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24|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五卷)《聊现代诗》第三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7: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1-30]
山城子/ 李德贵  著


目录:
21、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1]…………《非常性感的颂歌》
22、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2]…………《艾青的诗艺》
23、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3]…………《流口水!流口水?》
24、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4]…………《诗流与诗源》
25、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5]…………《发展的途径》
26、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6]…………《肖今的创新》
27、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7]…………《西原诗图腾》
28、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8]…………《周承强的创新》
29、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9]…………《临荷听雨的创新》
30、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30]…………《让人下泪的诗》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1] 《非常性感的颂歌》
文/ 山城子

这篇文应当有个副题。有个副题就叫——“爱看和平岛先生的《五月,麦花》”。
《五月,麦花》双语刊登在诗刊《北美枫》2006年第2期18页上。今夜黔中下着阵雨,这样的晚上,读诗比看电视要有情调。如果能读出点儿又喜又伤的情感来,就更好,会觉得这个夜晚没有白白地流淌过去。

《五月,麦花》这首诗,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读了。每次读后都想记下点什么,仿佛又没想太清楚,没太清楚应当用什么词语表达我的喜欢?今夜读后立刻就有了,原因是昨天发现用于读诗心情的一个新词,叫“性感”,而且在它的前面还可以加上程度副词“非常”。于是我直接上了笔记本。

还是先把这首非常性感的颂歌原文录下来吧:

《五月,麦花》
和平岛[加拿大卑斯省]

是美丽新嫁娘的眉睫
把眉心的那点金子陪嫁给你
把骨髓抽出来
把小手腕脱下
全部陪嫁给你

五月,现在我是你的麦花
柔软的真身

风轻轻摇晃着光
一节节开花
你能听到小手腕脱落的声音那么清脆
你能听到骨髓抽芽的声音那么甜蜜

你能看到我腹下的那颗小红胎痣
一点点滚圆的露水
一粒粒暴涨的金子

摘给你,五月,小蜜蜂一样飞起来的
麦花,我是你美丽的新嫁娘

不必说,五月是中国中原大地麦子扬花的季节。那一片又一片,一浪又一浪的麦花向世人表明什么呢?表明汗水,表明劳作,表明奉献。无论如何,诗意的指向也是对一代又一代农民的歌颂。所以我说这是颂歌。

歌颂劳动人民的新诗,老一代诗人那里不少见,但都是传统手法写出来的,给人的感觉粗糙而直白,几近口号,缺乏美感。和平岛先生的这一首却别取蹊径,意象新颖而美丽,语言细腻而真切,韵味深情而飘逸。或者应当说开了现代新颂歌的先河。

我这里说的颂歌,非比传统意义上的颂歌。就是说,颂当颂者的诗歌,才是真正的颂歌;颂错了指向的诗歌,是伪劣假冒诗歌。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者,是社会变革的主力军。因此,我们要歌颂他们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颂歌而这样美,以致我要用“非常性感”来描摹我阅读的喜悦心情,这是因为诗人将他对劳动人民深挚的爱与同情,诗化为新颖而美丽的意象来说话,让象征劳动人民的奉献精神的麦花“我”来说话,并拟为“新嫁娘”这样的一相情愿的身份对五月说话。“五月”被拟为第二人称“你”,越发显得劳动人民对社会对历史对他人的真挚博大情怀。

想一想,“麦花” 的“小手腕脱落的声音” 和“骨髓抽芽的声音”以及它的“真身”,它的“腹下的那颗小红胎痣”、“一粒粒暴涨的金子”,全都奉献出来了。可是它自己呢?究竟从五月那里得到了什么?当下是有一部分农民先富起来了,但千分之一顶天了。更多的农民呢?而上溯到他们祖祖辈辈的先人们呢?美丽之后是悠长的历史伤感呀!而伤感之后你、我、他、大家会想到什么呢?

读吧!再读读,阅读越觉得诗歌艺术是《蒙娜丽莎》与《维纳斯》的高品格艺术也赶不上的呀!用个“非常性感”,事实上是语言不够用,暂时代之罢了。

2007-3-17夜于文化村小区家里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2]《艾青的诗艺》
文/ 山城子

觉得眼睛突然润润的热
鼻头有被什么触动的酸
大堰河的乳汁
哗哗流出田垅一样的诗行
诗人泣血的长吟

——摘自山城子《诗的日记》2007-3-19

艾青无疑是中国现代诗史中令人瞩目的大诗人。尽管当下有些诗家的眼中没给老一代诗人留位置,但老诗人诗艺的光芒是时间无法淹没的。

《大堰河——我的褓姆》是艾青重要的代表作品,写于1933年1月14日。初读时我还年轻,几十年前的事了,记忆里只留下一个淡淡的轮廓。今天得闲重读,印象重被刷新,且被诗人饱蘸情感的笔触给感染了,以至鼻头发酸,眼睛发热,有泪欲下了。

有人说读诗是不会掉眼泪的。这可能与当下的“冷”风格有关,而先前的如《大堰河——我的褓姆》的热抒情就不一样了,除非你是个铁石心肠,否则怎么可能呢?不落泪?反正我是落了。

何以读下泪来?得找找原因。找到原因,泪才没有白流嘛。

我想关键在于诗人表达的感情太浓烈了。真正的“诗言志”、“诗言情”,以情透志呀!但那情,是如何浓烈起来的呢?当然得凭借诗艺,亦即写诗的技艺和技巧。如果说诗的情,是诗的生命,那么诗的艺,就是诗的形体。生命是无法脱离形体而存在的。同样,情感也是无法脱离一定的艺术表达形态而游离的。

从技艺上说,“大堰河”的象征意义,是本诗的隐匿手法。从行文中看,如真实的纪录,主人公的名字就叫大堰河。她是诗中“我”的乳母。她劳作的苦难的琐碎的一生,还没看到梦想(尽管那梦想是一种人性之爱的延长)的出现,就提前走了。做为旧中国的劳苦大众的一个具体形象,她具有典型性。因而,她的名字“大堰河”,就有了象征中国劳动人民的象征意义。我想,诗人艾青正是通过这样的象征,来表达他对中国劳动人民深挚的热爱之情的。特别要指出的是,文本中的“我”是“地主的儿子”,但他却懂得了劳动人民才是养育了所有剥削阶级的“母亲”,因此叛逆本阶级,站到劳动人民一边来改造社会,在黑暗的中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对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知识青年,有着特别的意义。

诗人要用诗的形式,传达他的情感,和情感背后的某种人文意向,就必须让自己的作品感动人。可以叫作“动之以情”,以达其“晓之以理”的社会功能。
用作品感动人,就得创造一种感动人的氛围、气势和韵味。具体说这首诗就必须创造出催人泪下的氛围、气势和韵味。这就要有技巧了。

艾青的技巧在于语言修辞学知识的娴熟运用。其中最突出的两项运用就是大量的长排比和多反复。全诗108行,分为12节。其中用了9次排比,有句子排比,也有复杂成分的排比。例如第4节的“在……之后” 状语成分排比竟长列为8行。正是这些长排比的恰当使用,使诗的气势沉实而起,持续扩张,以至于给读者造成了一种长歌当哭的感觉。反复修辞格的运用则有11次。其中的10次是整句的反复。例如“大堰河,是我的褓姆”、“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而贯穿全诗的主体词语意象“大堰河”的单词反复高达25次。于是,长歌当哭的感觉便在这种往复咏叹的氛围中,催人泪下了。

诗人还在需要的位置上,还适当运用了复沓、回环、移彩、扩配的修辞格。请看:“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这里前句是“养育”的复沓,后句则是承前的复沓而回环。
“紫色的灵魂”——是移彩,就是给抽象的意识现象描摹颜色的修辞方法;
“生活的凌辱”——是扩配,属于异配的一种。就是为显张力,将个别的限制词语换作具有覆盖性的限制词语的修辞方法。

想一想,艾青如没有这样厚实的诗艺功底和功力,如何能创作出这样精美的作品来呢?

2007-3-19夜于毛栗坡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3] 《流口水!流口水?》
文/ 山城子

文学题材是没有禁区的,凡社会生活都可反映。诗是文学样式,题材自然也一样没什么羁绊。

诚然,对于不同的读者来说,由于口味不同,喜欢不喜欢的题材就不同。但有一点应当提个醒儿,就是对你不喜欢的题材不读也罢,桌面上的菜很多,挑你喜欢的下箸嘛!别动辄就说人家“流口水”云云。

比如说家庭生活的题材,所用素材大多是琐碎的、片断的、平庸的,因此有人不喜欢。但不等于人人都不喜欢。我就很喜欢,不仅喜欢读,还喜欢试笔。最近我实验的《诗的日记》中,就占了很大比例。有朋友看了就复制出一篇来回复,批评我“流口水”。我致了谢说“让我反省一下吧”。

我在网上时间太窘迫,于是回到家就打开笔记本看,就是这一篇,复制如下:

元宵节//

外面鞭炮
复制初一的境况氛围响动
我在餐厅通电笔记本
撰写感觉
中午老伴煎鱼蒸肉不吃元宵
女儿赶来
自行车70分钟
一块块菜花田飘浮穿越
快乐的描述
还有低矮的大片桃花林
霞落山谷
彩锦铺地
饱了眼福耳福晴明春光
元宵节美度

反思一下,觉得作为诗作来看,直白不够含蓄,意境表面化。批评“流口水”,也不过分。但作为日记来看,该篇还是我愿意保留的。因为那天元宵节,实在快乐。老伴弄了几个菜,我们俩口加上在我家读书的外孙子,正要就餐,大女儿翩然而致,兴高采烈的。一进门就说今天真爽——骑自行车来的。正值天暖油菜花提前开放,一路满坡满坝,大片大片金黄之中,突然落霞般地出现了一块桃花林,惹眼的美。女儿兴奋地说一路的感观,很引起我的共鸣。因为往年花开时节我也曾骑车去过女儿家,路上心情同游览风景区无异的。有了这样的感触,就想记录下来。大约四点过,女儿骑车走了,我打开电脑,就以诗的格式记下这篇日记。贴出来,至少有能引起别人也回想起元宵节那天自己及自家的情状的效果。我想,互动于家庭生活的比照,也是一种诗歌的互动。如是这样,口水还是没有白流的。
写这篇的意思是,对初学者尽可能一分为二。特别是年轻人,兜头一棒,我们诗的队伍如何扩大?幸而我是个老初学者,能够正确对待,一分为二地反省。诚然,提出批评的朋友很直爽,我是喜欢直爽的人的,但也同时喜欢婉约的修养。流不流口水比喻倒是很形象,但批评的目的是想让人家接受,而委婉些的言辞是最容易让人接受的。虽然,良药苦口利于病,但为什么要加上糖衣呢?
2007-3-21夜于毛栗坡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4] 《诗流与诗源》
文/ 山城子

中国现代诗,担负着中国诗流的新汛期,这应当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诗,可谓是“流长源广”。

说流长,则起自远古歌谣,汇成现实主义的诗经,继而流成浪漫主义的楚辞、叙事的汉乐府、五言为主的古诗十九首、三曹等的魏晋风骨、陶令的田园,接下来汹涌澎湃出唐诗、宋词、元曲,清的诗、词、曲的多元发展,直抵白话诗的兴起。
浩浩荡荡,洋洋大观。

中国现代诗(或称新诗、今诗),则起于白话。先后经历了欧化性的白话起步,大众化的书面语革命实践,文革前十七年的赞歌,文革中的天安门诗歌现象,新时期朦胧诗的兴起,继而中间代诗群的开拓创新,直至70后、80后们的先锋、前卫、实验、后现代,流派纷呈。可谓发展势头正好。

远脉沉实厚重,近脉流光溢彩。因此不必担心断流。那是不可能的。单是诗人数量的激增,作品的激增,就不可遏制。尽管泥沙俱下,泡沫漩涡,但也不乏清流扬波,碧水涟漪。又有大量民刊的涌现,诗歌网站论坛的层出不穷。这一切,哪里有断流的一点迹象呢?我看当下的诗走向,美丽的桃花汛已经瞩目可待。因此,悲观的论点,绝望的情绪,尽可一扫而空;作危言耸听的宣判,或莫名其妙的诅咒,也无济于事。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没人阻得了事物内在的规律性。

说源广,源在生活,广泛的社会生活。特别是我们正处在一个社会急剧变革的时代。毕竟社会的存在,决定社会的意识。多元、多层次、多领域、多文化背景的社会生活,已经空前地丰富多彩、交织缠绕、纵横碰撞起来。社会的真善美与假恶丑的对峙,从来没有这般地强烈、严峻和震撼。作为社会意识的一种文学体裁和语言艺术,诗歌是空前的肥沃了土壤,空前地延展了水源,空前地风调雨顺起来,只待诗人们的执着、痴迷、精心、创新了。

流正长,源正广。诗人用武之地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迅捷便当,几乎可以达到边创作边发表的理想境地了。我说的是在网上发表。比如临屏诗赛,比如直接在发表框上敲打汉字和写博客。这岂是屈子、陶令、太白、工部、乐天们可比?

2007-3-22夜于毛栗坡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5] 《发展的途径》
文/ 山城子

发展的含义是新事物代替旧事物。因此,其途径就只能是创新。这是世上万事万物发展的通理,一切概莫能外。诗如何不是呢?中国现代诗(新诗、今诗)如何不是呢?

既然已经有了中国现代诗、新诗、今诗的名分,事实上就已经经过了创新。问题是创新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中国新诗既然已经走过了80余年的历程,应当说在中国诗坛已经成为了主流,取得了统治的地位,这是应当肯定下来的。有些年轻人口出狂言,说中国没有文学,没有诗,不过是囿于主观唯心主义哲学范畴的虚无主义梦呓罢了。如果说尽管如此,我们还不满意、不满足目前这个状况,那应当是共识。所以我们渴望新诗的发展。这如同共和国的诞生代替了旧中国,改革开放代替了文革和前17年一样,我们依然不满意、不满足,所以要继续发展。发展是硬道理——我很赞成这句话。

既然发展是硬道理,那么创新也是硬道理。当然也有人说创新是灵魂。都一个意思,什么事不创新就没有理想的未来。中国新诗不创新,就不可能发展,不发展就等于没有未来。

如何创新呢?这只能靠诗人和诗爱者的创作实践了。在实践中怎样突破呢?这不仅要突破自己的先前,更要突破现存的各类新诗。自然说起来不费劲,做起来的确实难。我就先挑不费劲的说说。当然不外乎语言创新、意境创新、手法创新、风格创新、排列创新。因此在灵感来时,你尽可以恣意泼洒语言和情感,但激情过后,还是要冷静地回头看看,语言新不新?是自己仅有而他人皆无的吗?意境新不新?是否相似于曾所见?手法新不新?新酒还是新瓶来装才有卖点呀!风格新不新?有无属于自己的个性?排列可有适合于诗意的新鲜排列吗?

诗到境界也如梦。昨夜笔者梦见流星雨,我奇怪梦为什么会那样创新呢?记忆里是和一位同事在野外,忽然爆发了满天的流星雨。像无数银色烟花般散落下来,
目不暇接,竟又像许多旋转的亮晶晶的逗号闪呀闪呀,后续又间插如鱼丁群箭游般明灭。好美好美呀!

我相信人的脑子里潜藏着无数的大量的创新细胞,只是我们往往被现实的积习给禁锢了,封闭了,淹没了。还是让我们的头脑混沌一下吧,也许有利于解放那些本应该主宰我们创作的灵魂。
2007-3-24夜于文化村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6]《肖今的创新》
文/ 山城子

本周上网看见了诗人肖今的配图诗《琴指合鸣》。图的特点是特写了手指按在琴键上。这图至少起了命题作用。自己选图自己作诗,这是肖今的专利。这不妨叫做诗的操作创新。但操作创新,是不能等于诗的创新的。诗的创新,须是语言、意境、手法、风格、形式的创新。这五个方面其中有一个方面很主导地出了新,就应做出创新的判断。

肖今在这首诗中的创新,主要表现在意境上。这得益于以音乐为题材的新诗不多见,而诗人在描摹钢琴曲演奏的处理上创造了一系列的新鲜意象,再也不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拟声了。而是“释放所有温柔 / 纵横驰骋如马匹不羁于无疆原野”、“ 夜晚的空气偷偷打开一罐蜂蜜”、“结束冬眠的素妆的小精灵们/ 它们是如此疯狂而又节奏自如”。这样的意象,直接传达了诗人沉浸在乐曲中的感受,引导读者通过想象去扑捉那“纵横驰骋”的开阔激越的旋律。可惜我不喜欢听音乐,否则就可以判断是某某大师的某某交响乐的某章某节了。这样的描摹从听觉直抵嗅觉乃至味觉视觉了。这从修辞学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创新。修辞学上的“通感”是明着相通的,如说“我听到叶子的清香”,而这里分明是暗着不露痕迹的把除了触摸之外的各种感觉都接通了。

说意境的创新,本诗还继续表现在对意境的深化上。诗人不停留在音乐上,而是以音乐为依托,进而抒发强烈的主观情愫:这就是“弹吧弹吧弹吧弹——吧/ 弹出低调里的高音/ 弹出高弦里的低符/ 弹出前所未有的和弦”所表达的内涵。令人惊异的是仍然不止步,再起高潮渗透了诗人一厢情愿的理想主义色彩——听音乐(或者理解为演奏音乐)也没有忘记社会,请看:

贫瘠的已开始肥沃
失色的已开始缤纷
阻塞的已开始通畅
混乱的已开始归位
凝固的已开始流动
散漫的已开始激扬
……

这就明明白白的透出了诗人关注社会的情结,关注那些饱受“贫瘠、失色、阻塞、混乱、凝固、散漫”之痛之苦的社会人了。

诚然,手法上借助隐喻、象征,且揉入了哲理及余味的结尾,修辞上借助比喻、拟人、反复、排比,所有这些艺术上的特点,对于创新意境,自然起了重要作用。
2007-3-25于文化村

下附肖今原诗:

琴指合鸣
文/肖今

释放所有温柔
纵横驰骋如马匹不羁于无疆原野
花草树木摇响春天的风铃
夜晚的空气偷偷打开一罐蜂蜜

流着蜜汁的空气里
一场盛大的演奏会正举行
结束冬眠的素妆的小精灵们
它们是如此疯狂而又节奏自如
没有指挥棒却音韵统一

弹吧弹吧弹吧弹——吧
弹出低调里的高音
弹出高弦里的低符
弹出前所未有的和弦
别在乎那枯燥的五线谱
在得来之际
在那恰似天衣的时刻
生手即可荣升为音乐大师

贫瘠的已开始肥沃
失色的已开始缤纷
阻塞的已开始通畅
混乱的已开始归位
凝固的已开始流动
散漫的已开始激扬
……

刹那间的飞奔
仿佛是那假日广场上的喷泉
抛出优美的弧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7]《西原诗图腾》
文/ 山城子

蒙人图腾于狼,藏人图腾于狮,汉人图腾于龙。图腾者,原始之宗教起蒙或哲学启蒙之谓也。敬畏于自然则偏于哲学,敬畏于神明则偏于宗教。两者皆庄然肃穆神秘玄虚有加,惶惶然诱人顶礼膜拜焉。

图腾之于诗或破天荒首提,非风马牛不相及也。但因西原君诗之语之境之技之格之形无处不有图腾影像凸显而出,故以“诗图腾”概括其风,有别于古今中外,是为绝妙创新之见证也。

西原君诗之语,文白揉而无痕,跳跃而有序,极显庄重执著,为图腾意蕴张显氛围。既然别处未见,以当视为一种创新。
西原君诗之境,古拙迷离,神秘莫测。仙圣贤哲飘然而并出,马鹰山石陡然而横穿,引人驻足,冥冥然欲进不能,欲罢无休。
西原君诗之技,见手法于荒诞隐喻,尽为意之外理之内奇绝险怪意象;见技法于比拟、比喻、夸张、排比、反复等修辞格娴熟运用。
西原君诗之格,以其内在之追求,处处摄类图腾之素材入诗,渲染放大,透出一种古拙迷离的诗图腾风格。
西原君诗之形,见于长诗章节引文实属怪异。惟其怪异,才一致于整体之风格。

如上所观,西原君之创新乃整体之创新,古朴大气,诡异变形,引人深思。无论长诗短诗,赏之如一幅幅装饰画,寻味耐久。

装饰画者发端于近代,乃白描技法之变形,属于绘画艺术新品。一则线条变形,可粗可细,可条可块。扬弃均匀。一则组图变形,若人物则眼鼻口耳错位飘逸无成比例,然耐看;若山水花草鱼虫,亦然。扬弃写实。

西原君之诗,扬弃写实,线条粗粗细细穿插于古代与文化之间,冥思与追求之间,眼鼻口耳错位飘逸无成比例,造成一种深邃、广博、神秘之文化图腾氛围,是一种新而独特之诗脉探索。

附两首于后,可为佐证。

《东方之美:诗歌九章 》
文/ 西原

诗歌第一章(或最后一章):马篇

(第九歌)点亮火把,我看见
亚洲坐在青铜器里,唱出
一支东方古歌:

"??牡马,在?之野。薄言?者,有?有皇,有骊有黄,以车彭彭。思无疆思,马斯臧。??牡马,在?之野。薄言?者,有骓有?,有?有骐,以车?々。思无期思,马斯才。??牡马,在?之野。溥言?者,有?有骆,有骝有雒,以车绎绎。思无?思,马斯作。??牡马,在?之野。薄言?者,有?有?,有?有鱼,以车祛祛。思无邪思,马斯徂。"
-----《诗经?鲁颂??之什??》

我注意到马的身影已经开始清晰
灯火渐明。一切该沉重的事物变得脆弱
草原已经退去,盐已经堵住嘴唇
马站在这里,我站在远处
马站黎明,我站在夜晚

屈原牵来最后的马匹
我坐在马的头部,看见
太阳在东方劳动
东方人民,在太阳的身体上睡眠
在太阳的身体上,建设家园

孔子在水边梳头
庄子坐在风里写诗
屈原睡在一棵草的心脏里
曹雪芹披着头发
从山洞里出来,他看见
最后的孤独者,骑马离去


《梦境:白银女子》
文/ 西原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屈原《离骚》


你能透过烟波浩渺之楼阁窥见夜色阑珊时分
一位女子身披大雪,坐在山坡上叹息?
或远观朝霞使者风雨兼程送来雪花琼浆
马不停蹄?

你能隐身树影婆娑梅花骄艳之花园
任暮色迷离,秋天御霭光之骏马风般逝去?
又或任一赤裸女子如金秋之熟润果实坠落风中
复而抖落蝉羽霓裳于冬日清浅池塘中央?

你能助青苔之生长力爬满笼盖四野之磐石
迅而借莽原之沃土长成参天并抵触宸星之毓秀玫瑰?
或高筑宝石庙堂,于帷幄深处统筹固若钢铁之万夫之师
助一钟灵孤苦女子掰开猛虎之利齿而远走高飞遁迹天涯之险境?

嗟夫!
峭壁陡崖焉有群鸟惊羡山花在绚烂彩虹之上之爽姿幻影?
青铜皇帝安能驾雷电马车在东方巨野之上喷射并滋养血色头颅之雄壮大美?

月光终于弃羞辱而大隐土地之繁芜退去,白玉灯盏照见
三位女子坐在高山之巅叹息
她们是风之姐妹:祖国,蒙古,俄罗斯
她们说中原很大
中原男子的梦境楚楚动人,风景如画

又见钻石华宇之内,紫绸地毯上觥筹交错
青岩城堡之翡翠窗外罡风穿过梧桐树枝,果壳摇晃奏出悲苦音响
三位女子终于在醉酒后仪态绰约又自我搁置象牙床榻
白玉灯盏,照见中原男子自腰间拔出月牙弯刀,黄金光芒汹涌
中原男子终于斩断鹰头牌符,既而匍匐于白银铠甲之下叹息:
梦境之美,白银女子之美

2007.1.31深夜
西原,赣榆

文必如其人,诗必如其人。其长诗、短诗各一,其语其境其艺其格其形揉为一体,若零拆一条一块则无成装饰效果,必以整体领悟其情其思为佳。

2007-3-29夜于毛栗坡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8]《周承强的创新》
文/ 山城子

著名诗人周承强的边防诗选《宁静时刻》,我通读了两三遍了。他的创新归结起来,有两个方面:一是诗境的创新,二是语言的创新。

诗境的创新在于他摒弃了以往军旅诗歌的一味豪言壮语,而变为细腻的人文关怀,衬以当代军人真实的血肉之躯和七情六欲,从而产生了全新的震撼心灵的诗文本效果。举个例说吧:

哨位上一眼望去
一块褐色飞石日夜撕扯云絮
忧伤一缕缕飘乱视线
我真切的感觉到
叫声的尖锐和残忍
像故乡不停的秋千
撞得思念零零散散

这是《一只鸟飞过哨所上空》一诗中的第二节。边关的寂寞单调,一只飞过的鸟就能引动哨位上士兵的乡情。但正是为了更多人的故乡和亲人的安宁,即便思念也要守在哨位上呀!这与说感到多么光荣多么伟大脱离真实情感的抒写,不知要强多少倍?这就是创新。诗人在他的诗选集中,收录了许多不同素材不同角度而反映这同一主题的诗作,不仅从质上,更从量上创新了当下的边防诗歌。

语言的创新,更令人惊喜。周承强的诗,每一首都可以找出与别的诗人迥然相异的新鲜语言来。新得特别耐读,就像新上市的工艺新品,让人爱不释手。也举个例子说吧:

一条河由北朝南奔腾营区西面
木头常常咆哮着推搡雨季滚滚而来
混浊的浪头不时喷出受惊的鸟群
碎叶在漩涡中心旋出许多悬念

这是《营区边的一条河流》一诗中的第一节。
第1行用“奔腾”而不用“流过”。既状了貌,也含了“流过”,简洁而生动。
第2行恢复散文写法当是:“雨季,咆哮的河水,常常推搡着木头滚滚而来”。诗人打乱这种正常的表达秩序,只用了一个“异配”的修辞格,就把时间状语的“雨季”,请上了佳宾的位置。这样的处理,立刻致使句子格外的诗意起来。
第3行用一个“喷出”连接“浪”与“鸟群”,心裁别出,却极符合视觉习惯,又省了“飞起来”的动作。
第4行是将主观思绪不露痕迹地融合在景物描写当中,古所未见的一种修辞。它不同于古诗中的情景交融的情是情景是景,而是巧妙地合揉在一起了。

周承强的诗歌语言创新,我前段时间写过一篇5000余字的文《走进新语言艺术造型的圣殿》贴于数个网站,这里就不再一一备述了。
2007-4-4中午于毛栗坡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29]《临荷听雨的创新》
文/ 山城子

是一位70后的女性诗人,本名吴秀琴。诗龄下个月才满三年,却一出手就有创新,令我敬佩不已。就通过她的《网聊有感》(载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46页)一诗,说说她是怎样创新的吧。录入如下:

形形色色的鱼  向我游过来
它们张开嘴  只吐出一些奇怪的泡泡
在海水里迅速上升  瞬间消融

更多的鱼潜伏在暗处  伺机而动
我看不清它们的脸  生疏而模糊
繁茂摇曳的水草是它们的蔽体
那些腐烂的死尸的味道
清新而芬芳的海草的气息
偶尔会发现一颗闪着蓝光的珍珠
以无比迅猛的速度  跌落海深处
此外就是永不停息的海水  流淌着
挟裹着无坚不摧的力量  向我席卷而来

我张开嘴  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我看见那些气泡在升腾
隐约中有暗流袭过

从前没有信息网络,就没有网聊。如今有了,入诗了,就可以称之为题材的创新。但这好像一句活就说完了,是的。但这首诗的创新,主要在于一句活说不完的手法上和意境上的创新。她的特别的手法创造了特别的意境,这好像不能分开说,就一起说吧。

手法的特别在于全诗自始至终采用了“以喻体结构意象”的手法,从而创造了一个可见的虚拟世界的“缤纷杂陈又变幻莫测”的意境来,令参加过网聊的人共鸣不已。

她的喻体有主次之分。主喻体是鱼和海。就是以鱼喻人,以海喻网。人上网恰似鱼儿入海。极贴切。次要地位的喻体则视结构意象的需要而可以层出不穷。该诗依次出现了“奇怪的泡泡”、“繁茂摇曳的水草”、“腐烂的死尸”、“清新而芬芳的海草”、“闪着蓝光的珍珠”、升腾的“气泡”、袭过来的“暗流”等系列次要的喻体。正是这些次要的喻体,在主要喻体大背景的平台上,被诗人结构成为一系列的可以让人体会网聊的意象。正是这些意象的叠印,创造了这首诗那种“缤纷杂陈又变幻莫测”的意境。

这样的手法与意境的创新,为读者的欣赏带来了极大的回味空间。例如“那些腐烂的死尸的味道”自然都是一些臭不可闻的“招呼”或者“骚扰”——遇到只能不理睬。“偶尔会发现一颗闪着蓝光的珍珠”,这是遇到了能够获益的智者、长者、贤者。各式各样的感觉、感触、感动、感怀都可能伴随着键盘的敲击,以及浏览徘徊而生发出来。

2007-4-6中午喻毛栗坡


山城子聊中国现代诗[30]《让人下泪的诗》
文/ 山城子

最近一段日子,一直学习诗的创新,因为诗的创新,是诗歌发展的唯一途径。但有一种诗,即或里边创新的东西不多,却能使一些读者下泪。能下泪,在于真情所动,动了真情的诗,无论如何都是好诗。手头正复习着《中国情诗网实力诗人七人选》(空盒子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其中221页南海之湄写的《我不需要那么坚强——写给逝去的父亲》,就是一首让我下泪的诗。请看:

从没写过不是忘记
从不提起也不是不痛
是太深的痛让称呼成为忌讳
是生死让思念漫无边际的放浪
在记忆的长河里
你殷殷的眼就是悬挂在高空的星星
在人生的风中伫立
你暖暖的手就是最好的屏障
爸爸——!!
你听见了吗?

这是第1节。一声“爸爸——!!”失声的痛呼,如何不让人泪下?因为这一声真情的呼唤,是在“不是忘记”、“不是不痛”、“忌讳”称呼、“放浪”思念的铺垫下,又在回忆中“殷殷的眼”和“暖暖的手”的引动下,蓄势而发的呀!没有这个蓄势的过程,就不可能这样打动人。设若将这一声呼喊,放在前面,就没有这样的效果了。这说明,不创新,但在手法上还是要有讲究的呀!

三岁的时候随你离开家乡
车厢摇篮似的摇晃
映像中的那所学校已经朦胧
你讲课的样子留在贴着花的窗上
沾满泥巴的小手被你握着
小辫上还有一朵花的期望

第2节诗回忆童年,一定是噙着泪,或者是留着泪,而映像出来的具体情景。主要是交待了父亲的职业和对女儿的爱。诗人的思念进入了细节。父亲的慈爱,是从儿时的许多爱抚中积累起来的,诗人只选取一个镜头停留,思念之情切切然让人哽咽。

你给了我童话的世界
让我知道美的真谛就是善良
长大的每个攒动
你都说我是还没展叶的白杨
俊秀的小楷我没学会
临摹的贴今生挂在我的心上

第3节写父亲的慈爱延伸到对女儿的正确的教育上。从思想品质到艺术的教育,再到激励成长,既是父亲又是师长,恩情难再,也无以报答了。如何不深切地感伤?


岁月走了
你也走了
剩下二胡独自吟唱
不明白那马尾怎么断了?
也许他随马飞上了天堂
其实我不需要那么坚强
就让泪花涨潮到天池的边上
你的笑眸就在那里吗?
一汪碧水是不是泼墨的地方?

第4节也是最後一节,触物思人,情感更加深沉,泪花如何收得住呢?于是宽慰自己,想象冥冥中的父亲已经升入天堂,却依然保持生前的趣味与爱好,是在写小楷吗?是一位书法家了吗?这样收住泪时,会让读者联想到自己已经离世的亲人,灵魂是否安息了呢?

我也收住泪,回头再看诗文本,诗人还是镶嵌了一些创新。例如第1节的蓄势,第2节的细节选择,第3节中的张力(“长大的每个攒动”的“攒动”,这种借代修辞格的使用,张力就极大显了出来。)第4节的合理想象,都有了一些创新的迹象。如果没有这些技法上的运用与拓展,那么让人下泪的效果就会减弱的。

2007-4-6夜于毛栗坡
城子, 现代诗, 中国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10-17 15:48 , Processed in 0.091902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