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詩中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99|回复: 0

山城子诗文集(第六卷)《品赏情诗》第二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18: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城子品情诗” (第二辑)

系列[7-9](穆桂荣/楚夫/梁智华)
珍惜相爱的分分秒秒——品味穆桂荣的《相爱的日子》
————《徜徉爱苑》——“山城子品情诗”系列随笔[7]
文/ 山城子

在辽西走廊我们隔着故乡的两个县
尘世里隔着天南地北万水千山
她网名叫桂英因为她姓穆
相遇必问好文字招呼从未见过面
——摘自山城子2007-5-6日记《老乡的网上短信》
情诗《相爱的日子》,是我的辽西老乡穆桂荣的新作,是上个周日我从网上载下来的,跟帖不少。我匆匆看了一眼,觉得不错,就带回家来。在家就可以从容地品味了。看,就是这首:
《相爱的日子》
你说
如果我们是两块石子多好
或许永远也不会分开
当我正在回想阳光 沙滩
风吻桃花
忽听一块石头滚下山崖
另一块石头尖叫 低泣 和
继续风化
浏览并学习过咱老乡不少诗作,我的印象是:她很讲究效益。
效益之于经济,高中课本上说是产品的生产总值与生产成本之比。我每引导学生学到这里,都要补充说明——其实不准确的。因为产品的生产总值再高,而产品卖不出多少,效益还是要差的。准确表达应是:销售总值与成本之比。诚然效益不是经济学的专利,不论做什么事都存在效益问题。这个2500年前的鬼谷子早就启蒙得很清楚了。他说的意思就是:用尽可能小的力,办好尽可能大的事。就比如创作一首诗吧,就是用尽可能少的字,表达尽可能丰富的意蕴。这首诗只有8行才60个字,且明白如话,也许你只吸了一口烟的功夫,她就说完了。但细细品味,就不能不拍案叫绝了。这就是诗的效益。
在相爱的日子里,是幸福的。但要珍惜,要分分秒秒的珍惜。
当然,我要是把上述4个语段分行排列起来,形式也像诗,但这样口号式的说教是打动不了人的。打不动人叫什么诗呢?诗是要用意象说话的。前5行诗就是一个“说”一个“想”构成的“幸福相爱”的系列意象。“说”的意思是爱要永远,像石头那样;“想”的是以往幸福的经历,好美满。后三行则通过想象,晴天霹雳一般急转直下,不幸发生了。这个荒诞意象的构成其实很真实地反映了现实生活中一些爱情个案。此时我就想到了“你是风儿,我是沙。”那位漂亮的青年演员从相爱者的车中飞了出去……而“另一块石头尖叫低泣”却也于事无补了。“继续风化”这个意象,包含了怎样的痛苦与无奈呢?
诗所以这样急速地结尾,就是留下震撼,留下警钟长鸣:在相爱的日子里,是幸福的。但要珍惜,要分分秒秒的珍惜。——咱老乡这首情诗构思奇巧,出奇制胜。这,在于传达出了诗人强烈珍惜相爱的真情,又远远走出了山盟海誓的俗套。
最后问好老乡——我品的可贴近了你动笔的初衷?
——2007-5-12夜于文化村小区


鲜为人知的暗恋故事——品楚夫的《青春梦》
————《徜徉爱苑》——“山城子品情诗”系列随笔[8]
文/  山城子
暗恋是初恋的前奏。古今中外究竟有多少人进行过这种声乐伴奏的前过门儿呢?这“多少人”究竟可占总人口的多大比例呢?谁也没提出过这样的问题,谁提出来也是个无法统计的恋情之谜。毕竟,许许多多的暗恋故事是鲜为人知的。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工作在中国湖北郧县教研室的楚夫先生,写过一首《青春梦》,就是一个颇具典型性的暗恋故事。现将原诗录于下:
天真地  将你的名字
和  我的名字
排在一起
写进手掌
攥紧手心
就是一间温暖的小屋了
以后  我们该可以
永远住在一起了吧
两节8行50个字,简练的可以。也就是这么三句话,三句悄悄自语的话。第一节仅是一个主谓结构的连动单句,全然实写,不须含蓄。因为,这是自己给自己说,且正处于天真的年龄,除了腼腆,还不会有遮拦。但这一样可以共鸣读者。即或我这样的老龄人,也还是被带回了那个天真的年代。
我们这茬人的天真年代在50年代末。那时走读初中12华里,三个男孩上下学路上无所不说。平,性格不怎么平,反倒粗野,说话最肆无忌惮。才出校门没多远,他就说:“一班的芬,是我的了!你们可不能抢啊。”其实他见到人家压根就没说过话。雨,性格不雨,总是狡黠地笑着。他接过话来说:“告诉你两个。你们班的辉,我看中了,谁要是碰一碰,你俩可要告诉我!”辉,爱穿一身红,又姓侯,平就大声说:“啊哈!你爱小红猴儿了!不错不错,两个辫子好长呢!”我只是跟着笑,无声地笑,心里想着自己早已确定的人,但不说出来。
雨狡黠地笑了笑,冲着我说:“你干脆也来一个吧!我看你们班的珠不错,黑黑的眼珠,挺可人的。”平说:“那怕不行,珠已经有主了——学看中了,学还作了一首诗给我看过。什么‘珠之观我,难得难得;珠之我观,好看好看。’——要我说,雨,你们班的‘洋娃娃’不错,干脆……”我忖不住了,说:“你们乱说什么呀?咸吃萝卜淡操心!”这一句不要紧,却被他俩看穿了。平说:“好哇!原来你也有了,快从实着来!”雨也起哄:“快说快说!今天你不说,看我们俩怎么收拾你。”我体弱单薄,一对一都不是人家个儿,只好投降了。
平、雨、学,伴随着毕业的分离,都没有恋来认定的对象。唯独我经过两年的“柳暗”,终于盼来了“花明”,明明白白的走到一起,几近半个世纪了。
好像扯远了,赶紧回来——其实也没有太离题。第二节诗两句话,简单的“是”字句和简单的主谓句。想象朴实而实际,名字变成人,拳头就变成小屋了,“我”和“你”也就变成“我们”了。这样,就“该可以永远住在一起了吧”?——商量的口气中,也透出了美丽的青春之梦了。豆蔻年华,青春萌动,性格内敛,最容易产生暗恋。暗恋如梦如幻,有的梦醒时,方知是梦;有的梦醒时,好梦成真。
我想,世上该有多少或美丽,或凄婉,或传奇,或平淡的暗恋故事呢?与其鲜为人知,不如公之于世,积节成章,集章成册,合册成卷,怕不会不热销吧?
2007-5-14夜于毛栗坡小屋


面对第三者的爱——品梁智华的《真不忍心把你伤害》
——《徜徉爱苑》——“山城子品情诗”系列随笔[9]
文/ 山城子

“第三者”是新时期出现的新名词。先前我们故乡辽西(及许多北方方言区域)只叫“破鞋”。经不起“破鞋”诱惑而趟了水的,叫“搞破鞋”。文革时期,人们一面大反封建的所谓“四旧”,却又一面充当封建贞节观的卫道士,给第三者以无情的斗争和摧残,不仅要挂大牌子写上“大破鞋某某某”,还要到垃圾坑寻来烂鞋头用细绳拴牢挂在脖子上,游街示众。那情景从乡村到城镇都很普遍,至今历历在目,说不出是滑稽,还是低俗?走形的斗争,成了“造反者”的低级趣味的游乐了。真是不堪回首,那个肆意践踏人权的疯狂时段。
事实上,人的一生中也难免遭遇“第三者”。但,让不让插进足来,就看当事人的婚姻观与爱情观或性爱观毕竟是如何的了。这些个“观”,当有崇高与庸俗,纯洁与污秽,文明与粗鄙之分。崇高、纯洁、文明者会处理得干干净净又友谊长存;而庸俗、污秽、粗鄙者往往弄得一塌糊涂,不可收拾,好端端的人生也就被支离破碎掉了。
上个世纪90年代初,工作在广西钟山平桂工人报的梁智华先生就选择了一个第三者的素材,写了一首《真不忍心把你伤害》的情诗。该诗充分表明了诗人推崇崇高、纯洁、文明的婚姻观、爱情观与性爱观。很值得一读。现录如下:
真不忍用拒绝的匕首
把你赤诚的心灵伤害
因为你的感情清似泉水
纯纯洁洁难寻半点尘埃
尽管在我的心灵深处
也涌动着滚烫的情怀
而我早已走进家的圣地
又怎能接受你的重爱
不要怨我
当梦中的白马王子向你慢慢走来
你才会明白
我的拒绝也是真挚的爱
诗写的通俗易懂,明白如话。线索是从不忍拒绝到终于拒绝。从诗中的内容看,尽管有了恋情,一个“重爱”,一个“滚烫”,但都纯洁着。因此,准确地说这是个“准”第三者的素材。面对“准”第三者,诗主体形象“我”从“圣地”一词的恳切表白,就凸显了崇高的婚姻观;从不忍伤害,表达了纯洁的爱情观与文明的性爱观。平实的语言表达中,也还用了“泉水”“尘埃”的比喻,“滚烫”“真挚”的形容,“圣地”的暗喻或象征以及“白马王子”的借代,因而使诗文本增添了一定的艺术性。
诚然,这样的情诗在性解放或性开放者眼中,是不屑一顾的。但,那者为数是太有限了。更多的人如我辈,还是同该诗的观点一致的。笔者此生没有遭遇第三者,而如诗中的“准”第三者还是曾经过的。那是45年前的故事了。
就在我读中专及没毕业就集体转为学徒工的前后,就在我与乡间的未婚妻保持长达4年的恋爱关系之中,虽然都没有语言的表白,但那种情感是用不着语言的表白的,有眼睛有表情就足够了。那时,我们6个铁哥妹中,是2男4女,大哥与一个大妹是明确了关系的,可想而知我的处境,尽管她们都知道我也是与家乡的人明确了关系的。但同过桌的终于要争取,提出来了,我考虑再三,还是不能不拒绝,尽管是伤害。2000年分别38年后我们相约于家乡同学小聚,她还说,那时候算命先生给我算就了,说“爱的人爱不到手,不爱的人却要去结婚。”仍有叹婉之情流于眼角眉梢。
另一位是在学校变工厂后,我们6个回乡了4个,剩下的我们两个在沈阳自然就形影不离,且都喜欢文学有说不完的话,她话里话外总是打探我与乡间人的关系还如何?其实她就是很理智地在等我对初恋的抛弃。我也两难,我说你还是把眼睛往别处看看吧!一年后,她终于找到了她的“白马王子”,两年后她结婚时还邀请我去参加。
都如烟往事了,所以翻出来简叙,都是因为梁智华先生的这首诗呀!
2007-5-15下午与于毛栗坡



系列[10-12]( 李轻松/席芷/马兆印)
干净如火的性爱诗——品李轻松的《亲爱的,有话跟铁说吧!》
————《徜徉爱苑》——“山城子品情诗”系列随笔[10]
文/ 山城子

李轻松是辽宁人,著名女作家和诗人。她的散文写的流畅细腻而又犀利,倾注的感情率直豁达而又直击社会的流弊。读起来有痛快淋漓之感之爽之快。她的诗作意象丰富而新奇,意境朦胧而深沉,行文也如她的散文一样快言快语。即或以性爱为题材,也不见半点轻佻扭捏之笔,而是干干净净又如火如荼地驰骋感情的骏马,脱缰而去。还是读读她发在《诗歌蓝本》2006年总第2期上的《亲爱的,有话跟铁说吧》——
在与铁的对话中,我们显得过于生涩
摸着石头却过不了河
因为我们需要省略的过程太多
你看火焰这么高,而比火焰更高的
是今年夏天的温度。我们直奔主题
躲过那些枝枝蔓蔓的细节
躲过那一场雨。如果我们绕过去
经过背景的铺陈,那么铁就凉了
来吧,亲爱的,我有好熔炉
有什么话,就跟铁说吧
一些铁器原本都已经生锈
一些火,变得奄奄一息
有谁还能从这锈迹里抽出锋芒
从这灰烬里抽出刀?
让我们彼此致命地痛击吧
让灰尘散落,肉体露出它的本色
让心灵破碎,所有深刻的思想不再发声
当铁锤在我头顶呼啸,骨骼颤抖
我以铁的身份与你相遇,与火相遇
类似一场彻底的狂欢,只是我们没带面具
铁从来不需要面具
而你用手艺说话,用铁质说话
我终于触摸到了那坚硬的部分
我们为什么不抱着铁放声大哭?
这首诗所以写的这样干净,是用了象征或隐喻的技巧进行了崭新的语言包装。这里的“铁”,是人体的象征,“火焰”则是情的象征。应当说“干柴烈火”的古老比喻,遇见这铁与火焰的象征,就被打得一败涂地了。有了这基础的象征,披纷下来的隐喻也就顺理成章了。比如首行的“对话”,比如第5行的“主题”,比如第9行的“熔炉”,比如倒数第3行的“手艺”与“铁质”等等。准确把握这些象征与隐喻,那种激情如火、急不能待而又庄重奔放的急剧个性的性爱生活情景,就一览无余了。
2007-5-19夜于文化村小区


剪不断的心爱——品味席芷的《灯》(微信采用)
——《徜徉爱苑》——“山城子品情诗”系列随笔[11]
文/ 山城子
席芷这个名字,04下半年在网上相遇。她担任多家诗歌论坛的版主,没少在我的习作上留下诚恳而准确的批评,我心里一直是感谢她的。她的诗大多写的都很美,有一种女性的绚丽色彩和韵味,读来悦目赏心,是难得的风雅享受。今天在“汉诗”网,遇到了她贴出的《灯》,打开匆匆看了一遍,有个“灯”的图片贴于前,下面就是这首分为节序的诗——以三行开头,后相跟着5个节序。匆匆间觉得是个精品的情诗,于是就载入U盘,带回家来品味以学习。现在我将这首诗复制过来,先在左手欣赏一番,再到右手记录我的学习。
【灯】<<<<<<<<<<<<<【山城子的学习】
文/ 席  芷
<<<<<<<<<<<<<<<<<<<<<开头自然是总领下文的。
我多么一无所有<<<<<<<妙在第一行的无理强调(应归入修辞格)。“多么”是代
我一无所有<<<<<<<<<<<程度副词的,“一无所有”就是“一无所有”,哪里有程
我还在爱你<<<<<<<<<<<度的区别呢?不仅无理强调,而且又借用反复格来强调
<<<<<<<<<<<<<<<<<<<<<——强调什么呢?强调的是就只剩下“还在爱你”了。
1、<<<<<<<<<<<<<<<<<<<<<<
没有城<<<<<<<<<<<<<<<第1节序9行,分上下两小节。
没有花<<<<<<<<<<<<<<<第一小节用“城”、“花”、“书页”“抽芽”意象说明一
爱在敞开的书页<<<<<<<无所有,只有“爱”了。“城”与“花”象征先前幸福
缓慢抽芽<<<<<<<<<<<<<的婚姻背景。“书页”是先前共翻过的么?“抽芽”而
<<<<<<<<<<<<<<<<<<<<<“缓慢”,诗主体形象已然在灯光下进入想念的状态了。
回廊的风<<<<<<<<<<<<< 第二小节不由自主地就陷入了回忆,“回廊的风/就这
就这么吹着<<<<<<<<<<<么吹着”,历历在目。一个写诗或读诗,一个听音乐,
我不记得你<<<<<<<<<<<看来业余生活的喜好不大一致了。后来的分手仅仅是
音乐一打开<<<<<<<<<<<因为这个么?怎么会弄到“面目全非”的地步?
是面目全非的悲喜<<<<<感情细微的纠葛,其实比生活还复杂呀!
<<<<<<<<<<<<<<<<<<<<<<<<<
2、<<<<<<<<<<<<<<<<<<第2节序8行,也是上下两小节。
我们告别了多久呢<<<<<果然是分手了。想念的有些精神恍惚了吗?“多久”都
鸟的光影行走海上<<<<不甚清楚了。——如何能剪断心中的爱呢?“鸟的光影
我绝不是故意<<<<<<<<<行走海上”,朦胧的意象之运用是照应“精神恍惚”的。
对你想起<<<<<<<<<<<<<以“绝”字强调“不是故意”,显然就是下意识了。下
<<<<<<<<<<<<<<<<<<<<<意识才是最真实的意识呀!
记起花房<<<<<<<<<<<“花房”“雨瓣”“泪”组合起来的意象,是将分手时的
记起雨瓣<<<<<<<<<<<情景吧?春雨落花都是泪呀!难舍难分为了什么要分手?
记起你的泪<<<<<<<<<如果有疑问,就不能不往下看。“密密麻麻”叠词的运用,
密密麻麻在心上<<<<<<<张显了想念的心情。
<<<<<<<<<<<<<<<<<<<<<<<<<
3、<<<<<<<<<<<<<<<<<<<第3节序10行,照例是两个小节。
堤岸的青果子纷纷坠落<<“堤岸的青果子纷纷坠落”,诗人借用意象说话。果
我之所以忧愁<<<<<<<<<子未熟,暗喻婚姻没走到头。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爱人啊<<<<<<<<<<<<<深情地喊了一声“爱人啊”,这才透露出来实质上的原因
你也无法承认<<<<<<<并非细微末节的不和谐,而是一场“风”。这是什么样的
风就是那场宿命变迁<<<“风”呢?“商变”之风?——有钱就有人往身上贴呀!
<<<<<<<<<<<<<<<<<<<<<看看!本来是“莫逆之舟”,却想不到“遭受截流”了。
莫逆之舟遭受截流<<<<我判断是出现了很厉害的“第三者”了,“纯良的爱人”
玫瑰的故事已然旧<<<因为“纯良”,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处置了。那个“甜
只有甜蜜的女人向你招手<<蜜的女人”用什么招使“纯良的爱人”就范的呢?
而谁也说服不了的<<<<<竟“谁也说服不了”,才造成“我”孤守这“长夜之
这卑琐却勇敢的长夜之灯<<<灯”。当年的初恋、新婚-“玫瑰的故事”已经失色。
<<<<<<<<<<<<<<<<<<<<<<<<<
4、<<<<<<<<<<<<<<<<<<第4节序10行,还是两个小节。
没有人来<<<<<<<<<<<<<屋里的灯,外面的月,正是静静想念人的氛围。想到从
夜半洞开的门窗<<<<<前,从前的幸福甜蜜;想到后来的“变迁”,“变迁”得
连月光也不进来<<<<<<<突然。太孤独了,敞开了窗门,然而还是寂寥得“连月
我只好合紧了掌心<<<光也不进来”。剪不断的心爱,竟下意识地祈祷菩萨,托
在浅睡的梦里被你遇到<<个梦来吧,就在梦中相遇。此处“我”的心理活动,
<<<<<<<<<<<<<<<<<<<<<<一合掌的动作既透露出来了。
风笛响风笛响<<<<<<<<但,很现实的是佛家并不帮忙,梦也无法做。心中的想
这是我不愿落笔的滂沱淋漓<念呼啸成“风笛”了!“滂沱淋漓”的“独自汹涌”,
好可以独自汹涌<<<<<<<<这是何等的不可遏止的想念之情呀?已经远远的超出了
设定一个有你的方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了。哪怕千重山,万重水,也
无畏奔往<<<<<<<<<<<<<无法挡住奔流起来的心的想念了。
<<<<<<<<<<<<<<<<<<<<<<<<<
5、<<<<<<<<<<<<<<<<<<第5节序9行,还是两个小节,节序量始终分布均匀。
春不春天不重要<<<<<<<“春不春天不重要”,语言省简的很美丽。含义在于什
我的花朵不似花朵<<<<<么也不重要了。“我的花朵不似花朵”——也不青春了;
我的字碎不似诗句<<<<<“我的字碎不似诗句”——“不愿落笔”的心语,已
我的月亮<<<<<<<<<<<<<经随着心碎不成诗句了。唯有一个念头,就是“我”
在于向你的夜晚靠拢<<<明亮如月的想念之情,一直是向“你”靠拢的呀!
<<<<<<<<<<<<<<<<<<<<<但是,“你”也不必为我的孤独寂寞而悲伤——关心
我纯良的爱人呵<<<<<<<体贴的可以呀!“不必奢望夺走我的过往”——不必
请不必为我悲伤<<<<<<<再费心周折前情了——想是想念的,但不必再折腾了
不必奢望夺走我的过往<——正是因为爱“你”,才体谅“你”呀!——这是
这是我余下的生命了<<何等的真挚,何等的女人襟怀呀!
<<<<<<<<<<<<<<<<<<<<<诗人为我们塑造了一个多么可亲可敬的弃妇的形象呀!
<<<<<<<<<<<<<<<<<<<<<“妾誓将身嫁与,一生休。总被无情弃,不能羞。”古
<<<<<<<<<<<<<<<<<<<<<已有之,今情却胜古情了。2007-5-20夜于文化村



爱,深挚到来生的弃男——品味马兆印的《凝望》
————《徜徉爱苑》——“山城子品情诗”系列随笔[12]
文/  山城子

在我国,佛家文化经过上千年的传播润泽,已经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了。佛家的轮回思想,尽管在唯物主义者眼中,不过是一种虚幻,但对于陷爱于深挚之中的弃男来说,是宁愿有来生的。著名诗人马兆印写的《凝望》(见《诗歌蓝本》2006年总第2期25页),正是借助这种社会文化背景,为读者塑造出了一个对爱深挚到来生的弃男形象。请看原诗:
把柴扉关紧,搂着黑夜静候
一两声的虫鸣擦耳而过,听一种呼吸
破门而入。我握不住那一滴水的暖
用心盛接蔓延的须
一粒苹果端坐茶几,你是我的甜
核的出走遗留五粒黑籽,怀抱今生
你是来生的一朵苹果花。就这样等
等你的足音踏响一地芬芳
仅仅2节8行的小诗,但所含内容足可以敷衍为一部中篇小说了。凝练而庄重,简洁而丰富,含蓄又飘逸,是兆印短诗留给我的深刻印象。我们网上相逢也有三年了,每每得到他的指点,总是受益匪浅;进而解析学习他的诗作,更会受益匪浅。就说这首小诗对爱情题材的拓宽,是不容置疑的。从古至今,但见弃妇泪湿诗词,那见过弃男的哪怕是影子呢?没有。没有现在到兆印这里有了,当然是拓宽。
第1行的“柴扉”,暗示诗的主体形象是一位农民。他的女人为他生了5个孩子(“遗留五粒黑籽”见第6行),不知什么原因(经济窘迫,心情不好发生了矛盾吧?)“出走”了。
朴实憨厚的农民,是深深爱着她的女人的。因此,女人走后就心心相念,每至夜晚,都关紧门——这里的“关紧”,是一种提示,“我”只忠实于自己的女人,尽管她已经出走了。“搂着黑夜静候”——“搂”字的运用,暗示先前夜里总是搂着自己的女人入睡的。但现在哪里能入睡?只能搂着黑夜等候了,静静地等候。
第2行的“一两声的虫鸣擦耳而过”,不仅显示了夜的静寂,也表现了“我”听的极其专注。听什么呢?原来是“听一种呼吸”——毫无疑问是在听他女人的动静,总以为或是切望着他女人突然就回来了——啊!“破门而入”。第3行的“一滴水”用的极有张力。作为读者的我,一面想那是热泪夺眶而出了,一面又觉得那是女人先前的爱的凝聚之展示与回映的形象比喻。紧接着作者又简以“蔓延的须”比喻这种爱在心中的展示与回映了。
跳跃到第2节,用苹果的系列意象说话。一个“甜”字,印证了第1节对爱的回想。然后回到现实——只好拉扯着5个孩子终此一生了。但深挚的爱依然不放弃企望,哪怕静候到来生,也深信能等到“你的足音踏响一地芬芳”。这样的结尾,极有力度地强化了被弃男人对爱情的执着和深挚。“踏响”一词的运用,使诗文本透出了飘逸与亮丽。越是飘逸与亮丽,就越使读者为弃男的痴情与遭遇而叹息而叹惋,就总欲追寻“我”的女人到底什么原因出走的呢?但,这只有小说家才可以答复,我在这里只能存疑了。
谢谢兆印兄弟,又让我获得了一次细致学习的机会,受益匪浅。
——2007-5-23上午11-12时于毛栗坡小屋
微诗中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总策划: 白世纪|Archiver|手机版|新詩路:微詩中國論壇  

GMT+8, 2018-12-10 10:26 , Processed in 0.089682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ed By TSMINI.COM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