,自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难。03年冬我上网学习诗歌以来,有人批评我的习作“直白”。其实直白是起点,直白的句子至少达到了简明。但后来我又遭遇了“罗嗦”的指斥,因为那首诗我为强调一种情绪,故意多次反复了某些词语,结果顾此失彼,确实不精炼了。而当我觉得有些进步的时候,我的一首诗又被作为“不合语法”的典型拿出来当了靶子。

从心说,为了诗,当十回靶子我也乐意,愿意继续当。
从心说,为了诗,我知道那靶子也是箭,但不能伤人。
因为,毕竟我有中文本科的学历,毕竟有过几年讲解语法的教学实践,那我咋可以写出不合语法的诗句来呢?嘿!被揪出的就是这首诗:
(揪的朋友还特别将头两行单贴在前面,说后面还有。我不妨注释一回吧,见行后()内。)

《“风情村”的夜晚》
——贵阳近郊旅游点

月亮憔悴苍白大半个脸 (“憔悴苍白”合于词类活用中的意动用法)
视线惆怅远天         (“惆怅”用法同上。省略“看”更为精炼)
一块青石蹲在山顶孤独 (“孤独”形容词后置做补语,强调韵味)
听灼伤的心韵
不忍下看

下边歌鲜鼓亮    (歌与鼓声入听觉,“鲜亮”入视觉,是通感修辞)
旋律燃起篝火熊熊   (“旋律”燃起篝火,属于“异配”修辞格)
一队红唇青春注释命运(一队红唇青春是复用借代,注释命运为异配)
乳峰不畏眼剑    (此行揉借代、拟人于“乳峰”一词,眼剑是用喻)
天天与游客“拜堂”
少女的心
塞满枯叶
(2003-11-10)

这首诗第二节的前4行,凡8用修辞格,觉得至少可以勉强为“生动、形象、含蓄、张力则赖于修辞的巧妙与出新”做注释了。其中“歌鲜鼓亮”别致生动,“旋律燃起” “红唇青春” 简洁形象,“注释命运”含蓄,“不畏”的张力在于心态里折射出的世态之可悲。

所以引出拙作并非要反驳朋友的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免)而是借以说明文字语言在诗歌中的第一位的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诗歌本来就是文字语言的艺术。而文字语言自有它的语法来规范,有积极的修辞方法来丰满(又用了词类活用了)。因此,要想写出好诗,一定要打好语法修辞的功底,一定要练好语法修辞的功夫才是。

2007-2-22凌晨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8]《语法及修辞》
文/ 山城子

先前有一种说法,当代朦胧诗风起云涌各种流派群落泥沙俱下以后,其行文中出现了为数不少的所谓“反语法”现象。一些语文教师惊呼要保卫汉语的纯洁性云云。
这两年笔者行走于网络诗歌,浏览到不少中间代、70后、80后诗人的诗作。仔细研考,单就语法修辞而言,觉得很正常。觉得不仅没有反语法,反而活跃了修辞,一些有成就的青年诗人甚至还创新了修辞,发展了修辞。(事物发展是常态,不发展是不可能的。)我们不妨举几个例子,来个具体诗句具体分析:

例1、“6分钟,重庆做了许多事情/ 我却变成了饥渴的等待”
(姚斌——《重庆,3点零6分》)

这两行,如果是小学生的造句作业,小学语文教师肯定要给打两个大大的×的。这就是所谓的“反语法”,就是不按正常的语法规则造出的“病”句。因为只有人才可以做事情,重庆是城市,是密聚的居所,没胳膊没腿儿没脑袋咋可以做事呢?显然是主谓语搭配不当,而第二句说“我-变成-等待”,则是谓宾搭配错误,两句压根不合语法规则。
但小学生造句“春天来了,小鸟在枝头高兴地说悄悄活”,他的老师就会认可,而且极可能表扬学生会用拟人的修辞格了。我不知道世界上第一个创造拟人修辞格的人,是否遭遇了“反语法”的批评,可我知道至少现在没谁会批评这个句子了。但是呢,却容不下将一座城市——重庆加以人格化。人们的定势思维就是这样的不讲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第二句末尾如果加上“者”或者“的人”,就没人质疑了。但既然我们的祖先可以将名词“用如动词”,后代为什么不可以把动词“用如名词”呢?既然结构助词“的”只可以出现在名词之前,而这里的“等待”之前出现了“的”字,毫无疑问这个原本的动词就被活用了,用活了,有了名词的味道,或者说就是“等待的人”的省写。这应属于“词类活用”的扩展或创新,哪里是反语法呢?

例2、从一滴晶莹中醒来/ 剔透的岁月,和思绪/一一展开
(赵福治——《屋檐下正在融化的冰柱》)

这3行诗,主要是第一行容易被误解不合语法,因为“晶莹”作为形容词是不能用数量词加以限制的,限制形容词的一般都是程度副词,如“很、非常、特别、最、极”等等。数量词常用于限制名词,有时也限制动词。“一滴”应当用来限制液态的物质,如“水、酒、油”等。而作为物态的“晶莹”,显然在句子中替代了原物,于是就有了名词的味道。这叫做形容词的物名化,属于语法学中的词类活用。因此是合于语法的。
如果将“一滴晶莹”理解为借代修辞格的运用,也是成立的。因为它符合“以事物的局部代替事物本体”这一种借代修辞格实现的具体方法。物的某种形态是物的外在的局部,“晶莹”是物的光泽的一种形态,属于局部,而被它代替的则是可被“一滴”数量词限制的液态的名词,亦即物的本体。因此又是符合修辞学的。
用眼一瞭,就说这句诗不合语法的人,只能说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更不知其三罢了。
这3行诗,面对第二行的“剔透的岁月,和思绪”,只知其一者,也会脱口而出搭配不当。因为形容词“剔透”原是用于修饰玉雕的,或者其它的什么镂雕工艺品,这里却搭配给“岁月”和“思绪”了,岂不谬哉?——不谬!因为这里用的是常见的“异配”修辞格,是将搭配有形事物异化为搭配无形事物了。
我在学习这首诗的随笔中写道:“晶莹”的活用(形容词用如名词),“剔透”的“异配”用格(变搭配有形为无形),显出语言的简洁新美,悦目而爽心。
这样美的诗语,无疑都是有其深刻的语法修辞道理凝结在里边的,哪里会不合语法呢?

例3、“日落日出在不经意中重叠峰巅/ 阳光血酒一样雄壮”
(周承强——《巡逻:残阳如血》)

首句中的“重叠”属于形容词的意动用法。是符合语法的。这样一用,就用出了一种全新的修辞格,可以叫做“揉入”。揉入格是指将主观情感揉入客观事物使两者浑然一体的修辞方法。
这两行诗,主观情感是“不经意”和“雄壮”。这是表现巡边战士对天天所见景物司空见惯,而就是在这司空见惯中油然升起戍边的豪迈之情的。但诗人并不将这种情感单独直叙出来,而是揉入了边关重叠峰巅和血色落日里,浑然一体不可分割。从而张显了景物的神韵与气势,也暗含了主体意象的豪情壮志。
诚然,情景交融古已有之。但那仅是写作的表现手法,并未深入到修辞的层面。例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前景后情,是前后交融,而非揉入为一体的。即或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杜甫),也只能入“互文”格,并没有实现“揉入”,感恨是感恨,花鸟是花鸟,国破之恨在心,见花亦痛,闻鸟亦痛罢了。未若周承强驰骋于边关语态氛围,而将情景浑然揉为一体,深入到了修辞的层面。看看他诗文本中这些随处可见的形成了新修辞格的创新吧:

“和星星一块吞吐林中凉气/ 轻轻呵出时明时暗的巡逻道”(《巡逻在午夜》)
“碎叶在漩涡中心旋出许多悬念”(《营区边的一条河》)
“年年今夜月光比水草缠绵”(《中秋夜》)
“风儿吹过脸庞没有北方来劲/ 小雨莫名其妙缠吻花草”(《十二月》)
“痉挛的石峰逃不出写信人的窗口/ 温润的苦笑私下浸透梦笺”(《宁静时刻》)
从上述这些例句中,不难看出揉入格的特点在于主观情感,是于客观景物描写所呈现的意象里若隐若现地透露出来的。这就像发光物,物是景,光是情,情景不是交融,而是合为一体而不可分割了。

诗歌在发展,诗歌语言的精炼、含蓄、有张力的特别要求,必然逼使诗歌语言不断创新,而作为语言规则(语言规律的反映)的语法修辞理论也必将随之发展。因此会有更多的新的修辞格被优秀的诗人们创造出来。哪里是指斥或惊呼可以阻挡的呢?

2007-2-22下午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9]《意境和意象》
文/ 山城子

这是诗友交流时常用的两个文学名词。限于诗的讨论,也可以谓之诗境、诗象。它可以出现在小学生的近义词系里,却是含意范围不可混同的两个概念。近义部分在“意”——意识、意思、意义、意向,大体都含在里边了;不同在“境”与“象”的区别。

境是整体的构成,是一种情感或思想的背景和氛围;象是分散的具体个别,是掩映背景或透漏氛围的语言媒介的成象。一般说一首诗里只能有一个意境(长诗例外),意象只要需要,却可以层用不穷的。好比“与君一席谈”,领悟明晰了一个话题的旨趣,这“旨趣”是整体的一个,则相当于一首诗的意境;而谈活中的每句或生动活泼或幽默形象的话语,每个令人深思令人感动的细节,就类似于诗中的一个个意象了。又好比进入一个朋友的新居,从客厅、卧室、书房,看到厨房、卫生间、阳台,你获得了一个总体印象,这个印象极似读出的诗中意境;而客厅的格局、装饰,卧室的布置、陈放,书房的藏书、摆设,厨房的炊具、餐具,卫生间的设施、材质,阳台的面积、采光等等,就都是诗中的意象了。

明晰了意境与意象的区别,相互讨论就不会诗境诗象混淆,以致可能同说一个意思,却因一方错用了概念,而分歧而糊涂,而争论不休,说也不清,道也不明了。

还是拿一首诗来对号入座,岂不就一清二楚了?

《屯堡炮眼》

疑问黑洞洞层叠在壁上
回忆或者承传什么?
线装史书庄严厚重
一眼眼的封面如何翻得动?

土匪与流贼不敢近前对视
枪响的岁月深深锁进从前
居民夜里阖家详和呼吸
鼾声均匀流出炮眼星天

这是笔者昨天写的一组诗中的第一首。两节8行嵌进了作者融入“黑洞洞”(炮眼) 的“疑问” 、(岩片)“层叠”的房“壁”、“庄严厚重”的“线装史书”、“一眼眼的封面”、“不敢近前”的“土匪与流贼”、“枪响的岁月”、“呼吸”与“鼾声”恰8个意象。这8个意象间的联系与转折,从整体上造成了全诗深沉、凝重、悠远的时空意境。在这样的意境里游走,可以触摸到作者游览“屯堡”的大体印象和对历史良性变迁的肯定。诚然,“触摸”到的东西应是诗的题旨,亦即主题思想,而不是意境了。

我曾向著名诗人蔡利华先生请教如何避免语言的过于直白,答曰:“用意象说话”。从这里也不难看出,意象就是一种可资用来掩映思想情感背景和透漏氛围的语言媒介了。掩映是为了含蓄,透漏是放出气息,以让读者来寻味。而这个“味”,就是意境。如是而已。

如果概括两者之间的关系,当是:意境是意象的理性抽象,意象则是意境形成的前提和基础。因此,不用意象说话,诗就难出好的意境;而意象纷乱支离,就形成不了统一的意境。意境不好不统一的诗,自然不是好诗。看来出好诗、优诗、精品诗、名诗,首先应当在创造有用而和谐的系列意象上下功夫,卖力气。

2007-2-24下午于家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10]《技艺和技巧》
文/ 山城子

这两个双音合成词,词义相近。适用范畴很广。其相同在“技”上。技者一般指技术,很专业的东西;不同在于“艺”与“巧”的区别。艺指艺术,巧是巧妙。因此,技艺当指某种技术升华后运用自如所呈现出来的艺术性,技巧则是指技术实施过程中处理问题的巧妙性。含意迥然相异。

单就诗或文学范畴而言,技艺是指作家驾驭文学体裁、手法、方式等的审美选择和实施的能力;而技巧则是行文中处理语言表达效果的智慧。技艺关乎整体设计(构思)水准,技巧关乎局部处理(表达)功夫;具体说我们可以从写作手法和表达方式上谈作家的技艺,而从遣词造句的功夫上论他的技巧。

审美选择及其实施,在于作家对社会生活观察体悟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文学体裁、手法、方式的谙熟。这两方面的结合斟酌恰到好处的选择和实施,就是符合审美标准的选择和实施。这样构思创作出的文学作品,必然能表现出作家技艺的高超或高迈。

处理语言表达的智慧,则基于作家对语法修辞规则的全面把握及有效运用,和对语言表达内在规律的深刻认识及合理创新。特别是诗歌作品,由于它本来就是一种语言的艺术,因此特别强调遣词造句出新出美出强的功夫。一首诗作有了这样的功夫,可称之为诗人行文技巧熟捻、新奇或超凡了。

《成都的男孩》一诗(迪拜——见《北美枫》2006年第2期18页),就是一首读后觉得诗人技艺高超、技巧熟捻的作品。请细细品味:

《成都的男孩》
文/ 迪拜

他睡了
被角踢开了一部分
露出他的小腿和脚

我把被子给他盖好
但他又踢开了
两条腿交叠起来

我想偷偷地吻他
然而我坐在床边稍稍犹豫了一下
离开了床

我搬了一张椅子
坐在床边
灯光幽暗,我能静静地看他

我的男孩,他的头发睡乱了
均匀的呼吸声已经能听见了
歙动着他的鼻翼

他的三角内裤被棉被盖住了
刚才,我的嘴唇与它包裹着的肉体进行了交锋
那销魂的体液不知道我能回味到什么时候

现在,我能非常清楚地看清和仔细看的是他的脚
两条小腿上的汗毛无序地排列着
肌肤富有弹性

他把成都的水性也带来了
凝聚在他排列整齐的脚趾上
骨节闪烁着如泉

他伸手擦了擦脸
离天亮的时间短了
我起身吻了他的小腿

第二吻
在他另一只脚上
他的两只脚收缩了一下

从选择的体裁看,可归于叙事体,是一首高雅的文化的性爱叙事诗;从手法看是白描,是连续的平静的细腻的文字白描;从表达方式看,是诗性叙事,是直观的明白的熟捻的慢板的诗性叙事。
这样的设计,也许是为了与所反映的敏感的突破性的性爱内容形成强烈的反差,从而产生震撼的力量;也许是为了创造一个静谧、舒缓、情深意长的意境,从而提升性爱审美的质量。
我是宁愿相信两者魅力的结合。所以我说这首诗让我感觉到了诗人技艺的高超。

从处理语言的智慧看,无疑要服从他的设计。高雅的性爱故事需要干净的语言,细腻的白描特别要求语言的准确,慢板的叙事最宜加上一些叠词和规范内的助词。
语言的干净,就是在行文中没有多余的字,也没有污秽的字眼。仔细阅读全诗,哪怕有20字之多的长行句子,也不可去掉一字。哪怕一个结构助词“的”,为节奏的舒缓,为构句的规范,也不能去掉。至于字眼,越是叙及敏感事体反而越显文雅。
语言的准确,实在是遣词造句的基本功夫。行文中所描“鼻翼”是歙动着的,“呼吸声”是均匀的已经能听见了,“小腿上的汗毛”是无序地排列着的。正是基于这样的准确描写,诗文本语言才显出细腻的特点。
我统计了一下,全诗30行,作者用了3个叠词和35个助词,从而有效地实现了具有美学价值的慢板行文。
正因为如此冷静智慧地处理语言表达,所以让我觉得诗人的技巧是熟捻的。说熟捻,不说新奇或非凡,是因为没有语法和修辞意义上的创新。那应当是更高层次的技巧了。

2007-2-24夜于家。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8-15 07:00 , Processed in 0.07298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